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上一篇的後續>>

 

 

睡了一陣的馬庫西瑪斯突然又直起身,坐在里斯腰腹間動也不動,被當成床墊的王牌揉揉眼,不知道又發生什麼事了。

「里斯,我想吐。」馬庫西瑪斯冷靜的宣言讓里斯一秒清醒,這可非同小可啊!

「你先忍著,去廁所再吐!」里斯爬起身趕忙穿鞋,卻見馬庫西瑪斯八風吹不動般的坐在凌亂的床舖上,他拉了對方一把。「快穿鞋啊。」

「不能彎腰,會吐。」馬庫西瑪斯醉得很清醒,視線在地板跟胡亂脫去的軍靴中移動,感覺胃部一陣陣翻攪。

里斯絕倒,蹲下身抓起軍靴替馬庫西瑪斯套進腳裡,拉著人起身卻發現不能放開手--那東倒西歪的走路模樣是怎麼回事!

於是只好像小學生手牽手、一同上廁所,外頭冷風灌過走廊,里斯打了個冷顫,忘記幫忙多穿一件外套,回頭卻見馬庫西瑪斯臉頰是醉酒的紅暈,眼神帶著點水氣般的迷茫,整個人一如往常的安靜。

不知不覺間里斯勾起微笑,這段迴廊路頓時不再寒冷也不再漫長,盡頭就是公共澡堂兼廁所,里斯把人推進廁間讓酒精隨著穢物一起嘔出體內,說不定這樣馬庫西瑪斯會清醒許多。

馬庫西瑪斯走出廁間後往洗手臺走去,掬了幾把清水漱口兼洗臉,但臉頰紅暈還是消不去。

「好點了嗎?」里斯抽了幾張紙巾給對方,馬庫西瑪斯點頭--又回到那個沉默是金的人了,里斯想想還真有點懷念會說心底話的人。「那走吧。」

熟練的牽起對方的手往回走,馬庫西瑪斯直盯著兩人交握的手,此時他反握對方又停下腳步。

「怎麼了?」里斯拉不動,只好停下腳步回望。

「想做。」馬庫西瑪斯吐出的話讓里斯傻眼,待他回過神時手已經摸上對方的額頭,溫溫的、不算燙啊!

「你怎麼了?」天啊,沒想到真的醉得不輕啊!

「想做愛。」貼著里斯掌心,馬庫西瑪斯字正腔圓的再說一次。

神啊!這是奇蹟吧!里斯覺得自己都要把好運給用光光啦!

「嗯嗯嗯,那我們回浴室去吧。」現在最近的地方,就是剛剛走出來的公共澡堂啊!

不過里斯想要還得過問馬庫西瑪斯要不要在澡堂辦事,只見他搖搖頭,「那邊比較好。」

緊接著反握著里斯的手抬腳往大風雪呼呼吹的室外陽臺前進,里斯大吃一驚,出去會變成冰雕啊!

「等等,西瑪斯,在外面做會鬧出人命的。」趕忙拉住人止住腳步,里斯現在覺得對方根本還在醉。

「那邊比較涼。」馬庫西瑪斯不為所動,執意要去開門,嚇得里斯趕緊把人扠住往後拖。

「出去會凍死的!」他不想要隔天被人發現光著屁股死在外面。「浴室吧,清洗方便。」

「不要,沒情趣。」

「......」這裡是連隊不是賓館啊!

里斯覺得腦袋跟外邊的暴風雪一樣,咻咻咻的吹得一頭亂。

「去車庫好了,在武裝車上好像蠻刺激的。」馬庫西瑪斯完全喪失矜持,邊說邊點頭還邊拉著里斯快步走,里斯已經半放棄的被拖著走,破罐子破摔啦!

經由連結的通道走到車庫外頭,里斯才想起有人執勤看守,總不能跟對方說:「嘿我們要在這裡辦事,你們先去逛逛吧」這種話吧?

不過里斯的煩惱很快的消失無蹤,因為馬庫西瑪斯手腳俐落的從後方接近,啪啪兩下把窩在一起喝小酒取暖的同僚擊暈。

里斯抬頭望監視器,深深思考是否等等把馬庫西瑪斯打暈扛回去吧......

「里斯,快一點。」馬庫西瑪斯身手敏捷的貓進半開的鐵門裡,死吧里斯,老馬身下死、作鬼也風流,關禁閉又不是沒關過!

里斯不斷安慰自己,內心卻是淚如雨下。

車庫裡的空氣沉悶,機油與鋼鐵的氣味混為一體,不甚好聞,里斯皺起眉頭環顧四周,這裡連張椅子都沒有,也太克難了吧?

「就這裡吧。」馬庫西瑪斯拍拍武裝車引擎蓋,見里斯沒動作便一把扯過他衣襟,手腳伶俐輕快的開始扒人衣物。

里斯把心一橫,把手潛進馬庫西瑪斯衣內,暖和的身軀令他愛不釋手,搓揉著對方胸前的紅點,一般時候只會忍著呻吟的寡言男人,在酒精的催化下將淺淺呻吟脫口而出。

里斯大受鼓勵,解開對方褲頭卻見慾望已經抬頭,他有些詫異,隨即勾起笑容把人壓在引擎蓋上頭,下一秒被人拉低了頭親蜜落在彼此唇間......

 

里斯把做完睡去的馬庫西瑪斯揹回寢室,其實做到一半時馬庫西瑪斯就一臉「好累喔眼皮要闔上了」的模樣,當時箭已發出去的他怎麼可能按暫停!

只好不斷刺激對方的敏感點,好不容易讓彼此迎來高潮,馬庫西瑪斯眨眨眼、頭一歪呼呼大睡去也,徒留里斯做善後工作,把人先揹去浴室擦洗、再揹回床舖睡覺,抬頭天已微亮。

里斯思考到底要爬上床睡覺、還是乾脆去晨練算了,卻見馬庫西瑪斯微微睜眼,瞥見站立一旁的他,睏意猶深的寡言男人朝他招招手。

啊啊、冬天嘛,還是好好睡個覺吧。

里斯上床從背後摟抱著馬庫西瑪斯一同補眠。

 

(完)

***

啊其實原本有肉無誤,但是阿襲最近的肉都被瑪皇吃光光惹,心有餘力不足,里斯至少還能「站起來」阿襲現在已經站不起來惹~~~

就好好睡個覺吧(欸你

其實我只是想寫個任性的酒醉西瑪斯W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