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尺度:R18
※與阿冽的肉接龍˙3˙
 
 
里斯覺得老馬一定是醉了,不然就是他現在在做夢。
馬庫西瑪斯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脈搏穿過衣衫敲擊著敏感的神經。
「我做了什麼事讓你....要用全身力量來壓制我嗎?」里斯摸不清頭緒,該不會是前幾天偷襲的事被發現了吧!
暗暗咬緊牙關,如果馬庫西瑪斯等等揮拳揍過來,他到底接還是不接?

然而瑪庫西瑪斯只是反常地凜然一笑,保持同常的沉默,逕自伸出握著拳頭直向里斯,後者在做好心理準備的瞬間感受到柔軟的掌心撫上臉頰。
「?」
「!」
因練劍而產生粗繭的指接在掌心後撫過,沒被揍的確是讓里斯放心,但這種反常也相當不對勁,山雨欲來風滿樓。
「你喝酒了?」
「嗯。」
低啞的回應宛若自牆垣間透出的悶氣,里斯驚訝於對方居然喝酒的同時伸手拉動衣領驅散這氣氛,手卻在半空中猛地被擒住。
「......西瑪斯,你要握斷我的手骨了。」里斯深深的深深的覺得他平常對馬庫西瑪斯應該還不錯,但現在看起來是他想太多?「先下來吧。」
瑪庫西瑪斯任性地搖搖頭:「你才沒那麼脆弱呢。」溢滿酒香的話語在瑪庫西瑪斯低頭的瞬間撲上里斯的臉龐,金髮的男人一震悚,然後,氣息被含住,在彼此的唇瓣間。
天啊,這是夢吧?
里斯在馬庫西瑪斯將舌頭探進來時忍不住抱緊對方,反客為主的勾著舌,雙手拉扯著馬庫西瑪斯的衣服,但怎樣都無法解開衣服,偏過頭中止這個吻,里斯皺眉。
「等、等等,你的衣服能不能先撤掉?」
騎坐在里斯身上的男人停止了交吻,他看了眼自己的模樣又看了看里斯,跟著不說紛由地便伸手扯開里斯原本就微開的衣領。
「你可以幫我啊。」於漆黑之中笑得燦爛。


里斯一拍額,會痛,不是夢。
到底是誰讓馬庫西瑪斯喝酒的,他一定要好好稱讚對方!
「恭敬不如從命。」
雖是這麼說,里斯還是老實的一顆顆釦子慢慢剝去馬庫西瑪斯的衣服,要不然酒醒後他怕對方「醉後算帳」啊。
至於他的衣服.......就給馬庫西瑪斯補了。
得到回答的男人露出酒意的笑容,但似乎是嫌棄里斯的中規中矩,他不耐地加快拉扯對方衣服的力道和速度,並且讓緊貼在一起的下身相互摩擦,滿意的感受到彼此的分身逐漸揚起。
「你再不動作點,就換我先攻擊了。」在平時聽起來正常的話語也因為酒氣而變得煽情。
「......先不要動。」聽到這種話,就算是蝸牛也會瞬間變野牛衝刺的。
雙指一彈,火苗懸在指尖前方順著里斯一路往下,布帛細微的崩裂聲響起,燒裂衣服卻沒傷到馬庫西瑪斯分毫,足見里斯精準的控制力。
滅去火苗的手指還殘留著溫度,撫摸著馬庫西瑪斯結實的身軀。
本來以為會受傷呢──馬庫西瑪斯渾噩的意識這麼想著,然後在溫熱指尖的觸撫下,深色的眼眸帶著點不以為意然後低首吻上里斯。
「唔嗯....啊....里斯...」或許是因為火焰的關係,他感覺自己彷彿在沸騰。對方的武裝也被他卸下,過度的親密接觸讓他不忍地輕吟起來,帶著另一人的名諱。
完完全全的火上加油。


里斯緩緩吐出一口氣,再也控制不住手勁把馬庫西瑪斯剩下的衣褲直接扯爛,探向對方後庭先是揉搓著穴口,伸出一指節感覺到內壁的緊窒咬著他的指,這下有個大問題--
「你有潤滑油嗎?」
敏感的身子被試探的感覺讓馬庫西瑪西不自主地往前挺去,胸腹摩擦著的同時思考著里斯的問題。
「那裡......快點...啊....」手指著一旁的小木櫃,被酒精加乘的慾望熾烈的席捲著他,不斷地觸摸親吻著里斯的面容和身軀,像是哀求的暗示。
伸長手往櫃子裡撈,不及思索為什麼馬庫西瑪斯會自備潤滑油這件事,慾火上身其他都不重要,由於馬庫西瑪斯還騎坐在他身上,只能胡亂摸索、將油淋在指尖探入對方後穴擴張,一指、兩指......直到三指能進入為止。
感覺到里斯手指探入的擴張感,馬庫西瑪斯悶哼著,里斯扶住慾望緩緩挺進馬庫西瑪斯體內,耳邊的呻吟更為甜膩而曖昧。
從擴張到被直接貫穿在瑪庫西瑪斯靡爛的感觸中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被填滿而越發高亢的情緒確切實的宛若吸毒令他不自覺地跟著扭腰吞吐著鼓脹的慾望。
「啊、啊唔、啊....」破碎呻吟衝出口腔無法遏止。本以為那內斂的男人這般程度就已經夠讓他驚嚇了,但掌心被帶走觸上對方硬挺的慾望時才知道這傢伙爛醉得遠超他的想像。
「也太誇張...」一面想著確一面加快抽徹的步調,最終在彼此喘氣緊擁以及親吻之間,將熱流併發在對方緊縮的腸壁內。
急躁的性愛讓里斯也些許的吃不消,見到瑪庫西瑪斯同時釋放並且順勢睡去的他垂下藍眸,擁著那人發汗的身軀倒在床板上作休息。
「以後..........還是別喝酒了..........」親吻著馬庫西瑪斯的額頭,里斯閉眼低聲說著,並且將對方醒來後有可能的巨大反應先放置腦後....夜晚有點灼熱。

 

馬庫西瑪斯一覺醒來覺得腦子裡有小人在敲鑼打鼓,他的枕頭有點暖,還是肉色被單--!
驚醒的馬庫西瑪斯彈起身,結果撞到上舖底,叩的一聲連里斯都吵醒了,他抱著頭慢慢蜷起身,真的、好痛啊。
「天啊,你還好嗎?」里斯伸手把人摟在胸前,順手揉揉對方後腦的小腫包。
「.............」馬庫西瑪斯沉默不語,讓里斯有點擔心的伸手往對方剛才撞到的地方摸去,但還沒碰到一分,里斯的手腕就被緊緊擒住。
「?」
黑髮男人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抓住里斯的手腕並且以此為出力點將對方與自己同時自床畔拉起。有點發軟的腿讓他的嚴肅差點破功。男人不理會里斯的疑惑,手一使勁便將有防備的金髮男人推到牆面。
在這同時看見馬庫西瑪斯高舉的左拳,里斯才真的有一種『糟糕了』的感覺,閉起雙眼準備承受攻擊。
痛──真的很痛,不愧是身為軍人的同袍,那一拳紮實的打在自己的臉上想必把自己帥氣的模樣都給打歪、打腫了吧──里斯自嘲地想著自己之後該如何出去見人,然後在沒有張眼的狀況下伸手摟上馬庫西瑪斯,將對方在左拳後接踵而來的唇吻收得完全。
里斯知道那人總會這樣子,總會在賞一拳之後給自己糖吃。
那是不論在什麼時候都會甜得背脊發軟的硬糖,而他並不討厭。

 

(完)

***

甜死了,SK好物(讚)
老馬你就是這樣寵壞里斯的啊啊啊啊啊
這樣不可以啊!!!!
寵壞里斯會一二三四再來一次的!!!!
感謝阿冽ㄉㄉ陪我接龍,肉肉真好吃(舔)

阿冽:
這次又跟阿襲玩起了接龍...不忍說這傢伙真是王八蛋,每次都挖坑給我跳!!!(哭倒(是誰跳很爽的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六月
  • 不、不行了.........
    好甜~快被膩死了~~
    可惡這麼疼里斯的馬庫西瑪斯好萌、萌死惹!!!!!!!!!
    火燒衣服這個太棒了((鼻血
    好方便的技能啊里斯(鼻血流滿面的大小姐)
  • 超甜的WWWWWWW
    要感謝阿冽太太的萌馬WWWWWWW
    其實里斯那招對衣服的傷害更大吧(ROFL)
    老馬這樣寵里斯是不行的啊!!!

    襲音 於 2013/10/26 18: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