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艾伯艾依】生日快樂


※CP:艾伯 X 艾依
※屬性:沒有眼淚但我擦擦鼻涕(?)
※亞紀子點文:生日+甜甜


嘎啦嘎啦的鐵鏈聲在偌大的地牢響起,艾依查庫穿著破爛的軍服坐在其中。
綻開的布料下是一道道見骨的傷,雙手被粗大的鐵環扣向兩旁的鐵柱。
他低垂著頭,連舔舔乾裂的嘴唇的力氣都喪失了。
喉頭乾澀到幾乎龜裂,只有燒灼感還刺激著腦袋。
人說,感官之中,只有痛覺不會麻痺。
艾依深深體會到。


虛弱的身體帶著耳鳴,所以他根本聽不見來人的腳步聲。
就算來了,其實也不重要了。
直到他的下顎被人輕輕抬起,幾乎對不準焦距的瞳孔裡映出了那雙墨瞳。
於是他用最大的力氣,扯開嘴角,試圖劃出一抹笑,卻牽動臉頰的傷。
「艾依。」
戴著白手套的指輕輕撫過他的臉,刺痛感告訴他眼前不是事實。
艾伯。是他來了。
很想跟艾伯說一些話,但是他開不了口,因為無法開口。
軍部是不會讓人有反駁的機會,所以當他進入大牢的那天,便被硬生生的切下舌頭。
劇痛中,他看見自己的舌頭被對方笑著,扔進了一旁的桶子。
奪去的不是只有舌頭,還有聲帶,還有他想對艾伯說的話。
「啊......啊......」
艾伯淡笑著從懷中掏出一只扁水壺,褪下手套,用指尖沾著水,一遍遍撫過乾裂的唇瓣。
就像沙漠中出現的那道甘霖。


「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艾伯輕聲問道,鏡面後的墨瞳埋藏複雜的思緒,深得讓人看不清。
整理著艾依的頭髮,直到較為平順為止,艾依的眼中透著茫然。
「吃一點吧。」
從懷中拿出一塊小時候艾依喜歡吃的餅乾,他在掌心捏碎後,才一塊塊的送進艾依嘴裡。
就算吞嚥得痛苦,艾依仍舊吃完了這塊餅。
之後,艾伯抱住了他,輕輕吻了他的唇,在這最後的時間。
艾依在唇間似乎嚐到了一絲鹹,心中發出一聲喟嘆,如果可以親手回抱著艾伯,那該有多好。



平靜的暗夜裡,三聲槍響,響徹雲霄。



艾伯站在沾滿血腥的大牢,冷眼看著那兩名刑求手,驀地揮劍斬斷了他們的頭顱。
這是他提出的要求。

「罪,不能翻盤啊。」對方輕笑著,意有所指。「身為指揮官的我們,是不能出爾反爾的。」
「--我只有兩個要求,」艾伯思考一會兒,「只有我能親手送他上路,然後,刑求手我也要親手處決他們。」
「哦?我以為身為『主人』的你,是不屑做這事的。」
「正因為我是『主人』,所以只有我能這麼做,這是我的權利。」
「也罷,不過是兩名刑求手,就當做送艾依查庫的餞別禮吧。」




他回過頭輕輕攬起艾依冰冷的身軀,溫熱的臉龐貼近艾依,淚暈開凝結的血膜,慢慢的,蜿蜒如一道流不盡的血淚。


「生日快樂,艾依。」


(完)


***


我寫完了。
這是恭賀亞紀子踩到痞客60000
不過他指定的東西........
有啦,應該有吧(抹)


嘛,這個就比較偏向我寫正經的東西了(抹)
大家不要打偶(奔)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