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光切小段子】擁抱

 

*CP:源賴光x鬼切

*沒頭沒尾

*不確定在寫什麼

*給阿月(???)

 

 

其實他們尚未擁抱過。

說來不可思議,源賴光把鬼切帶在身旁這麼久,大小事都有鬼切參與,於公能鎮場、於私能商量、於敵能斬殺,他們總是形影不離。

「刀不跟在主人身邊還算什麼刀。」

源賴光如此說道,鬼切則是一臉肅容的頷首。

鬼切明白自己的定位與功用,理解源賴光的態度及說法,還有使用方法。

不明白他的構成的人不是鬼切自己,更不會是源賴光,而是那些俗人。

就算是刀靈、就算是人型,鬼切的本質依然不是人類,但無所謂,人有七情六慾的弱點,刀沒有。

這才是鬼切之所以成為鬼切,並且不會被輕易取代的原因。

這才是他能留在源賴光身旁的主因。鬼切對於那些鶯鶯燕燕、那些汲汲營營的人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排斥,可他很少有明顯的情緒變化,頂多也只有創造出他的源賴光能看透。

源賴光只問過一次他對那些人的看法,他不記得自己的回答,只記得源賴光滿意的勾起微笑,非常難得的摸了摸他的頭頂,就像對待本家那些小孩一樣。

「不愧是我的刀。」

「是。」

 

雖然是刀,但源賴光手把手教導鬼切時,用的卻是教繼承人的規格與意志。

他是貴族,那麼鬼切的禮儀舉止也只能像貴族,而不是一些不入流的俗人。

他的吃喝穿度、智慧才能、行為意志該是如何,那麼鬼切便是如何,以至於有些人真的以為鬼切是源氏族人,然後被他的刀皺著眉宇反駁他不是。

這讓源賴光很是讚賞。

比起一些給了三分顏料就自以為是的開起染坊的人而言,鬼切的回應與想法深得他心。

人要認清自己的地位,但多數人連一個刀靈都不如,可笑。

 

源賴光與鬼切並不常有身體接觸,他們合乎禮儀規範,上下級、人與刀。最親密的莫過於鬼切斬妖回來時,源賴光會割開自己的手腕,鞏固鬼切的記憶封印,劇痛會讓他的刀顫抖著肩膀,他會摸摸鬼切的額頭,抹去滲出的細細密密的汗。

只有這時候的鬼切像人,隨著時間過去,疼痛被適應了,鬼切又是刀,而源賴光又是主人了。

刀靈沒有死亡,但是本體一碎則消散。

當時的混亂在源賴光腦海裡成為斷片,只記得破除記憶封印的鬼切褪去所有他熟悉的模樣,來勢洶洶的殺進源府,於是他迎戰,他必須應戰,畢生的意志與執念避無可避。

當然,他贏了。

但怎麼贏的、鬼切又是怎麼輸的、局勢有多驚險,這些他卻記不得,只能從別人的口中試圖回想。

 

他們說,

浴血的源賴光抱著一把斷刀,像抱著一個人。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