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雙艾】《局.楔子&壹》


※CP:雙艾不分上下,就請自己從內文判斷吧:D

※註明:本文分成艾伯李斯特的視角與艾依查庫的視角描寫,試閱部分為艾伯篇

※屬性:絕對嚴肅正經向,甜甜舔舔那可以吃嗎?

 

 

楔子前進


  追憶過去是徒勞無功。

    我不緬懷,而你也無須如此。

    所有的一切只為了守住你。

    因為你就是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校場上,剛練習完的艾依查庫,大剌剌的坐在水泥地上喘氣,手邊放著一把破舊的木槍,握把處是一塊暗色的汗漬,虎口與五指都是老繭,金色的髮絲挾著汗水,在太陽的照耀下顯得更為耀眼。

        今日雖是難得的放假日,不過對於想要努力往上爬,而且也無處可去的兩人而言,倒不如把這段時間拿來加強訓練。

        他們需要更強大的力量、他們要一直往上爬,直到抵達頂端為止,如此一來,便不會像之前一樣,成為別人的棄子。

        ──這是死裡逃生之後,唯一的信念。

        陪著對練的艾伯李斯特站在一旁,天生的矜持讓他做不出像艾依查庫那樣灑脫而無視軍紀的舉動,微瞄對方一眼,艾依查庫之所以耀眼,不在於髮色,而是他自身的魅力如同烈日下的光芒,奪人眼目。

        「艾伯,站著不累嗎?」艾依查庫轉頭朝他一喊,爽朗的笑容大大咧開,隨手解開幾顆釦子。

        「還好。」艾伯李斯特走到放置物品的地方,回來時手中多了兩罐水,扔了一罐過去,艾依查庫穩穩接下。

        「對了艾伯,恭喜你要升遷啦!」啵一聲扭開瓶蓋,灌了一大口,有一些來不及吞嚥從嘴角流下,艾依查庫突然想起似的,開心的向他道賀。

        「嗯。」不過,身為主角的艾伯李斯特反倒沒有太大的反應。

        「沒想到同一時期進來,你會那麼早升遷呢……」艾依查庫微偏頭喃喃說道,隨即聳聳肩,「話說回來這也正常啦。要是你的能力沒被長官賞識,那些長官的腦袋鐵定是長蛆了。」

        「那麼沒收到升遷訊息的你,帶著哀嘆的語氣,是想要我的安慰嗎?」

        「噗,才不想要。」聽到自己的話,艾依查庫不禁嗆咳了一下,轉頭,對方卻是一臉認真。

        「或者你是想要我停下腳步等你?」不理會對方挑眉疑惑的神情,他走上前伸手扣住對方下顎。

        「如果我說是的話,你會停下來嗎?」面對迫近的臉龐,他微偏頭,隨即勾起一抹藏著冷意的笑。

        「當然不會。」他特放開手,退了一步、環臂傲道。「不服氣的話就自己多表現些,別妄想我會等你。」

        「哈哈哈我就知道!」艾依查庫大笑三聲,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褲子,走向前雙手扯過自己的領子,褪去笑容的臉龐從單邊藍眸中,透出銳利的嚴肅。「如果你擅自停下前進的腳步,我可是會狠狠揍你一頓。」

        「哦?那你要永遠落後於我?」望進那藍眸,一點也不在意對方那赤裸的、凶狠的、彷彿他一說錯話,就要吃掉自己一樣的狠厲。

        「落後於你也沒什麼不妥啊,」艾依查庫鬆開手,聳聳肩續道,「反正不管你走得再前面,我一定會跟上你的腳步。」

        「那就追上來吧!使盡所有的力氣,跟上我的腳步。」

        「當然,軍犬本來就該跟隨在主人身後。」艾依查庫自信的笑著,拍拍自己的胸脯。「小心別被軍犬超前了,我的主人。」


你知道嗎?

我走在你的後頭,你的背後便由我來守護。

所以就前進吧,一直前進。

不要回頭,不要後退,只要記得有個人會穩穩的守護著你,這就足夠。



【壹】甦醒


        夜色濃厚如墨,強風挾著雨珠紛紛墜落地面,濺起地上的泥濘,樹林間吸血蝙蝠藏身其中,一雙雙嗜血的紅眸盯著不知何時倒臥在泥地的男人。

        鐵灰色的軍裝浸染成深色,服貼在男人身上,俊秀的臉孔帶著異樣的慘白,右手還保持著握劍的姿勢,那把亮晃晃的銀劍卻掉落在離他一個手掌的距離。

        雷聲隆隆,驀地一道金黃閃光撕裂天際,彷彿一種暗號,吸血蝙蝠群起而攻,俯衝而下用利爪撕破軍服,朝男人展開一波波攻擊。

        眼皮似乎有千斤重,四肢像被大石塊壓住,幾乎動彈不得,但是神智卻一點一滴的恢復,他奮力的想要掙開這種束縛,時間的流逝緩慢得如同蝸步。

        冰涼的刺痛不斷從四肢百骸傳來,迷濛間,轟隆隆的雷聲響徹雲霄,腦中閃過的是一道沒有溫度的呼喚──

        「──艾伯李斯特──」

瞬間睜開眼的他,看到一雙利爪直直往他眼睛抓來,用盡所有的氣力翻身一滾,順手握住銀劍,撐起半身劃出一弧半圓,劈裂離他最近的吸血蝙蝠。

        接著劍面一橫,擋住欲往他臉頰抓來的尖爪,猛力震開對方,但血味刺激蝙蝠們,顯得更加瘋狂,他向後滾半圈拉開距離,順手摸出腰際的槍,精準的朝向他衝來的蝙蝠開槍,砰的一聲混著雷聲再次破開寧靜。

        但危機尚未解除,沒有多餘的時間讓男人思考,全憑本能行動,直到將所有的蝙蝠擊斃為止,黃土濺滿一灘灘鮮血,卻又被密雨沖刷無痕,甫清醒就面臨激戰使他腦中一片空白。

        等他回神時,不解自己為何在這裡、這裡又是哪裡?而他──

        「我是……艾伯李斯特。」想起自己是誰,艾伯李斯特有些疑惑為何剛才會遺忘,他環視四周,全然的陌生,不禁握緊手中的武器增加真實感。

        在密雨中站了一會兒,雨滴沿著髮梢滴落,艾伯李斯特定下心神,將遮住視線的濕髮撥開,舉步離開這個地方,雖然要往哪裡去,他沒個具體方向,但總會找到人、找到城鎮或可以休憩的地方。

        雨勢越來越大,幾乎讓他看不見前路,突然遠處傳來一抹微弱的亮光,彷彿一盞指路的燈塔,邁步朝火光奔去,是一棟廢棄的木屋。

        一進門,潮濕的霉味撲鼻而來,眼角劃過銀光,本能的提劍擋下攻擊,對方的力量大得驚人,有那麼一瞬間艾伯李斯特覺得手中劍彷彿被砍斷,但實際上他的劍仍穩穩的吃下這招攻勢。

        對方收回攻擊,下一秒改為側砍,擊劍的速度快得嚇人,看得出來是用劍高手,明白自己目前的體力並不足以近戰,他覷得一個空隙,擊開對方的劍迅速往後退,拉遠彼此距離。

        攤掌握住長槍,一股奇異的力量猛地竄過全身,艾伯李斯特有預感,他能在十字準心中『看見』什麼,不單單只是對方的額心或眉宇。

        彷彿全世界都變成攝相鏡頭下分解的動作,在十字準心裡,艾伯李斯特瞧見的是對方那頭燦金的髮、以及單邊的藍眸,他看到那人緩緩倒下,可就在這時──

        那一瞬間的影像讓他震了一下,已然錯失攻擊的時機,一秒鐘的失神,再見到的就是迫近的身影,還有閃著銀光的巨劍猛然往下劈擊,眼看就要把他劈成兩半,一股壓力排山倒海而來,制住對方的攻勢。

        「通通住手。」

        一道女聲如雷貫耳,直接在他的腦中響起,剎那間的劇痛讓雙方震了震,接著迅速轉身,有志一同的將武器對準來人。

「誰!?」

        來人是個蓄著橘色長髮的女孩,穿著一襲紫色洋裝,精緻的臉龐興不起情緒的波瀾,纖弱的身軀卻隱隱透著極大的力量,讓他不敢輕忽。

        槍口穩穩著指著對方,不因是女性而有絲毫的大意,但站在他身後的男人卻躁動著,剛才差點劈在他的身上的那把劍,正改變攻擊的目標,要往對方劈去。

        可就在對方跨步前,他槍面一橫,擋住對方的腳步。

        男人瞧了自己一眼,眼神透著一絲迷茫與古怪,彷彿對自身停下攻擊的步伐而感到疑惑。

        「我是炎之聖女的使者,而聖女是喚醒你們的人。」女孩直直看向他們,緩緩說道,機械式的語調像捲正在播放的錄音帶。「你們是在現世中已死去的人,只要能替聖女拿下這世界,便能讓你們復活。」

        「死去的人?」不諱言,這衝擊對他而言是大了些,不過艾伯李斯特眨眼間便回神,犀利的反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又怎樣才算是『拿下這世界』?妳跟妳口中的聖女,又要如何讓死人復活?」

        「聖女說得沒錯,你的問題果然不少,艾伯李斯特。」女孩微微勾起沒有溫度的笑容,攤開的掌心浮現五種光芒,室內頓時光彩奪目,不過他注意的是女孩的掌不同於常人,紋路宛若粗糙濫製的木偶。「只要你們能殺死魔物,就會得到這些碎片,並能換取生前的記憶。」

        「當你們恢復全部的記憶,就能完全的復活。」

        鏡片後的墨瞳微瞇,「要殺多少魔物才能得到碎片?」

        「當你動手搜集時,就會知道了。」她微微一笑,不做正面回應。「希望你們合作愉快,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

        語畢,聖女的身影漸漸淡去,消失無痕。

        「艾伯?」聽到男人喃喃地念著自己的名字,艾伯李斯特收回視線,轉頭看向對方,只見男人驀然回神似的放下手中劍,伸手欲跟他交握。「我是艾依查庫。」

        「艾伯李斯特。」


(續)

***

大家好,這個是終於修得比較適合的艾伯篇(躺)

目前正在進行狗狗篇的第三章QWQ

然後《局》的印量調查放上囉,請大家多多支持,感激不盡W

這次因應清明連假所以一次放多一點(?)

以後採週更的模式,一直放到前三章完為止。

至於學園待我清明連假衝完狗狗篇再回來完成它,請多等等了,不好意思,我是那種一次只能盡全力衝刺一篇的人Q口Q

但是但是我真的都有在寫(舉三指)

印量調查放在公告處及我想對你說的部分喔W

要不往這裡走→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HpPTHRFblRWNkVjWEV1NkZOMWtFWHc6MQ#gid=0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