※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威廉拼死揮劍阻擋,盡其所能斬殺視野裡看得到的怪物,有漏網之魚的話他也愛莫能助,畢竟鞭長莫及。

單憑一己之力,當然不可能順利逃脫,威廉只想要多拖點時間,讓阿貝爾可以帶著聖女之子逃遠一點,就像那年一樣:希望那名小兵能帶著古魯瓦爾多逃離戰場。

狗頭從四面八方而來,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牙打算咬碎他,威廉在千鈞一髮之際稍稍扭轉上身,才沒被咬破頸動脈,此時,骨頭被咬碎的清脆聲響傳至耳際,很快的,單手失去功能、然後是腰部、大腿,橘髮軍人身體成為看門犬的糧食。

沒想到在星幽界居然還能重溫記憶裡的事,這算是歷史的必然性或是命運的玩笑?

這種感覺,真是久違了啊。

威廉苦笑,他能感覺到每個部位、每塊血肉剝離自身的觸感,利齒撕扯肌肉與神經,血液奔湧成為兇殘的催化劑。

與此同時,手筋終於被咬斷,唯一能保衛自身的劍插入地面,威廉在極其強烈的痛楚之中,感覺心臟在剎那間停止跳動,下一瞬心跳聲卻越來越大、越來越明顯,原本因失血而缺少的血液,像抽了水的幫浦傾瀉噴灑──

「吼──」

血色模糊的視線裡,威廉伸出手觸碰某隻地獄看門犬身體,發出怒吼的怪物迅速崩解成灰,彷彿骨牌效應,所有因攻擊而聚集的怪物,一個接一個崩坍,牠們的血肉化為威廉的生命力,他倒臥在殘骸碎肉中不斷作嘔。

「嗚……嘔……」威廉在痛楚中清楚意識到自己再次「存活」,他不過是個掠奪者,用這份詛咒的力量,奪取他人他物的性命讓自己不死。

動彈不得的威廉只能倒在原地,指尖所及之處連碎肉都化成灰,生命力一點一滴匯聚於體內,可是這遠遠不足以讓他起身走回去。

萬幸的是,血腥味飄揚陸續引起怪物注意,就像引誘航行者誤入歧途而歌唱的人魚,現在威廉只能吸收這群自以為能飽餐一頓,因此聞風而來的怪物苟活。

威廉希望阿貝爾已經帶著聖女之子回去,離他遠遠的。

他一點不想讓人看到這副模樣:四肢破碎、臟器外露卻苟延殘喘,他比怪物們還要像怪物啊!

獸足踩於地面接近,犬類的腥臭撲鼻而來,威廉側頸看另一頭地獄看門犬走來,不經意踩住他的手,緊接著從相觸的地方開始吸收,強壯的怪物連掙扎也來不及,便成為不死力量的餌食。

託這隻怪物的福,威廉終於能喘著氣爬起身,可是身體受創太嚴重,一時半刻只能維持這副半死不活的模樣。

看著不遠處躺著傑多的屍體,威廉卻連接近也不敢,他知道只要輕輕碰他一下,就能夠取得殘存的生命力,而傑多不會知道屍身被人褻瀆過。

可是威廉不想要。那曾經是他的同伴,寧願尋找其他辦法,也不想要同伴成為不死力量的犧牲品。

一片腥風血雨的淒冷之中,傑多的屍體突然發出一抹亮光,在威廉的驚訝下逐漸消失不見,這就是聖女之子說的「召喚」嗎?

威廉的唇角與心頭卻瀰漫著苦澀。

召喚的大前提應該是「死亡」吧?可是現在的他,卻處在一個想死也死不了的狀態,只能慢慢恢復體力、慢慢的走回去。

該慶幸的是,他的方向感還不錯,還記得來時路該怎麼走。

忍不住將臉埋在掌心裡,他原以為來到這個世界,代表已擺脫詛咒,卻發現這不過是自欺欺人。

從生前糾纏至今,更可悲的是他想不起為何會得到能力,甚至連兇手也不曉得是誰,曾經懷抱著報仇的念頭變得遙遠且可笑。

威廉不禁懷疑,這樣的他,真的「曾經死亡」過嗎?

 

(試閱到此結束)

***

呼呼呼再過兩週就是場次了!

喜歡但未預購到本子的朋友,有多印以便在CWT上販售,歡迎來場找我玩喔:DDDD

如果你們能夠給我點感想我會更開心的(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