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王杰希X唐柔

※題目:A先寫出一篇短文,B以自己的風格寫A一樣的故事來玩XD

AA子 B:襲音

 

 

  呼喚你名字的聲音

 

 

  王杰希對於微草的付出是公認的,儘管他從來不需要他人的肯定。

  當葉修在網遊裡頭再次發跡時,他第一個念頭難以分出先後,除了對於大神落魄至此地步感到唏噓之外,更多的還是這對微草來說,是多有價值的一件事。

  他們活生生得到一個對手。

  這個對手夠強悍、也同時夠慘,必須付出他的實力換取材料,而微草付出材料便能換到練兵後的實力。這太划算,也太值得,王杰希光想著這筆交易背後的隱藏利益,小眼都瞪大了一點兒。

 

  不料,更大的收穫是當他揚起聲,詢問著:「冒昧地問一下小姐怎麼稱呼?我是指真名。」

  「唐柔。」就兩個字。

  名字和風格截然相反的女孩啊……王杰希一邊提出來一把試試的邀請,同時繼續咀嚼著這個姓名。

  若說他是以魔術師姿態、往職業聯賽裡頭一滾,那麼唐柔便要是挺著戰矛,如同葉秋上身一樣化為女鬥神了。

  「葉秋上身」,這說法其實挺蔑視人的。

  是的,唐柔確實還未能達到職業高度,但是那份氣魄、拼勁,足夠王杰希讚同。所以當他提出一份訓練營邀請,卻被毫不猶豫地拒絕時,自然要詫異幾分了。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王杰希又再追問,但直到喬一帆入到擂台場,他才緩過神來。

 

  唐柔、唐柔、唐柔。

 

  「唐柔。」這一次是王杰希在訓練室裡頭,悄悄含在舌尖上玩弄著的名字。

  但是再一望其他投入在訓練中的選手,或跟葉修對打著、或在一旁觀看著,王杰希又忽然回神了。

  那不是一個他該再三回味的兩個字。

  他該叨念的,應是「微草」。

  於是呼喚名字的聲音又逝去,葬於連發芽都不曾的軟地,一個屬於王杰希心上最不在意的位置。

 

***

 

襲音改寫:

 

 

唐柔。

 

王傑希第一次聽見這名字時是在競技場,帶領著微草隊員與曾經站在榮耀頂端、現在卻身處網遊圈中當陪練換取材料,雲與泥的落差體現在這一代大神身上,令人不勝欷噓。

但對於他對於微草而言,這不啻於好事一件,於賽場,他們少了一個強勁的敵手,卻得到一個強勁的、可敬的對手,用材料來換取陪練,完全值得。

不過他打的主意,葉秋也相同,對於先決條件竟是必須先打贏一個業餘都不到的網吧妹……王傑希只覺得這樣的條件對那位女人恐怕是過於殘酷了。

職業選手的實力不是業餘選手可比擬的,那女人毫無疑問的落敗,一場也沒打贏過;然而第二天葉修還是帶著那女生到PK場,條件相同。

 

依常理而言,被職業選手輪番虐菜,第二天早喊著不幹了吧?但他進入觀看,卻發現這女人的與眾不同。

技巧雖然不夠好,但看得出有不錯的底子,更難得的是不氣餒的心理素質,誘得他也下場試一把。

「冒昧地問一下小姐怎麼稱呼?我是指真名。」

「唐柔。」

秀氣的名字,攻勢卻如刀如劍般強悍而銳利,那一瞬間他似乎看見霸氣的女鬥神,持著戰矛英姿颯颯的戰鬥著,不畏懼、不退縮。

唐柔27秒內的落敗在王傑希的計算之中,但對方的氣魄令他刮目相看,於是他提出訓練營的邀請,他看出對方是個可造之材,只要接受正規訓練必然是一顆閃亮的明日之星。

但是唐柔拒絕了,不亢不卑、不伎不求,那令人稱羨的邀請對方前後拒絕了兩次。

 

唐柔,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王傑希念著這名字,他能夠看穿對方的攻擊、判斷對方的年齡,卻猜不透對方的想法,於是唐柔二字便成為縈繞於心頭的字眼。

甚至於在訓練室裡,他叨念著字眼並非常放在嘴邊的「微草」,而是唐柔。

這實在不應該。

於是他將滾到舌尖的字眼又吞回肚裡,而那輕如飛絮的名字緩緩降落在心田,等待未來時萌芽。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