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威廉來到星幽界後,其實早該入隊一同推進任務,然而空間混亂程度不一,戰士因此負傷回來的情況已非首次。

每隔一段時期,當聖女之子判斷空間混亂的情況較為穩定後,便趕緊組隊推進任務,一大早召集人員便急行軍,途中,威廉經由其他戰士的解說,才知道記憶碎片是斬殺怪物得來的。

隨著推進各大陸地區,後期怪物越來越強,戰士們靠著碎片恢復記憶的同時,進一步得到更強大的力量。

打頭陣的是叫阿貝爾的戰士,渾身肌肉、武孔有力的拿著一柄大刀,個性十分爽朗;第二位則是紫髮少年傑多,一臉吊兒郎當的不屑,雙手疊在腦後漫不經心的走在隊伍中央,偶爾累了喊著要休息。

原本應該走在中間以策安全的聖女之子,反而是由殿後的威廉牽著,附近看來頗為空曠,丘陵地起起伏伏,令人在意的是看似隨意立在地上的巨石,總讓他隱隱感到不安。

「大小姐,沒走錯方向嗎?」阿貝爾瞧了瞧四周席地而坐,順口詢問的同時也招呼傑多拿出食糧休整。

「照地圖來看沒錯。」聖女之子拿著一本小書對照,半晌確定無誤。

一趟任務至少要一到三天的時間,所以戰士通常都會找個地方,確保晚上睡覺不受怪物侵襲,至於負責引導角色的聖女之子更是重要之重,雖然她會感到寒冷,倒是不需要吃食物。

「威廉,坐著吃吧,等等就要打架了。」阿貝爾扔去一塊麵包跟茶水,並大口大口補充糧食,威廉看著手中的食物,實在很想省下來給其他兩位,避免浪費糧食。

「我們可沒那個閒工夫還要先做出烤箱來喔。」傑多解決食物的速度不亞於阿貝爾,只見他語帶諷刺的說了一句──威廉曾經聽過有工程師們外出推進任務,大牌的表明非熟食不吃──橘髮軍人沒多說話,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身的秘密,只好食用麵包了。

「大小姐,我們等等要對上的怪物是?」威廉詢問,雖然這次比較像是「見習」,但他並不希望出任何差錯。

其實一路走來,威廉覺得這世界相當奇怪,館外是一大片森林,越走越遠之後經過街道、湖泊,還穿越迷霧跟山路,一段路有著不同地貌與氣候,怎麼看都不是常理的世界。

「唔嗯嗯,沒意外應該是『律法之箱』,是惡神創作的聖遺物,要小心它的影子。」聖女之子再度翻閱手中的本子,見威廉一臉沉重,便站起來拍拍他的肩膀。「不用擔心,阿貝爾跟傑多很強的,而且現在空間應該比較穩定了。」

「那是當然,你別扯後腿就好。」傑多驕傲的哼了聲,威廉擰著眉看他,該說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嗎?他不敢小看對方,但也不因此妄自菲薄。

好歹他也是真正上過戰場的人。

吃飽上路,走過巨石陣時,一陣冷意倏地從脖頸竄上腦門,威廉跟阿貝爾同時拔劍以待,空著手的傑多瞇眼似乎在觀察,聖女之子自覺的走到中間,屏氣凝神等待怪物出現。

「阿貝爾,前面!」傑多喊了聲,只見巨石陣中憑空出現一個金色箱子,緊接著中央打開一條縫,阿貝爾一口氣衝到離金箱最近的距離,揮出猛烈的、帶著劍壓的一擊,那條縫似乎縮小了些,金髮劍士接二連三揮劍,流暢的劍招令人目不暇給。

基本上根本用不著傑多及威廉出手,阿貝爾擦著汗收工走回來,也才過了幾分鐘而已。

「看來大叔的身手還沒因為年齡而退步嘛!」傑多大聲調侃,阿貝爾歸劍入鞘,仗著身高優勢搓揉少年髮頂,換來傑多踢在金髮戰士小腿骨的一腳。

「大小姐,他們認識很久了嗎?」威廉看著這互動,忍不住彎腰詢問。

「嗯,是羈絆很深的人,從有記憶時就記得了。」聖女之子點點頭。

原來如此。威廉不得不說心中有些羨慕,如果跟古魯瓦爾多也能是這種亦友亦君臣的模式,那就太好了。

「走啦,把你們扔在後面喔!」前方兩人喊著,威廉趕緊牽著聖女之子跑向前,比起羨慕,現在必須專注精神在戰鬥上。

走出綿延的圓石陣,不知不覺踏上石磚街道,威廉瞇起綠眸察看,這一地區像切錯空間,與之前的丘陵地全然不同,兩者全然沒有任何關聯點。

若要說關聯處的話,大概就是在這個地方,也有石頭相關的東西──佇立於路中央的石雕噴水池。

這東西出現在此處相當突兀,威廉拔出劍觀察四周,突然間一聲大吼讓整條大道跟著震動,前方奔來一頭雙頭犬,巨大的身形卻相當敏捷,剎那間撲向前方的阿貝爾。

「是地獄看門犬!」

阿貝爾提劍架住單邊狗頭,卻見另一頭發出強烈咆哮,嘯聲如箭鑽入耳膜麻痺動作,傑多嘖了一聲,周身泛起一層金光,下一瞬人於原地消失,眨眼後又出現,身上有幾道擦傷。

然而原先架劍擋住地獄看門犬的阿貝爾卻站在傑多身邊。

這是什麼招術,還是他漏看了重要的部分?

威廉詫異不已,但身後襲來的風壓令他下意識想閃避,碧眸卻瞥見來不及跑的聖女之子,牙一咬,他撲過去將人緊緊攬在懷中,滾地時被爪子狠狠抓了一下。

「嗚!」血花剎時如雨噴灑,威廉單手摟著聖女之子,另隻手提劍阻擋地獄看門犬的攻勢,後方傳來傑多緊張的大吼。

「該死的,為什麼會一起衝過來!」傑多左閃右跳,眼力極好的他發現四周圍滿地獄看門犬,一隻隻都想衝來咬碎他們,腰間一把小刀難以阻擋利齒,跟阿貝爾背靠背一同抵禦。「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比較穩定了嗎?」

「不、不曉得啊,」聖女之子奮力爬起身,她原以為短時間內不會碰上,才決定帶隊推進任務。「別擔心,我、我有帶靈藥──啊,摔破了!」

珍貴的生命靈藥染了聖女之子一身紅,只見她抱著頭,被威廉一把扛著逃竄,橘髮軍人的後背早已皮開肉綻。

「放心吧,真逃不掉的話,我會把你們好好召喚回去的。」聖女之子哭喪著臉,說出最不得已的解決辦法。

「操你媽的咧!」傑多氣得連粗話都噴出來,「妳想死我不想死啊!」

傑多不斷跳躍,試圖從萬千因果中找到最佳的未來;阿貝爾的劍次次斬殺怪物,然而血腥味與咆嘯聲似乎是道標,誘使更多看門犬往他們方向聚集。

「該死、嘔──」傑多越發暴躁,一個閃神被咬中肩膀,威廉與阿貝爾來不及救援,轉瞬間紫髮少年的身影便被咬得支離破碎。

眼見繼續下去的話,剩下三人都會死在這裡,威廉提劍砍殺出一條生路,一個箭步衝到阿貝爾身邊,將懷中的聖女之子塞到對方裡,站在前方怒吼──

「帶著大小姐走!我來斷後!」

「別傻了,這麼多頭狗──」阿貝爾才不會拋下同伴,但是地獄看門犬朝他們衝來,倘若他再不跑,真的會如同傑多般被咬成碎片了。

「走啊!」威廉推了阿貝爾一把,只有他們先離開,他才敢發揮自己的能力──這一份不願在別人面前展現,噁心且被詛咒的不死力量。

 

(續)

***

我終於記得應該要來發試閱的事了(欸

這章節貝傑打醬油,傑多罵髒話超帶感的有沒有>UO!

威廉一夫當關!!!

預購匯款日到7/24,請記得匯款喔!

沒預購到的朋友,CWT場上也會有本的!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