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茨】〈夜襲〉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自賀《無歸》完售的網路特典(?)

※一咪咪的肉(?)



大江山宮殿一角,熾烈而火熱的呻吟漫過紙門從縫隙悄然洩漏,月娘的光影似也因羞怯而隱去,同酒吞童子及茨木童子一起的妖怪們對此見怪不怪,事實上,他們根本不會太過靠近寢殿,兩位大妖就算是在性事中也是意外的警戒,而他們也不想被搞得慾火焚身,更不想知道究竟是誰上誰下。

「摯友……哦,好深……唔啊……」

茨木童子伏在酒吞童子身上喘著氣,恐怕連自己在講些什麼都不太清楚,而酒吞童子總覺得這傢伙可能從沒清楚過自己在講什麼。

總是開口就在讚美與吹捧,他又有什麼好值得炫耀的地方?

「哦?」

「唔嗯……」茨木童子哼哼唧唧,下身被友人的慾望填得滿滿的,抽插時都覺得靈魂也一起被攻擊。

扣住茨木童子的下顎,紫眸與那雙沉溺與慾海中而迷濛的金眸對視,輕輕劃開一抹笑,刻意摩搓著對方只顧著喘氣的唇,紅豔豔的、吐著潮溼的呻吟,像夏季夜雨不知不覺間潤了一地的情色。

「唔……太大了摯友……」感受埋於體內的熾熱再度膨脹,彷彿要撐裂了內壁,硬生生將他剖成兩半。

「這就是你想講的話?」不知道這種話更容易令人慾火高漲想幹死這傢伙嗎?「那還是閉嘴吧。」

「我……」

茨木童子沒來得及開口,便被猛烈的律動頂得魂都要散了,只能用左手緊緊抓著酒吞童子的肩膀以便保持重心,尖指刺入皮肉裡溢出的血味卻令兩位大妖血氣更為蓬勃,身下律動也越來越失控,他甚至有些克制不住,連呻吟也不禁拔高了聲調,體內火熱的欲望如燒紅的鐵柱要將他由裡而外地焚燒怠盡,強勁的力道幾乎搗碎了理智及反應。

「嗯……好……啊……摯友……」被頂弄到失神的茨木童子發出模糊不清的囈語,探出紅舌舔過只顧著喘息的唇,喉嚨一陣火燒,視野裡跳動的紅像極漫天飛舞的楓葉,更似噴灑而出的鮮紅血花,令他心頭一陣顫抖。「摯友……再深一點、嗯啊……」

「別亂動。喂,我叫你--真是的。」酒吞童子單手壓制胡亂扭腰、蹭動腰腹的身下人,然而對方卻掙扎著起身,無可奈何之下他攔腰將人拉起換另一種能進得更深的姿勢,果然茨木童子不自禁地收縮後穴,汗水滑過鬢髮黏成一束束,並嗚咽地抖起來,總算安份了些。

加快頂弄及衝刺的速度,茨木童子先一步達到高潮,緊縮的後穴令馳騁的酒吞童子隨之釋放;至於好不容易從慾海中泅泳上岸的茨木童子不斷喘息,滿鼻的腥膩氣味,腰腹間噴濺的白濁顯示方才酣戰劇烈。

「摯友……」

「做什麼?」叫老半天也沒聽這傢伙狗嘴吐出一次象牙過。

「沒事。」

「叫爽的是不是?方才還叫不夠?」

酒吞童子掐了掐對方汗溼的臉龐,便見茨木童子的乾笑因手勁而微微扭曲,哼了聲,裸睡的他起身打開紙窗讓夜風吹散滿室桃色氣息,回過頭見友人已喘過氣並坐起身,隨手拿起扔棄於榻榻米的外衣拭淨白濁,方才睡到一半這傢伙突然闖入,要不是並無感受到殺氣,估計他會直接捅穿茨木童子的胸口。

「你沒事跑來幹麻?」這傢伙這幾日老是跑來看他睡覺。

「被摯友發現了!真不愧是摯友--」

「閉嘴。說重點。」凌厲地瞪掉對方的長篇大論,紫眸危險地瞇起,這傢伙分明就是有事卻不肯說,為了往後著想,他應該讓茨木童子吐實--雖然這也是相當困難的事。

「只是想看看摯友而已。」

茨木童子低笑兩聲,沒說出口的是他夢見了摯友被卑鄙的人類斬首,大江山的輝煌付之一炬--這夢重覆多次,每每令他驚醒才會三番兩次的跑來,反被友人當場逮獲。

酒吞童子狐疑地打量,有鬼女紅葉事件的前車之鑑,他對茨木童子的古怪行徑都會多留意幾分,端詳笑臉迎人的茨木童子,他一把扯過對方並彈了好幾下額頭。

「我不管你是看到、聽到還是想到什麼,要是行動前沒事先跟本大爺商量,又自顧自的做傻事的話,看本大爺怎麼治你!」

吃痛地縮了下,茨木童子嘟嚷:「才沒做傻事。」

「要不要來清算一下?」活動手指。

酒吞童子大步流星地將人往後一推,披散一整頭白髮於深色的榻榻米上頭,伏於其上的他卻聽茨木童子笑意隱隱,「摯友想要便說,無須編派名目。」

「說得好。反正你天天來『夜襲』是該治治你了。」


(完)

***

最近會慢慢把後續放出來,只要我還記得的話哈哈哈

依照最早之前所說的全文會公開,不過實體番外不會釋出(O)

大概就是這樣,祝大家吃肉屑屑愉快: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