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本】《詩與荊棘》試閱01

※BL、架空背景,試閱並未依故事順序

※CWT41首販,印調時間:11月15日到11月27日,印調填寫:按~~我~~

 

詩人小心翼翼走在路中央,緊繃精神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就怕觸發機關,深深希望城堡裡的好心人願意收留他一晚。

倘若他轉頭看一眼的話,就能發現其中的詭譎之處,甚至會拔腿狂奔離開也不一定:走過的地方又被荊棘叢層層包圍,隨著深入的腳步,整片褐綠相間的灌木從彷彿活過來,在夜風裡張牙舞爪。

夜色籠罩,原先還能看見的森林外貌,現在也看不見了,漆黑如墨中透露一股不尋常,可是狄希沒發現這件事,依然沉浸在思考如何進城堡尋求庇護。

花了幾十分鐘才走到城堡大門,瘸著腿吃力的跨上臺階,抬眼見薔薇與星芒的圖騰,這與他寶貝至極的懷錶是相同圖案,果然是這裡出產的啊!

輕扣門扉上的銅環,在寂靜的夜裡發出相當大的迴響,傷處開始發燙、抽痛,狄希發出嘶的一聲,低頭一瞧,原先已經止血的割傷又滲出鮮紅血液,一點一滴順著地心引力垂落地面,灰褐的階面沾染刺目的紅。

等了許久都沒有回應,或許這座城堡已經荒廢了,沒住人也是理所當然,那麼還是另尋他路吧……

剎那間,痛楚像猛拳擊中他的臉,令他站不住腳,歪斜的身體靠上門扉支撐,未料同時間門扉往內開啟,狄希狼狽的摔進門內,以為即將跌個狗吃屎的難看模樣,卻是掉進一雙精瘦結實的臂膀之中。

「咦?」狄希揮舞手腳想站直身體,突然間腋下一陣用力,被人推直了身體,抬頭則撞進一雙酒紅眼眸,幾根頑皮的金髮垂落在狄希臉頰。

「你沒事吧?」優雅悅耳的問候如琴音傳進耳裡,狄希看見對方嘴唇一開一闔,卻沒聽清楚對方所言。

那是一位容貌端正的俊美男人,金髮柔順的紮在腦後,原先溫和注視人的紅眸倏地竄過森冷的敵意,敵意之下的深沉情緒翻騰,帶著男人自身也不解的恨意,以及一絲絲的懷念。

狄希心頭一陣揪疼,好似有人往他心窩凶猛的揍一拳,與詛咒的傷疤相比更痠痛難耐,與此同時腦門炸裂的痛不停攻擊四肢,讓他忍不住抓緊男人衣物。

「嗚……」下顎與頸部的傷疤跟著痛了起來,前所未有的劇痛襲來,狄希雙腿都在打顫。

男人撐著他,停頓十來秒才慢慢的將人往裡頭攙扶,狄希側躺在柔軟的物體,發黑的視野許久才緩過來,一雙褐色長靴立在身旁,隨即是白色鑲金線的衣擺下緣,一雙冰涼的手觸摸他發燙的額頭,這動作令詛咒的疼痛稍稍退去,他不明究理卻也感到慶幸,或許對方是祭司吧?

「喝點水。」視野裡那雙鞋走遠了,腳步輕得跟貓足一樣,之後他的頭部被抬高,杯沿抵住唇瓣緩緩的將水倒入口中。

「你還好嗎?」

「好多了,謝謝……」覺得力氣逐漸恢復過來,狄希支起半身,男人貼得極近,一反初見時的凶狠凜冽,那雙寶石紅的雙眸又恢復溫和,語氣親切而溫暖。「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沒事就好,你看起來很痛苦。」男人將水杯放進狄希微微顫抖的手。「你迷路了嗎?」

「是的……我原本以為這裡的路可以通往另個城鎮,沒想到摔進荊棘叢裡。」狄希稍作解釋,「我可以跟你借個藥箱嗎?」

「沒問題,你等一下。」男人晃進去內部房間尋找,狄希仰頭,只見樓中樓的設定挑高了天花板,天花板不是水泥灰牆,而是裝飾著大片的彩繪玻璃,倘若天光傾瀉的話,想必相當美麗。

「久等了,需要幫你嗎?」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可以。」狄希顫抖抖的接過藥水,先處理肉眼能看見的傷口,上藥速度緩慢,突然間男人接過他手中的藥品,以一種溫文但不容拒絕的語氣提議。

「我幫你處理吧。」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並非狄希嬌氣,只是手腳乏力、而且腦門一陣陣抽痛,連握著的水杯都微微晃動。

男人先是拆開他大腿裹著的布條,血液乾涸反而使布料黏於傷口,撕開時像被人揪著髮絲般抽痛,用清水清洗後再敷上一層膏藥,對方動作輕柔且熟練,一個個傷處都被仔細處理並包紮,比常年在外奔波的狄希還要好。

「你頸部的傷是……」男人疑惑,「看起來是舊傷?」

「啊,是的,非常感謝您的幫忙。」狄希用手撫過,順勢擋住那猙獰的傷疤,「抱歉,我都還沒自我介紹,我是狄希‧唐‧托恩斯,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我是……羅森。」羅森聽到這名字時停頓了下,眼眸裡閃過一絲疑惑,幾秒後才講出自己的名字。「你是寶藏獵人嗎?」

「不是,我是吟遊詩人。」指指行囊裡的里拉琴。

「原來如此,感覺是個很有趣的職業呢。」羅森微微一笑,突然間一道響雷畫破天際,撕開沉暗的室內一角,轟隆隆的雷聲令屋內產生共鳴,緊接著雨水傾瀉而下,密集砸上窗玻璃,雨勢之大令人擔心是否會擊破玻璃。

「詩人先生,我想現在這狀態你也沒辦法出去了。」羅森走到窗檯旁掀起窗簾一角查看,外頭的能見度近趨於零。「您不妨在此處過一夜吧,等天晴再離開也不遲。」

畢竟這雨勢就算有雨具,九成九仍會濕透,更謬論狄希連雨具也沒有。

「那就先謝謝了,不勝感激。」對狄希而言,這場雨真是及時雨,讓他能順理成章留宿一晚。

「不客氣,如果你不介意空房久未有人居住,恐怕無法太舒適的話。」

羅森拎起掛在牆壁照明的油燈,帶領狄希走過長廊,雨味及霉味悄然擴散,竄入鼻間勾搔嗅覺神經,腳步聲迴盪在空曠的室內,黑暗中唯有一盞鵝黃燭光指引前路。

狄希揹著行囊打量四周,發現一整路都是古老壁畫及雕塑、盔甲等等,看得出已經許久沒有好好整理,上頭還結有蜘蛛網及厚重的灰塵,連光都無法反射的髒。

拖著腳步踏上樓梯,狄希只覺得走了好長一段路,好不容易才看到羅森停下腳步,扭開其中一間房門。

「請先將就這間房吧。」羅森提著油燈走到櫃檯旁接火,一盞盞點亮油燈照耀室內,順勢拉開窗簾,一道銀白熾雷近距離劈過窗前,有那麼一瞬,羅森以為那道雷會劈中身體,嚇得他退後一步,差點摔了燈。

「你還好嗎?」狄希拖著傷腿,用最快的速度衝上前扶住對方。

「謝謝,我沒事。」羅森站直身體,轉而去扯動大床上的床單,狄希上前幫忙,然而灰塵飛揚令兩人不斷咳嗽,根本無法順利換下床單。

打開衣櫃,灰塵更像蝗蟲大軍瀰漫室內,最後他們受不了,只得一前一後的逃出房間。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可否容許我睡在一樓沙發上?」狄希覺得剛才躺的地方已經夠好了,至少沒這麼多灰塵。

「這樣太委屈了吧。」羅森微微皺眉,遠來是客,更何況對方身上還帶傷,怎麼好意思讓對方打地舖?

「不會,平常都直接睡在泥地上,有沙發能睡我就很感激了。」不用睡在外頭濕淋淋的地板什麼都好,更何況這麼多灰塵也睡不安穩。「麻煩了。」

「好吧,真是抱歉。」羅森看見狄希堅定的眼神,又想起裡頭滿是灰塵的慘狀,硬要人睡在裡頭也太為難對方了。

於是他又將人帶回一樓,狄希滿心歡喜的窩在上頭,怡然自得的吁出一口氣,當羅森詢問是否還需要其他物品時,只得到一個俊逸爽朗到簡直勾人心神的笑容,他臉頰微微一紅,將燈留給對方。

「等等,那你怎麼回房?」狄希支起半身詢問,雖然有燈光讓他覺得比較安心。

「別擔心,這裡是我的地盤啊。」羅森笑道,擺擺手走進黑暗之中。

 

***

嗚嗚嗚我又來了12月場人雖然不會上去,但是新舊刊都會上去!

這篇故事想了好久今年終於把他孵出來了(躺地

歡迎幫忙填填印調喔(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