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跡暖暖/灰奧】無題小段子

※CP:灰影(弗里恩)X奧蘭多
※官方19章之後的發想,大概可能有點劇透吧
※沒頭沒尾就寫個爽字

「怕死嗎,指揮官。」
暗巷內,殺手灰影逮著因急著想救援女孩們稍鬆警戒的蘋果聯邦指揮官,槍口抵著對方下顎逼迫其仰起頭,繃直的頸項線條映著白熾街燈,斜切出的斷面像北地新落的雪,而他總在雪白之上點綴了生命的豔紅。
「不。」奧蘭多緊盯著熟悉面孔,卻因為距離過近,只能看入單邊紅眸之中。「你這時候攔截我想做什麼?阻止我追上海櫻嗎?」
「不計手段。」
佔據主導權的灰影大方承認,奧蘭多心下一沉,對方都敢這麼說,他勢必脫不開身去救援了。尚在擔心的他在發現頸部一陣冰涼時回過神,灰影的指尖比起常人溫度要來得低,還以為是誰放了塊冰。
「你在做什麼。」奧蘭多反射性想拍開那隻手,但灰影顯然有所防備,喉間那把槍傳來清楚的上膛聲。
該死的槍!
「聽著,弗里恩,我不覺得你現在所做的事是正確的。」
奧蘭多試圖說之以理動之以情,最好放下那把槍他們可以去喝杯飲品彼此冷靜一下。聞言,灰影停下解開他西裝排釦的舉動,困惑般側了下頸子。
「弗里恩?」
「你認錯人了,指揮官。」灰影一把抽出對方胸前的藍絲巾,「你不是個很安份的人。」
「所以?」
「我在想是不是該把你的手綁起來。」
「.......這主意非常爛,真的。」
「我在幫你維持『完美紳士』的稱號,指揮官。」灰影背下的資料裡,這男人就有這樣的稱呼。
「......」去他的完美紳士好嗎。
眼見灰影不是在開玩笑,奧蘭多猛地出手要擊退對方,然而上半身的搏鬥在幾秒內分出勝負--灰影一記近距離的膝撞正中腹部,緊接著被腕間竄過劇疼被一把握住手腕高舉過頭。
「被槍抵著也敢反抗。」
「是男人都會反抗的,難道立場對調的話,你會乖乖束手就擒嗎?」
「不會。我會殺了那個人。」
「你......」
奧蘭多啞口無言,眼鏡歪了一邊,灰影看了看,抬指替對方將眼鏡推回原位。
「既然你只想要阻止我追上海櫻她們,那麼也不一定要把我堵在暗巷,換個地方也是可以吧?」高舉萬歲的姿勢怎麼想都覺得詭異,特別是壓制者也是男人時,特別是那男人近得都能看到橫過鼻樑的疤時,特別是那男人呼吸間的熱氣一直噴在他頰邊。
「搞丟了很麻煩。」灰影相信這人既能當上指揮官必有能耐,他原本也沒把握一舉得手。「這裡,人蛇雜處,暗巷多。」
「我若跑了,大街上你隨手都能抓個人質好嗎。」
「不。」威脅不了的,沒有意義,反而容易曝露。
「那至少放下我的手吧。」
「不。」
「......那你到底要怎樣。」不如直接打暈他丟在廢屋裡更方便不是嗎?
「安份,指揮官。」動了動一直被遺忘的槍枝,灰影用它頂著對方的下顎,迫使男人閉上嘴巴。
灰影還想說什麼,一道光掃入暗巷,兩名身著員警制服的男人斥喝了聲:「你們在做什麼?」
灰影側頭,槍口從奧蘭多下顎移開,稍稍鬆開壓制的手,見狀,奧蘭多一把掙脫後壓下灰影的手,一把捏住對方下巴轉向自身--從員警角度看來,就像兩個人正在接吻。
「操,不會去開房間喔。」這種情景在罪惡之城不算少見,多的是在暗巷裡就咻幹起來的人,員警罵罵咧咧的走了。
灰影剛掀動嘴皮欲發言,過近的距離便觸到了奧蘭多的唇瓣,是帶了點夜涼與咖啡氣味的薄唇,灰影一觸即退,抬眼卻見奧蘭多也是一臉愣神,這意外讓雙方同時陷入曖昧的沉默。
「指揮官,你不放手嗎?」他欲退卻被發力的指尖捏住,是還想再親一次嗎?「聯邦的指揮官都用這招制服敵人嗎?」
「什麼招。」
奧蘭多鬆指,但壓著灰影持槍的手可沒半點放鬆,當他還想說些話時,灰影的口袋卻傳來三短一長的警示音,白髮男人挑眉,驀地退了開來。支援任務達成。
「看來你成功阻止我了。」看灰影一副消去敵意的模樣,奧蘭多也知道自己真的被耽誤在此了。「那麼,我們可以去做各自的事--」
掐斷警示通訊器,灰影猛地抬槍對準奧蘭多扣下扳機,那瞬間彈撞的清響令褐髮男人瞠大雙眸,意識到要閃避已經來不及了!反射性的閉起眼睛,但最終開在奧蘭多眼前的是紛飛的玫瑰花瓣,而開槍的男人藉著花雨消失無蹤。
奧蘭多拾起被原主人放在地面的手槍,原來他一直被一把假槍騙了。
「真是。」果然是弗里恩啊,最會對他惡作劇的男人。

(完)
***
嗯好我摔坑了既然我爬不上去不妨大家跟我一起下坑(?)
故事大概接在陸版官方19章+奧蘭多第4個螢光之靈之後(應該沒記錯)
反正就是個暗巷堵人的小片段!雖然很想讓他們開房間但還是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