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尤+薩】死者無言

※CP:尤哈尼+薩爾卡多

※布列出來開飛機(欸

※有!腦!洞!標題隨意!

 

在眾多審問官當中,尤哈尼的行事風格獨樹一幟,那種瘦骨嶙峋般的身板、慵懶馬虎的態度,三不五時就翹掉例行訓練,而且還用一堆藉口想掩蓋偷懶的事,同袍清一色對其行為嗤之以鼻。

他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尤哈尼這種人也可以成為審問官,而且還時常被派往地面出勤,可是也沒聽說有什麼成績,文職武職樣樣通、樣樣鬆,怎麼想都覺得當年負責審核人員的長官,一定是被賄賂了吧?下層的人想要爬上高位,仍舊不改下層之人的事實。

但對於同袍們明裡暗裡的鄙夷,尤哈尼還是那副不以為意的吊兒郎當樣,偶爾看看他們自以為是的神情也是件有趣的事,至於那些罵語都隨便啦,反正該做什麼他自己心裡明白。

「啊啊,為什麼我也要來啊?」披著紅披風坐在飛行器後座,原本這趟任務的人員是薩爾卡多跟布列依斯以及馬庫斯,但是馬庫斯臨時維修,就從待命人員裡找了尤哈尼遞補,大清早的被挖起來,心情當然不怎麼美麗,他本來打算當一整天的沙發馬鈴薯的。

「這是任務。」副座的薩爾卡多正在核對情報,布列依斯則是全神貫注的駕駛,閒著沒事幹的他除了看風景,就只能打瞌睡。

原因無他,他開飛行器這種事是被所有人禁止,當時尤哈尼接受過相關飛行訓練,但是當他差點把飛行器開去撞中央高塔,從此以後,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讓尤哈尼碰方向盤及儀表板--同行的人並不想還沒工作就先墜機身亡。

其實不只是飛行器,機械電子類的東西都不是強項--如果是要用來瀏覽漫畫的話,這個他倒是學得很快就是了。

「要到了。」秀出通行證進入魯比歐那,布列依斯將飛行器穩穩的降落在目標附近的空地,接下來他們得趕在污染者逃走前,先一步逮到對方。

「終於啊,可以活動筋骨了。」清晨的冷風颳過臉頰,讓尤哈尼清醒許多,地面的空氣一如既往的熟悉,不曉得本來是地面連隊出身的布列依斯,每次從導都回到地面時有何感受?不過依他所想,大概也不以為意吧。反正布列依斯是為了病重的妹妹才加入審問局一事,大家都知道。

每個成為審問官的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理由,而對尤哈尼來說,工作就是工作啊,若能有趣點就更好囉!

一路急行軍,三人透過線民確認目標仍在原地,廢棄工廠,還真適合被放棄的污染者躲藏啊。尤哈尼想,掏出武器扣在掌心,褪去慵懶的神情,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畢竟目標可是前連隊成員,擁有的異能目前還無法確定,而且有很多審問官因為大意,反而折在這些污染者手中。

薩爾卡多手持電擊槍,只要擊中人體便能令人當場脫力,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希望一發解決,大家速速收工!

但事情永遠不會這麼順利。

在他們登上二樓時,一旁的金屬物猛然浮空攻來,「散!」三人三個方向撤離,只見目標就站在另一頭以異能攻擊他們。

「看到目標!」

「逮捕他!」

接收命令,布列依斯與尤哈尼銜命準備制伏敵人,性命交關之際把人卸掉四肢、打得半殘也沒關係,雖然就算當場格斃也沒問題,畢竟是先遭受到攻擊啊。

只是尤哈尼跳離的方向較遠,布列依斯已經衝到目標跟前出招,慢了一步的他被人從側面一撞,直接摔過鐵欄杆往一樓墜,右手在半空中抓不到物品,剎那間,胳膊一緊,薩爾卡多射出鋼絲救了他一命,卻也因此暴露在第二名污染者面前。

仍在半空中的尤哈尼啟動武器,如同鏢槍般擲出閃爍幽藍冷光的光劍,替薩爾卡多爭取撤離的時間,與此同時,他反抓鋼絲,藉著這力量踩踏樓梯底後再次躍回二樓平臺,布列依斯那邊似乎也陷入苦戰,但那兩人相比,自然是薩爾卡多重要些。

好歹對方是直屬蕾格烈芙管轄,而他某部分的工作也是必須支援這個上司啊!

一記上段踢逼退污染者,眼前這傢伙的身材大概有他的兩倍寬,一身怪力,怪不得會被撞飛。「大人,您沒事吧?」他是很感謝被救啦,但想到等等要被碎碎念,又覺得怎麼就這麼剛好被救了呢?

「沒事,你的武器呢?」薩爾卡多評估兩方情勢,布列依斯似乎需要更多支援。

「在污染者的後面啊。」早知道就不要把武器丟出去了。「大人去支援布列依斯吧。」

薩爾卡多掃了這吊兒郎當的傢伙一眼,「沒武器的情況下,你確定?」

「嗯啊,」尤哈尼張了張十指,「沒武器,還有手啊。」

語畢,尤哈尼衝上前,善用柔軟的身體優勢躲過對方揮來的拳頭,輕巧的踩著對方大腿猛地躍上其肩膀,以手肘用力擊打頭頂,然而肘部卻像碰到鋼板反被震麻,於是原想趁對方失去意識的幾秒,直接扭斷這人脖子的打算也跟著作廢。

「異能嗎?」躍下對方的肩膀,尤哈尼想去取武器時,對方早一步衝來連連揮拳,逼得他離武器越來越遠。「啊啊,沒辦法了。」

往後退了一步,尤哈尼左手指尖指向對方,紫眸閃過一絲流光,對方倏地被鎖足般無法移動,保持不了平衡的身體猛然摔倒,趁此機會,他先是衝前一記膝撞,然後翻身越過對方,拔回卡在牆壁的光劍。

我們彼此都很忙,迅速解決吧。

花太多時間在同個對象上,可就不有趣了。

幾次近身交戰,尤哈尼手中削鐵如泥的光劍劃破對方肌肉,血液滴答答的流淌,他舔了舔嘴唇,聽見樓下傳來粗獷的慘叫,大概是薩爾卡多在刑求吧。

「看來你的同夥已經被逮捕了,你還想繼續嗎?」

「只要殺掉你們就可以了。」對方第一次開口,略有所思的打量他,「剛才讓我不能動的,是你的異--」

「噓,這是祕密喔。」打斷對方的話,尤哈尼舉起食指輕點唇瓣,紫眸沁出冷冷笑意。「這就當作送給你的餞別禮吧。」

在對方最後一次攻來時,尤哈尼佯裝揮劍之姿,實際上卻是貓下身子、以左手撐了一下地面,後腳抬起以柔軟的身段猛力踢中對方鼻樑,趁人捂鼻往後退開之際,挺身一記下勾拳狠狠擊中那人氣管。

再強悍的人被打中這地方輕則昏迷、重則死亡,對方也不意外,直接失去意識後仰倒,尤哈尼喘著氣走至那人身旁,「啊啊,我原本想留你一命的。」

「但是,死者無言。」將光劍對準對方咽喉,一道冷光伴隨紅豔的噴濺於所站位置。

解決完,尤哈尼空著手步向樓梯,恰巧遇見薩爾卡多。

「解決了?」

「是啊,雖然花了一點時間。」

「問出什麼沒有?」

「可能要像靈異類戲畫一樣,找個會通靈的人才能問出東西喔。」

聞言,薩爾卡多瞪了一眼,「下次記得先問話。」

「這很困難啊,我又不是布列依斯,他可以封印污染者的能力,我可不行啊。」雙手一攤,這太強人所難了吧。

瞇眼看向照耀大地的金光,尤哈尼在飛行器越來越近的爆音中低喃。「而且啊。」

「嗯?」

「要留活口的話,可就綁手綁腳,不能好好的享受過程了,不是嗎?」

 

(完)

***

原本想寫昨天三位給的TAG,但不知道為什麼又衝出這個,我相信那三個TAG是工作時才會來的靈感!(欸

原本想寫另一對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手感就不是他們,聽說十一月要寫完初稿呢我為什麼還在寫其他文章?

原本想寫的是沒有武器的哈尼直接扭斷目標的頸子,但是寫著寫著腦洞又出來了(?)

查了一下尤哈尼的技能,後兩招明確是用武器,可是前兩招的介紹感覺就有點謎(???)

雖然不排斥也是光劍的額外功用,但看看那個同樣用光的布列依斯,再看看尤哈尼的也是偏向光的技能,腦洞忍不住想是不是也接觸過污染源(無論是地面殘餘還是導都有意為之)擁有部分異能呢?會不會體能好也是這原因呢~

反正是個腦洞,就陪我一起腦洞吧~~~~

還有我真的好想知道,他體能到底好到什麼程度喔A-A+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