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52

 

※星際未來

※強攻誘受

 

當眼淚慢慢停止時,他像靈魂被抽空似的,冀放棄了、不想動,也不想深究琛為何這樣做。

琛給的打擊擊潰他的心防,整個人陷入無邊的自厭。

以前被族人拋棄,然後被護衛拋,之後學著想要拋棄琛,卻被反將一軍。

是他什麼事都做不好,所以大家都不要他,也是理所當然的,對吧?

只不過是一報還一報,是他太笨,是他不好。

是他的錯。

他太笨了,一切真的都是真的,琛的疼愛是真的,玩弄也是真的。

因為只有夠真,騙起來才夠真實、才夠使人痛徹心扉。

才足以讓人全面崩潰。

「冀大人?」傳令兵循線來到這公寓,門輕易的開啟,還以為是遭小偷的他拔出雷射槍,小心翼翼的進屋,沒想到冀人卻坐在床舖一臉失神樣。「您沒事吧?受傷了嗎?」

來人有些擔心,只因冀那張了無生氣的臉,染著一層絕望。

「嗯?」機械式轉頭,冀根本不曉得現在是什麼狀況。「……誰……」

「羅爭總統請您前去見一面。」

腦袋裡過了好久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冀沒反抗的想跟上,艱難的爬起身,然而在他想下床時,卻腿軟的摔倒在地。

下一秒,饑餓、頭暈、反胃……紛至沓來,難受的讓他趴在地板乾嘔,卻嘔不出任何食物,只有酸水溢出喉頭。

「冀大人您撐著點!」沒料到這狀況,來人這時才發現冀全身脫力,似乎沒有吃東西,虛弱無比。

趕緊聯絡醫療部並將冀橫抱著要離開,踏出房門前,冀瞥到電子鐘上的日期,心情還沉浸在琛說到此為止的那一刻。

原來現實已經過了三天。

渾渾噩噩的到羅爭辦公室,然後做檢查、打營養針及進食,好不容易恢復一些體力,冀被請到浴室清洗身體。

隨意扭開按鈕,噴灑的是冷水或熱水也不曉得,就這樣靜靜躺在浴缸裡看水漫過浴缸邊緣,漫過他的下顎與鼻尖。

然後視線裡掠過一綹白髮,大手將即將滑落缸底的他撈起來。

「你在搞什麼!」氣急敗壞的聲音轟進他耳膜,眼前的水珠被大掌抹去,定焦,發現來的人是誰時,冀無法克制的發起抖來。

「……琛?」

「搞什麼,你用冷水洗澡是在幹麻!」琛快手腳的放掉浴缸中的冷水,緊接著轉開熱水按鈕,試圖溫暖冀的身體。

水浸濕琛的衣袖與軍服,以往的笑臉消失無蹤,認真的神情讓冀瞬間回神,倏地一掌巴上對方的臉。

「不用你來管我!滾!滾開!」歇斯底里的搥打著琛,就算打紅了手也不停下。

「很生氣?」挨了幾拳,順手扯開服貼在身軀上的衣服,惹來冀劇烈的反抗,倏地抓住冀的手,琛似笑非笑。「被拋棄的感覺很痛心吧。」

「混帳……混帳!你走開!走開!」琛怎能這樣問他?琛怎麼有資格這樣問他!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無緣無故被拋棄的感覺,真的很不好。」琛將人直接抱在懷中,並用單手圈止冀,拿起蓮蓬頭直接沖熱冀的身體。

「你--」

「而且我也不喜歡你那種贖罪的態度,做愛不該是這樣的。」輕啄一吻,越縮越緊的手臂鎮住冀的暴動,直到快喘不過氣為止,這才慢慢的冷靜下來。「你一次、我一次,這樣我們就扯平,誰也不欠誰。」

「……你耍我玩?」

「這個實在是嚴重的指控,並沒有到這種地步。」

琛笑笑,確定冀的身體暖和後,拿起大浴巾把人擦乾,並讓冀穿上新的衣服。

摸摸衣料,那是之前他還在這裡的衣服。

「走吧,冀大人。」

不在意自己被濺濕的衣服,琛笑了笑,直接將冀抱到外頭,完全不顧其他人的反應。

「終於肯出來了。」坐在沙發上的頭的羅爭哼了兩聲,看到琛的舉動,非常不以為然。「你可以不要在我面前搞這種親密把戲嗎?哼。」

「我怎麼敢呢?羅爭大人。」琛聳聳肩,把冀放在對面的沙發後離開,目前的發展讓他一頭霧水。「那麼我們說好了,我贏了,你得依約行事。」

「閉嘴。」瞪了琛離去的背影一眼,羅爭的眼神像想將琛千刀萬剮。

是他錯算了冀的執著。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簡單說來,我想籠絡你成為我國外交官之一,」羅爭懶得解釋其中恩怨,他將手邊的文件遞給冀,「運用你讀心的能力幫助我。」

「讀心的……能力?」愣愣的接過文件,冀低頭看著內容,洋洋灑灑的列出一長串責任與義務。「以前不是也……」

「對,我知道以前也有過,不過現在跟當時不同。」打斷冀的話,羅爭當然知道對方在遲疑什麼。

「如果你簽署這份文件的話,將成為正式官員,不再是原居民的身份,當然,你也會有薪俸、住所、權利,反正該有的你都有。」羅爭開出的條件很優渥,不是傻子都會簽。「決定如何?」

「你的意思是,我會重回這地方?」

「沒錯,以特使的身份擔任要職,成為官員之一,然後配置一名護衛給你。」

護衛!?

「你說的護衛……」是他所想的那個意思嗎?

「我不能保證會是誰來擔任,畢竟護衛也該有他們的選擇權利。」羅爭遞出一枝筆,看冀願不願意賣身簽名。「所以,要還是不要呢?」

 

(續)

***

倒數第二章TATT

大家明天看結局不要打我TATTT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