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艾依中心】Shadow

※亂亂的祭文(?)自言自語成份多

※可能有R5卡面微捏(?)

 

 

如果不說就能夠心靈相通,那該有多好?

如果說出來便能完全理解,那不妨大聲朗讀著自己的心意。

但事實是人們想讀別人的心,卻不想讓自己的心思被識破。

 

身體似乎碎了一半,就像石頭因熱脹冷縮而從中迸裂一般,碎裂後即將風化。

當那隻溫熱的手漸漸變得冰冷而僵硬時,他也緩緩的僵化。

那人笑著說一切都夠了。結束了。

就這樣自私的宣告結束,再一次的將他拋棄在原地,但他再也追不上了,不再像之前說了再見後還能回頭,他們曾經拉著手為前途奮戰著,只是邁開的步伐越大越急,曾幾何時連指尖的觸碰都顯得懷念。

再見是簡單的兩個字,脫口而出的剎那間貌似也揮斷了與日俱增的隔閡與怨懟,然而離開光源的影子比浮萍更漂泊,無法依賴的最終只有消失一途。

也許他的厭惡來自於靠得再近也無法貼合,要是可以揉入身軀就好了,若他也是他就好了。

他是他是他亦是他,那就好了。

為什麼還能笑著呢?失去生命也值得開心嗎,又或者將他遺棄在原地是件喜悅的事,如此混帳。

「啊啊啊啊--」

額際的血染紅了他的衣與他的眼,像泡在酸醋裡痠痛循碎裂之處而啃蝕著血肉,連牙關痠得也無力咬合,最終發出的吶喊連自己的耳膜也迴盪著,彷彿與即將崩坍的房間崩潰的他與之共鳴,攬住艾伯李斯特的手不斷發顫,他甚至無力扛起對方離開。

他手下收割的性命之多足以疊起一級級通往權力寶座的臺階,眾多的骸骨卻不如枕在腿間的生命之重,這副身軀死亡的事實更像是一根長矛破膛貫穿,將他牢牢的固定在原地逃不開也離不去。

 

那一天伸出的手他還記得,就算前方路再怎麼危險,就像飛蛾撲火般也從不退卻。

有什麼好害怕的?握住彼此的手他們就擁有了全世界。就算不用言語也能獲得滿心的歡喜,連在夢境裡也不能自己的掛著一抹淺淺而滿足的笑容。

因為閉上眼後能想見對方就在夢中,睜開眼時對方仍在懷裡,所有的空虛都填滿了,除了死亡再也沒有誰能分開他們。

所以當堅定的信念被外來者像撕開布帛般緩緩裂開時,他聽見曾經如經緯般交織的彼此的關係正一根根繃斷,或許當時的他就該伸出手再次拉住對方,就算撲空也得揮動著手臂以一種獅子搏兔的力量再奮力抓取。

然而僅存的自尊束縛他的念頭,他輕易的提出再見,也或許他祈求的是那人偶一為之的放下身段將他找回,那他會拋去那些如惡魔的誘惑的懷疑念頭,繼續待在那人身旁做一個安靜無聲的影子,隨著光源的動作而動作。

曾經他們交握著彼此的手便富可敵國,然而現在卻窮得只剩下彼此,失去緊密的相擁才更顯得空虛與哀傷。

但就算是背心離德還是一前一後踏在荊棘路上,追逐著他的目標與他,繞了一圈後還是兜成一個圓。

從此明白,曾經合二為一的個體要再分開來是不可能完全,四分之一的人生都緊繫著彼此,痛苦與快樂都參與著的人要怎麼硬生生的撕裂?那只會落得血肉模糊的半身,與奄奄待斃的靈魂。

 

火光讓影子不斷的出現、多且劇烈的擺動,映照著他的心境,他可以離開也應該離開,可是人生的目標驟然消失,他該何去何從?

他知道的,自己從來也不想效忠於誰。

只因為艾伯李斯特是艾伯李斯特,就算與全世界為敵也跟隨著。

跟隨著。

 

你懂嗎?

 

(完)

***

啊啊,不知道該不該恭喜狗勾R5啊……

今天一直有種感覺想幫狗勾R5寫個祭文(?)而卡面如此悲壯還真的讓我泛淚了我不會說看到全圖我就笑了RY

這篇比較像是我自己的自言自語啦(被打)

好久以前寫完《局》之後我就對正劇的雙艾沒有動筆的念頭了,畢竟自己都補完了,再加上他們自己算一算根本十張R卡都有彼此,似乎也不需要我去插一腳了啊,不過看到卡面還是忍不住……想寫寫狗勾這樣。

希望他們在星幽界裡能過著比生前更好的生活。

這是個注定被打臉的祭文啊,讓我們好好等下星期吧(RY)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