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琛》13

※星際未來

※強攻誘受

 

──冀所有的罪過都得由他們承擔。

看著之前的護衛有的被處以鞭刑、有的被關禁閉,資料繼續往下瀏覽,最嚴重的一個是在冀的面前被活活打斷雙腿,距今大約有兩年之久……怪不得後來接任的會選擇自請走人。

「之前的人都拜讀過這些事蹟?」低頭問著羅爭,他終於了解什麼叫做「燙手山芋」。

「當然不可能,你以為這些資料說要看就能看的嗎。」若不是交情夠,羅爭才不屑去找這些資料,就算只是從資料庫中調出來也一樣。

「也是。」

「你們第三層的,尤其你是幹軍人的,不是本來就有屬於自己的系統嗎?」羅爭瞧琛笑得一臉燦爛,突然想要從他後腦勺巴一掌。「你完全沒收集資料就走馬上任,你是笨蛋嗎!」

不打入小圈圈裡就是容易被栽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任務,像冀的貼身護衛就是一個良好的例子。

「我不是。而且我這次收到調職令大概是離上任……幾個鐘頭的時間吧。」對於被安插到這種職位,琛不以為意,反正他被作弄慣了,之前跟卡普星球作戰時,長官也是派他一人當先遣部隊搶灘,那次才叫驚險,沒被活活炸死真是祖上積德。

雖然戰爭結束他足足躺了半年,但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不識相的人來挑戰他。

「……」

「前面的傢伙真是慘不忍睹,你們怎麼想要這麼做?」硬是綁著人,何必呢。

「若不是他的能力最強,我也不想供養一個一年才用個幾次的『麻煩慣犯』。」

「那應該找個鐵石心腸的人比較適合吧?」琛挑眉。「怎麼找上我。」

對於自己他再瞭解不過,基本上對待美人,琛總是很寬容體貼的。

「大概是你的長官想把你千刀萬剮!」擺擺手,羅爭也不曉得為什麼上面的人不找個機器人看管就好,每次逃脫都浪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別忘記他可是會讀心的,找出人的弱點再簡單不過。」

「你錯了羅爭,冀是會讀心沒錯,但要論找出弱點這件事……他還比不上你一截小指頭。」

想起被自己的小動作搞得不知所措、頻頻低吼的冀,琛忍不住低聲笑開,血紅色的瞳眸笑意擴散,看美人發火的確是他的惡趣味,就像朵烈火玫瑰,多有趣。

「希望只是如此,可別到時栽了個大跟頭才來找我哭訴。」撇撇嘴,羅爭實在不愛見到琛得意的笑顏。

「若真是這樣,你應該不會狠心拒絕老朋友吧?」腦袋一邊分析得到的資料,一邊回擊羅爭。

「嘖,你說要我就一定給嗎?」羅爭嗤之以鼻,支手撐著腮,灰色的瞳孔蹦射出不悅。

「當然,因為我知道你會給。」琛那自信得意的表情,讓羅爭很想要一拳揍上去,看看能否打爛那篤定的神情。

「……我當時一定是鬼迷心竅才會跑去認識你。」

「至少我們也渡過一段美好的時光。」捲著自己的白色長髮,幾聲輕笑從琛的喉間逸出,想起當時的情形,既開心又懷念。「不美好嗎?」

「當然美好。」所以才念念不忘。

羅爭摩搓著絨布扶手,若有所思的微囓著下唇,下一秒卻讓琛的食指按住自己的唇。

「這麼漂亮的唇瓣,別咬壞了。」

「這話你最沒資格講,不要忘記以前你常咬到破皮!」話說得狠,手指卻忍不住撫著唇瓣,羅爭承認他很想念跟琛接吻的日子。

「激情時刻,很正常。」聳肩,琛一點也不悔過。「算算時間我也該上工了。」

低頭釦上鈕釦,琛將掉在門邊的軍帽拾起,如常的戴歪一邊。

「欠你一次人情,下次還。」勾起唇角,琛要離開的腳步卻因為羅爭的問句而停下。

「就算要你陪我上床?」羅爭敲著桌面,試探著彼此的底線。

「這個目前不考慮,你知道的,我喜新厭舊。」倚在門框上,琛把玩著自己的髮。

「那對冀這道菜,你還能吞多久?」羅爭不讓他馬虎其事,步步逼問。

「不曉得,至少目前還蠻合我的胃口。」琛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什麼時候,他會對冀感到厭煩,也許等到那一天,他也會自請離職。

雖然對冀很殘忍,但他從不做違背自己心意的事。

「哦?」羅爭挑眉,見琛笑意深深的朝他揮手,他垂下眼眸,灰色的瞳眸倒映在黑色桌面時,看不出其他顏色。

也許就是因為他們的本質過於相似,所以在一起時才感覺到彼此的缺陷。

「跟自己做愛是很新鮮又稀奇的一件事,但是長時間下來是很恐怖的。」

──那年琛笑著對他說了這句話,他終於想通這層涵義。


(續)

***

不忍說他們兩個(搖頭)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bertine
  • 琛啊你快點結婚不要再禍害人間了...
  • XDDDDDDDDDD
    這種人定下來很難吧XDDD

    襲音 於 2012/09/09 17: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