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有R卡衍生,私設

※他們真的有在暗暗的巷子裡,信我真誠的大眼睛QQ

 

溼熱的晚風如入無人之境,悠悠蕩蕩的拐過幾個彎,挑逗般撥了男人的髮絲一下,衣服因熱風全黏著背脊,袖口拭去額間的汗滴,前方5阿爾雷轉角處有兩臺監視器正左右交叉,默數其規律性,看準擺盪的間隔短步衝刺閃開監視範圍,如一縷幽靈將其甩在背後。

帶有目的的鞋尖沿著廊道踩出節奏,腦海浮現各個監視器的裝設地點,夜深人靜的時刻是探查的好時機,然而當他抵達目的地,打算破解最外層的電子密碼鎖時,異樣的預感刺疼了每個毛細孔。

有人。於是他舉步繼續前進,像是剛才的停頓不過是錯覺。

維持不緊不慢的步伐開始繞行,想從錯綜複雜的設施廊道轉回宿舍,但不管刻意繞過多少個彎,那股異樣的注視半點也沒消退,技術高明的跟蹤者仍跟著他。

因為急著想甩掉追蹤者,他竟大意的錯過一條可走回宿舍的捷徑,繼續走或回頭?

這時,那股壓迫人的氣息竟消失,他頓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停在T字路口,雖然詫異,但這也是好事。

下一秒他便知道為什麼對方「失蹤」了。

無人機的透明翅膀從前方彎道駛來,緊急拐彎,結果又是一個T字口,耳力極好的他還聽到紛雜的腳步聲,緊接著一隻手猛地捂住他嘴巴、另隻手箝制身體,一把將人拖進黯淡無光的窄巷。

說是暗巷,其實是T字路的簡單凹口,沒有自動燈光也沒有歇腳的椅子,工程師通常不會跑進來。

前方走廊的微光落在巷口,巷底的黑暗像一襲斗蓬緊緊包圍他們,身後人沒有留下一絲距離的貼著他的背,汗味與劍柄的鐵鏽味交雜後竄入鼻腔,強而有力的心跳聲砰砰作響,一吸一吐間誘拐著他的胸膛也跟著起伏。

工程師終於嘻嘻哈哈的走過,他蹭動了下示意對方放開,但那雙溫度熱燙的手仍像燒紅的鐐銬死死扣住他的行動,熱氣隨著悄聲話語舔上耳廓,壓低的嗓音摻合了既戲謔又嚴肅。

「該說『巧遇』還是『又見面了』,馬庫西瑪斯?」

 

「嗯嗯……」晃動頭部,馬庫西瑪斯偷踹了里斯一腳,才讓連隊王牌鬆開手勁,但另隻手還是攬住對方身體。

王牌的手滑落到肩膀掛著,並與側頭的馬庫西馬斯對視,過近的紅眸讓兩人瞳眸有些失焦。

獨自加訓完畢的男人打趣詢問,「不跟我打招呼?」

「你跟蹤我做什麼?」馬庫西瑪斯說,眼神波瀾不驚。

但他們相處久了、也不單單是隊友情誼,里斯又怎麼不知道對方的反應是欲蓋彌彰。

「奇怪,這條路我不能走嗎?」挾著馬庫西瑪斯轉過身,王牌利用身體優勢把人壓在牆角,封鎖對方可能逃脫的路徑。「你怎麼這麼篤定我跟蹤你?」

馬庫西瑪斯沒說話,只是紅眸微微瞟開,眉心輕擰。「沒有嗎?」

「我想你比較喜歡『巧遇』這兩字。」幾近無光的空間,里斯用帶著劍繭的大掌精準的扳過對方下顎,熟練得像做過千百次。

「所以你每天加練到這時候就為了跟我『巧遇』?」馬庫西瑪斯沒有甩開那隻手,一如既往的冷靜,只是頸動脈跳動的頻率勝過以往。

「一切都是意外。」

「那麼遇見我也不過是偶然。」

昏暗裡無法確切看清里斯表情,但馬庫西瑪斯不畏懼的揚眸回擊。

聞言,里斯輕輕笑了,笑聲令相貼的胸膛振動,額抵著馬庫西瑪斯額頭,壓平的瀏海遮蔽了彼此的視線,卻阻隔不了眼底的刺探與防禦,那銳利的宛如光箭穿透幽暗,那一瞬他們都赤裸。

「八次。」里斯不是蠢蛋,這麼頻繁次數背後的意義,要說服自己沒有任何奇怪之處,未免自欺欺人。「我在這設施遇見你的次數。第一次你說遺忘了東西要去停機坪找,有印象嗎?」

男人如常沉默,未嘗不是種默認。

里斯輕嘆一聲,「這麼頻繁已經不能用『偶然』輕輕帶過了,馬庫西瑪斯。」

「所以你希望我說什麼?」要藉口或理由,還是他也說不出的實話?

「沒,我不需要你說什麼──」意外的,里斯搖頭。

此時,背後突如其來的問句,狠狠嚇了兩人一跳。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啊?」轉頭,一位金髮的女工程師滿臉納悶。「這麼晚了怎麼還會在這裡?」

里斯鬆開對馬庫西瑪斯的完全壓制。「我們剛加練完,太累了拐錯彎。」

「這樣啊,那快點回去吧。」女工程師雖然疑惑,但丟下話就離開了,暗裡他們相視,里斯扣住了私下交握多次的手,止住對方先行的腳步。

「不走嗎?」馬庫西瑪斯沒有掙開。

「你能照顧好自己嗎?」里斯一點一點扯近對方,一反最初的強硬與刺探,親暱撫過五官端正的男人額頭,撥開汗溼的瀏海。「回答我。」

「我很好。」面對里斯時,馬庫西瑪斯鋼澆鐵鑄般的理智,總如被熱燙鐵鉗觸碰的蠟迅速融化,於是對方一步又一步跨近,只剩一簾紗。「不用擔心。」

里斯想從馬庫西瑪斯的眼中看出端倪,卻只看見血紅般的瞳眸像乾燥後的玫瑰,又像他掌握的火焰,是暗巷裡最明亮的光、羈絆著他的心神。

飛蛾的下場,究竟是吞噬了火焰或是被火焰啃蝕殆盡?

算了。首要之事從來都不是那些旁枝末節。

「給我保證。」

他不確定這是進連隊的主因或只是好奇為之,又或者所有一切真的都是「偶然」,各方面來說,里斯都不希望馬庫西瑪斯出事。

良久,馬庫西瑪斯拉過里斯,藉微光捧著王牌的臉,撥開過長的瀏海,落在額上的無聲親吻,鄭重如誓。

 

(完)

 

***

感謝阿仁開了這企劃並讓我參與,暗巷這主題感覺就想要上下其手一番,很遺憾里斯沒辦法好好吃肉,這篇藉瑪皇R4發想,還是不小心偷渡了鮪魚希望大家嘗嘗看嚶嚶,然後雖然這暗巷都不暗巷了,但是請不要打我拜託!(頂鍋蓋奔)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