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深潭,荒謬死寂 

※CP:瑪爾瑟斯X阿修羅
※屬性:原作向有私設,牽涉到R18、囚禁、雜魚、虐身部分。

 

 

「帝國住不習慣嗎?」魯卡睿智的雙眼直盯阿修羅,以一個部屬而言,阿修羅不爭功、不諉過,近乎無欲求,但是他並不希望年輕有為的部署終生被「強悍」一詞困死。

阿修羅一直是匹獨來獨往的野狼,故步自封的將未來及生存定義在強弱之上,這樣是不行的。

他還年輕,應該走出自己的路,而非成為上位者的傀儡。

魯卡大公看過太多事、見過太多與阿修羅相似相仿的人,外表越是剛強,越是容易彎折在人心的黑暗面,慘澹一生。

有些人、尤其是自視甚高的掌權者,最喜歡的便是高傲者的臣服,無論是自願或是非自願,他們會用盡各種方法打壓,直到將他人的自尊用鞋跟狠狠碾碎。

太過剛直的人不適合活在這世界,面對問題不能一昧的使用暴力,那是錯誤的,彎下腰、屈下膝並非臣服,那是蟄伏的反擊,等待時機成熟的一擊必殺。

他希望阿修羅明白這件事,所以特地派他到帝國見識。

「還在適應。」阿修羅沉默,他找不到憑自身意志要做的事,若能以「任務」及「非任務」來區別就好,多麼簡單且方便。

「那麼找到想做的事了嗎?」魯卡循循善誘,兩人間的對話不像是君臣、而似朋友了。

「我……」阿修羅正要回話時,恰巧魯卡大公的貼身護衛進門,向他報告找到哥爾嘉聖獸的操縱者。「聖獸?」他納悶,那不是傳說中的生物嗎?

「是可以摧毀喪屍的上古神獸,不過能與其溝通的人直至今日才出現,但是少女一家並不願出借這股力量。」護衛在魯卡的示意下說出訊息,並等待大公的指示。

「這樣啊,還是持續與他們溝通吧,畢竟有了神獸的話,戰爭就不會這麼慘烈了。」魯卡下達指令,但這份命令並不是交給阿修羅執行。「阿修羅,你還是依照你的步調及意志行動。」

魯卡大公拍拍他的肩,隨即坐上位辦公椅處理政事,阿修羅靜靜喝完那杯清澈而甘甜的茶。

 

睜開雙眼,依舊是石牆斑駁的地牢,當時從高窗望出去,只能看見從高處落下,擊打泥地而飛濺的雨珠,阿修羅坐回原地假寐。

又是過去的事。

截至今日,他依然不認為自己的舉動是錯誤的,當神獸的力量是必須參戰的物品,那麼他到村莊要求叫帕茉的女人與神獸一同應戰,哪點做錯了?但是魯卡大公卻訓斥他一頓。

突地,鐵門傳來解鎖的聲音,阿修羅立即集中精神,屏氣凝神的等待唯一一次機會。

當那扇門扉緩緩開啟時,阿修羅用僅有的物品、亦即他身上那件外衣,扔出遮蔽禁衛軍的視線,抓住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他快速出手擊中對方喉頸等部位,緊接著毫不戀棧的衝出地牢,順著最初的印象往上奔跑,直到踩到地毯為止。

身後傳來急促腳步聲死命追趕,阿修羅拚命逃離,試圖找到正確的出口,卻不小心撞入廚房,隨手抓起銳利銀亮的刀叉權充為武器,抬手擲射禁衛軍面部。

看似反擊不過是被迫為之,阿修羅絲毫不敢大意、更不敢停下腳步,拿著僅存的武器打算破窗而逃時,風壓侵襲、斧槍擦過身側,阿修羅扭身避開不及,右肩驀然綻出血花,另一把斧槍揮來,差點將他攔腰劈成兩半!

兩相夾擊之下,阿修羅難以佔優勢,只能反過身抬腿踹開對方,藉由反作用力往後退,順勢撞開門扉向外奔去,捂著傷處躍下兩層樓高的大廳,眼見前方就是大門,他想一鼓作氣衝出去,然而兩名禁衛軍神出鬼沒般的出現於眼前,擋住出路。

阿修羅緩緩退後打量情勢,前方就是出口,說什麼也得拚上一拚!

海登的體術是眾多武術集結而成的精華,身為頂尖忍者,阿修羅擅長捕捉風的氣息及流動,可是在這個陰森詭譎的建築裡,他感覺不到一絲屬於自然的風。

但是不管如何,坐以待斃不是他的原則!

射出餐刀,阿修羅強攻而上,斧槍呈一百八十度揮開這飛刀,另一把斧槍則是直劈而下,褐髮密探扭腰閃避這記攻擊,卻被人從後架住,棍身混著強大力道勒住五臟六腑。

「嗚!」阿修羅踢動雙腿,逐漸限縮的視野裡,只看見紅黑身影像拿著鐮刀的死神步步逼近,死亡即將籠罩他──

不!他不能死在這裡,他答應過……要變強,活下去!

猛力抬臂以手肘砸向身後人的太陽穴,禁衛軍一時不察、受到重擊後鬆手。

「咳咳咳──」阿修羅捂著喉嚨退開,揮舞的斧槍帶起強烈風壓颳過臉龐,頰邊頓時綻開一口子,血絲於空中飛濺,閃避不及的他被另一名禁衛軍狠狠踹中腹部,騰空飛撞後方牆壁,轟隆一聲,差點震下掛畫。

因為衝擊力一時間疼得爬不起來,阿修羅大喘了幾口氣,往旁吐了一口血,努力驅動自己的意識、顫抖著雙腿想逃離,但是站不住腳的身體只能靠在牆壁,卻不小心觸動機關,牆面瞬間翻轉,摔進牆內空間之外,還差點滾下旋轉樓梯!

意料之外的狀況,阿修羅緊緊抓著樓梯欄杆穩住身形,牆外有兩名禁衛軍不知何時會進來,原先的路線已無法逃出,就算下方是龍潭虎穴也得闖上一闖。

低咳幾聲,阿修羅檢視自身傷勢,內傷嚴重、不過肋骨沒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順著螺旋樓梯走到底部,卻見一片稻穗飽滿低頭、天邊彩雲橘紅的田園景象,他深深皺起眉頭,探手觸碰還能感受風與稻穗拂過手的感覺,再往前伸去卻碰到冰涼的鋼鐵。

假的,卻以假亂真。

沿著唯一的廊道前進,底端的銀白大門自動開啟,女性化的人工嗓音響起,內容卻讓驚悚竄過阿修羅頸後。

「入侵者阿修羅,已鎖定。」

發現自己將被甕中捉鱉的密探轉身想離開,不料那扇門板闔得死緊,他不曉得再過多久禁衛軍會衝進來,既然已無退路便只好前進。

不理會人工嗓音的威脅恐嚇,阿修羅在尋找出口的期間瞥見一扇木門,一把扭開並未上鎖的門扉,他立即潛進房內。

「啊──你、你是什麼人──嗚!」

當他快手上鎖時,倏地傳來女人的尖叫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身、掐住來人脖頸,定睛一瞧,那人驚惶的面容太過熟悉。

阿修羅曾在帝國的大街小巷中看見這人的海報、聽著這人溫婉的宣傳話語,脆聲朗讀著「永久皇帝」的宣言。

「……王妃?」

 

(續)

***

我終於!記得!放試閱了!!!!

呼呼呼小自的封面超美超正的ㄎㄎㄎㄎ

期待完稿的封面(艸)

預購匯款期限是7/24,請不要忘記囉~

沒預購到的朋友,到時現場也會有少量本!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