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喔,抱歉。」用殺氣的微笑趕跑他人,易曦雙手一攤,「現在沒人了。」

「……」

「真的是你太敏感,才導致早洩的。」拍拍肩,易曦真心這般認為。

「你才敏感,你全家都敏感。」殷維恭送他一根中指。

「不敏感的人,哪會我一捏就呻吟啊。」易曦使出一招抓屌龍爪手,還收攏五指揉搓了下,果不其然,殷維恭虎軀一震,一聲低低的甜膩呻吟從唇角洩漏──

這畫面看在有心人眼中,就像一把尖錐狠狠刺穿腦門,收緊的拳頭一瞬間想衝過去把人摜在牆壁詢問,但又覺得這樣太不理智了。

或許是有其他原因、或是是在鬧著玩……可是殷維恭的表情看來並不排斥,哪種好朋友會在大庭廣眾之下玩這種遊戲?

賈佳壽理智的轉身就走,保持一個大人該有的,追不到就死心的風度。

這廂的殷維恭回過神來,用力拍開易曦不規矩的手,狠狠瞪對方一眼,「你也看一下這裡是哪裡好不好!」

靠杯要是被人看到,這畫面說多猥褻就有多猥褻!

「咦……那個是?」易曦瞇眼,倒是沒管自己的手被打紅一塊。

「啥?」

「我跟你說一件事,你不要殺我。」

「什麼事?」

「我剛剛,看到一個人扭頭就走。」

「然後?」

「在此之前他好像開口……要叫你。」易曦退退退退到殷維恭拳頭揮不到的地方,「我不確定他是不是你那位醫生,但是他那個表情,好像,不是很好。」

他對天發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誰叫那個時間點太剛好啦!

「……他,有八字眉嗎?」冷汗爬滿殷維恭背脊,他轉身環顧四周當然連隻貓都沒看到,易曦口中的人早就走得不見蹤影。

「距離有點遠,看不清楚……對不起啦,你不要生氣,我跟他解釋。」易曦額際冒汗,靠,這次真的玩過頭了。

殷維恭哪有時間跟易曦說廢話,掏出手機立即撥給賈佳壽,但是對方並未接電話,打第二通時對方直接關機。

「幹我會被你玩死!」媽啊,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男人,結果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嗎?

「殺去診所直接跟他解釋好不好?」一人做事一人當。

「他現在一定在生氣啊,氣頭上聽不進去吧?」殷維恭抱頭,天啊,他該怎麼賠罪?他真的跟易曦沒一腿啊,有一腿的話他立即把腿砍了吧!

「好像也是,不然等過幾天再跟他說?」易曦提議。

「嗯……我再傳簡訊給他。」殷維恭拍額,該死的怎麼會搞成這樣,但是廣告拍攝時間就要到了,他也不可能把工作扔著就去找人。

然而這幾天不管他傳了多少簡訊,通通石沉大海,打電話也沒接聽過,殷維恭的火氣也漸漸上來,這人是耍什麼脾氣啊!

好歹法庭上也會給被告一個解釋的機會,這人都不肯聽他說,這還有交往的必要嗎?

「這真的很王八蛋耶!拿啥翹啊幹!我這麼、這麼認真想跟他解釋,這人可以更有毅力一點嗎!」猶是在易曦的小套房,殷維恭邊喝酒邊哭鬧,由於錯在己身,易曦繼續忍耐對方發酒瘋。「這哪裡算追求我啊?他真的有在追我嗎?有嗎?」

「你冷靜點。」易曦其實很想把人壓進馬桶裡,看會不會清醒點。

「他連一封!一封簡訊都沒回我!完全!」殷維恭就像吃不到肯德基的三太子,躺在磁磚上揮舞手腳。「有人是這樣追人的嗎!誠意呢!」

易曦想了想拿起手機。

「不過這樣也不錯啊,你不是說不想當受?他不追你的話,你就不用擔心被菊爆了不是嗎?」

「嗝,但是跟他做的感覺不錯啊……我又不是一定要當攻,只是不喜歡啊……感覺很危險……可是可是跟他在一起感覺不錯啊……」殷維恭醉到神智不清,把心裡話一股腦的說出來。

「但是跟他在一起,你就不可能當你最想要的攻喔,你要為他獻出你下半輩子的屁股嗎?」

「……好像也是……嗝。」殷維恭打了酒嗝,混沌的腦袋裡看似運轉實則空白。

「所以啊,他不追你,你不也了卻一樁心事嗎?」

「呃嗝,不、不對,不是這樣的。」殷維恭抱著空酒瓶側躺,腦袋裡是去賈佳壽家裡餵食對方的場景,那人根本沒在好好吃飯,炒菜會把菜炒成黑炭、煮湯不是太淡就是太鹹,於是看到對方被他餵飽後的表情,他就覺得很感動、很有成就感。「他是、生活白癡……不能不管,會死掉……」

「你只是為了這個原因嗎?你喜歡他嗎?」

「……啥?」

「我說,你喜歡賈佳壽嗎?」

「喜歡啊……為什麼不喜歡……」

「你喜歡他,只是因為他是生活白癡,你母性氾濫嗎?」

「屁……」殷維恭比中指,然後撐起泡在酒精而軟綿綿的身體,巴到易曦膝蓋,一把湊近正在錄影的手機。「我喜歡他,所以煮飯給、嗝、他吃,很正常……」

「你也會煮飯給朋友吃啊,比如我。」

「你不一樣啦……」殷維恭擺擺手。

「哪裡不一樣?」

「我想跟他上床,但是一點也不、不想跟你上床啊……」

「嗯哼,那麼最後說一句要給賈佳壽的話。」

殷維恭扣住易曦拿手機的手,簡直把其當成麥克風,用了十足十的音量大吼──

「你敢不敢接我電話啊──追我啊──」

後面一長串的嘰哩咕嚕都含在嘴裡,殷維恭啪咑一聲倒地陣亡,易曦偷偷把人踹遠點,轉過攝影鏡頭自錄一段話。

「喏,賈醫生,你的疑問我都幫你問了,這傢伙第一次還沒交往就像失戀一樣跑來找我哭,足見你層級不同了。」易曦頓了頓,續道,「我就這個兄弟而已,你既然想追他就用心點,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對這傢伙半點『性』致都沒有,如果有的話,你以為還輪得到你來追?」

 

(續)

***

看我煞氣的易曦助攻登場ヾ(`ε´)ノ

剩下一章就要放完啦(爆炸)

至於修稿這等事等之後再說(撐頰

跟我說說感想嘛~~~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