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荒連】《千風流火》試閱03+04+05


※CP:荒X一目連

※正劇,手遊背景衍生

※修稿中,劇情會再增減(預計CWT48販售,詳情2月前會公告)

 

03

傍晚時分,夕陽與遠山楓紅相映,染得天地一片通紅。秋日的寒氣逐漸逼近,麥浪層層起迭,農家忙著收割以便儲備冬日糧食,夜風吹散高聲對談的內容,當每戶人家亮起一盞盞燭火時,笑語歡聲暈出窗紙隨著晚風不斷遠送。

荒站在高處眺望這片光景,低聲說了句「人類」,恰似不屑、又似眷戀。

夜空中,籠罩京都的結界閃著淺藍光影,薄膜的外層裹著一股正在蠶食結界的混濁──那是各方妖魔鬼怪的邪念,唯有陰陽師及神妖才看得見的情景。然而比起百年前的厚實穩固,現今結界的力量已耗損太多,更棘手的是上古邪神八岐大蛇的封印越來越薄弱,曾被封印的蛇神再次危害世間的可能性大增,倘若蛇神再度君臨世界,將會引發更大的浩劫。

主因是當年殺死蛇神的上古神器草薙劍意外斷成三截,唯一保存完好的部分是劍柄,當初交給人類天皇保管於深宮武器庫中;至於剩餘的劍身卻下落不明。百年前他追查到部分線索,奈何東西處在他無法干涉的地區,萬幸的是,地府由閻魔掌管,辦事俐落的能幹女人會處理好這件事。

重點是剩餘的部分到底流落何方?百年來他遍訪大江南北、山林湖泊都未曾見到其蹤跡。這些年斷斷續續的預知片段所指示的地點,他每次尋找都撲空,連個影子也沒看見,他的預言能力彷彿回到當年入世為人般慘不忍睹,還妄圖藉此這種完全不準確的預言拯救什麼?

荒忍不住自嘲地訕笑一聲,眼見當今世局逐漸與預言情景符合,潛藏於心的不安難以言喻。的確,人類的生死與他並無直接關係,可是職責與私情必須分開考量,不可混為一談。

「站住──不要跑!把東西還我!」

「嘿,你是打不到我的!」

迅捷的腳步聲噠噠傳來,伴隨著喊叫與撥叢聲疾速逼近,只見一個黑影敏捷地鑽過樹叢、跳至山徑,定睛一瞧,蓬鬆的大尾巴上下晃動,豎著毛絨絨耳朵的幼童一手抱著松果、一手拿著折本,經折裝的書頁彷彿紙鳶飛揚在半空。緊接著,銀長髮的斯文男人也衝出草叢,沾著樹葉的單邊眼鏡歪斜到幾乎要掉下來,滿頭大汗地看著惡作劇的松鼠精。

「把東西還我。」書翁沉下臉色。「那是很重要的東西,還來!」

「不要!」小松丸配合台詞扮了個鬼臉。

「無知的人不容寬恕。」

書翁舉起毛筆在虛空中畫出一個鐵籠迅捷地罩住對方,原先虛幻的畫在接觸松鼠時瞬間化為實體,想當然是被結結實實地關起來,原先抱著的松果及捲軸也因驚嚇而拋遠,小松丸生氣地想掙扎,可是體積龐大的尾巴反而卡得他動彈不得。

「放我……噗嗚……出去……」

站得稍遠的荒看著那齣鬧劇,兩隻小妖怪無法威脅他,便也不當一回事,直到折本啪的一聲落在他腳前,但還沒彎腰拾起,書翁三步併作兩步奔來撿拾,身後背負的枝椏因步伐而晃動,男人寶貝地拍了拍封面,趕緊塞到衣袋裡頭。

「謝謝你沒拿走它。」

男人莫名其妙對他道謝。荒想,大概是被搶怕了。

「如果不想被搶走,那更該好好看守。」

「唉,我也不知道那隻松鼠精會做這種事,虧我還把撿到的松果都送牠。」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什麼松鼠精!我是森林裡的偶像小松丸!快把我放出去!」

──然而兩個大人並不理會他。

總算把重要的折本拿回來了,書翁放心地倚著樹枝。

「對了,不知大人如何稱呼?我是書翁。」

「荒。」上下打量對方,大概是書這類的物靈化身而成的吧,但是物靈通常會待在原處或跟著本體遷移,眼前妖怪顯然化人許久,有股閱歷極深的氣質。「你怎麼會到這山上?」

「我一直四處旅行增廣見聞,想把這一路看見的風景人文都好好記錄下來。」

書翁笑了笑,拍了拍箱匣便亮起了燈,照亮這一小塊地方。

「這是燈獸,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幫牠換個家,住在這裡牠就不會被其他怪物盯上了。」

透著光的盒子彷彿附和著書翁的話,接連閃爍兩下,荒看著眼前這不怕生且侃侃而談的男人,既然是個四處旅行的人,說不定曾聽聞過草薙劍的下落。

「你曾聽聞哪個地方出現怪事嗎?」

「怪事?是指怪談嗎?」

銀髮男人偏頭思考,抽出懷中的折本,無風自翻的書頁似乎在幫忙翻找。

「應該說,不尋常或不可能發生的狀況。」

書翁沉吟許久,一時間問這種事,實在想不到什麼特殊事件,但底下萬家燈火倏地勾起他的記憶,或許符合這位大人想知道的範疇吧。

「一時間我也想不到有什麼不尋常的事件,不過有件事也許能搆上邊吧。」他走向崖邊指向遠方。「這裡曾被洪水淹村過,但此處的神明耗費靈力強行讓洪水改道,拯救了眾多村民的性命。」

書翁將聽聞的故事娓娓道來。

這處靠山的村莊外圍繞著一條小溪,水量不豐但一年四季都有水源,是山村富饒的命脈。但是某年雨季,明明是正常的降水量,小溪卻無預警暴漲,漫延成大河吞噬四方,從未見過洪水的村民們驚慌失措,一個牽著一個努力涉水而上,抵達神社請風神大人救救他們。最後,悲天憫人的風神應許了人類的願望,御風搬石、強行將洪水改道,拯救村民們的性命。

「洪水?」

荒只覺納悶,小小溪流竟能化為洪災?就算是匯流而來,離這裡最近的大江大河有幾公里遠,怎麼可能一路沖刷過來?

「是的,小溪不知為何成了洶湧的洪水吞噬周遭。」

「不是洪水,是水妖!水裡的壞東西把森林跟土地都吃掉了!」

小松丸突然出聲,高八度音反駁讓人想忽視都難。

荒皺起眉頭,關於水的妖怪他只知道雄霸一方、統治暴漲荒川的荒川之主,然而這地方離荒川太遠,不可能影響至此。

「什麼水妖?」或許他該去找荒川之主一探究竟?

「不知道,水裡有亮晶晶的東西,一直吃人吸力量,變得很強大。風神大人差點也要被牠吞掉。」他當時跟同伴們爬上最高、最粗壯的樹木才逃過一劫,但溼淋淋的仍舊非常不舒服,除此之外,似乎還有東西正在偷偷吸取牠們的力量。「不過風神大人還是打敗妖怪,用風把水妖通通趕走!」

「那麼,那個風神還存在嗎?」

荒心裡有底。神明各有職責與職權,可謂是涇渭分明,想驅使其他力量或是得到更多力量,必得付出代價。

「當然呀!風神大人很溫柔的!」

小松丸蹦跳一下,結果撞上籠子疼出淚花。

「我今天在山上迷路時,幸好有風神大人的指引,這才平安下山。」雖然半路上遇到這隻松鼠精,差點賠了重要的東西。「荒大人要上去看看他嗎?風神大人會很高興有人前去的。」

「風神……」一提到這詞,某個粉髮的少年便浮現於腦海。「帶路吧。」

「我也要去!我要去跟風神大人說你們欺負我!」

小松丸雙頰氣鼓鼓的,荒信步晃到他身前俯視對方,這麼不會看眼色又很囂張的小傢伙真是久違了。

「你真能跟荒川那隻愚蠢的金魚姬當朋友了。」都是不畏虎的小孩。

「我不吃魚喔。」什麼金魚?他只吃松果。

「讓他帶路吧。」

書翁面露難色:「唔,我擔心他會偷偷帶錯路……」

「他若真的做了這種事,再處理也不遲。」

荒示意書翁消去籠子,小松丸的大尾巴伸展開來簡直有他身軀的五倍大。正當他想說什麼話時,抱著紅月的銀龍威嚇地發出龍吟,捲起的颶風吹彎了林木,也差點颳掉小松丸一層毛,至於龍尾擊地揚起的塵沙則蓋了他滿頭滿臉,純粹力量的展示嚇得他一溜煙躲到書翁身後,完全不顧方才自己搶了書翁的東西被關起來的事。

荒輕笑,努努下顎:「帶路。」

 

04

在絕對力量的壓制下,小松丸收起惡作劇之心乖乖帶路,爬上山路便見一方平地,廣大的前庭堆積著建材,地面東一個洞、西一個土堆,靠近崖邊則有座殘破斑駁、只剩下一根柱子的鳥居,上頭則有個背對他們的身影,寬大的羽織及粉色長髮臨風飄揚。

「風神大人!」

小松丸像是找到靠山,把靜坐的人喊過頭來,純淨的碧眸詫異地俯視剛見過的人。

「小松丸?書翁?」怎麼又回來了?「我已經不是風神了。」

小松丸氣嘟嘟地告狀,「他們欺負我!」好想丟他們松果。

「誰?」書翁這麼溫柔的人,很難想像會欺負小松丸。「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

書翁無奈:「他搶了我的書。」真是惡人先告狀啊。

果然。「小松丸,不可以這樣。」

小松丸嘟著嘴哼了聲,「那個高個子的還兇我!」

「高個子?」

一目連轉過整個身體,這才看見視野以外的第三人──也算是久違的熟人──他訝異地瞠大單眸,難以理解為何這人又會出現,而且與他相比,荒的力量更勝以往。

荒抬頭對視,薄唇吐出熟稔的名字。「一目連。」

「荒大人。」

一目連馭風而下,百年前的事又浮現腦海,這人說的話一字一句都刻在他心頭。

「有什麼事嗎?」

「聽說這裡曾有水妖作祟,差點淹沒村莊,但你成功救下幾百條人命。」

「沒有什麼水妖。」提起這件事他目光一黯,撇開視線不想與那雙太過銳利的藍眸對視。「只是大洪水淹來而已。」

「無論是不是水妖,身為風神的你卻能御水阻擋洪災。」水妖根本不是重點,他在意的是為什麼這傢伙還能做出超出能力範圍的事。「我記得百年前見到你的時候,你的力量已經衰退。」

「……所以?」

荒倏地靠前,探手撥開一目連的瀏海,層層繃帶纏住右眼,尚未確定繃帶之下是否為窟窿時,風盾猛然彈開他的手並阻隔雙方。荒神色一凜,察覺到本該純淨的靈力摻雜了妖的氣息。

「未經他人同意,請勿擅自動手。」

「原來如此。」一股怒意緩緩燃起,這傢伙還是學不乖。「你犧牲了一隻眼睛換取力量,才得以動用不屬於你的能力拯救那些人類。」

「這與您無關。」一目連擰起眉頭,動用全身的禮貌才能好好說話,而不是對著動手動腳的荒破口大罵。

「你一點都沒改變。」又是這種話。「對人類有著無可救藥的憐憫,然後呢,他們感謝你嗎?沒有吧。」

荒嗤笑一聲,俊朗的眉眼佈滿不屑,一目連抿唇不發一語,碧眸湧起不悅,抱臂環胸的姿態像在捍衛些什麼。一旁的書翁及小松丸面面相覷,沒想到兩位大人竟是舊識。

「我並不是想要他們的感謝而做這些事。」他只是喜歡看人類開心的模樣。

「那是為了什麼?滿足你的犧牲欲嗎?」

荒得理不饒人,咄咄逼人的態度令一目連深深皺眉,他不知道是備受尊崇的神明看他不順眼或是其他理由,但他沒必要回答對方失禮的問題。

「您來就是為了提這些事嗎?如果是的話,您大可到其他地方遊歷,犯不著因為看到我而讓自己不舒服。」

荒微愣,第一次這麼明顯地被下逐客令,依他的身份到哪裡都倍受禮遇,只有這個風神膽敢對他這般說話。不過被潑了冷水倒令荒想起此行目的──說也奇怪,一碰上一目連他就管不住脾氣,那些捨己救人的舉動總挑刺著他的神經。

算了。

「你在這裡百年,有沒有看過草薙劍?」這才是他此行的目的。

「草薙劍?」一目連的眉宇擠出了川字,依他對荒淺薄的認識,這高傲的男人聽到他那麼不客氣,照理說應該會直接甩袖而去,怎麼話鋒突然一轉轉到上古神器的事?

「對,你在這裡這麼久,有看過它的下落或是聽聞消息嗎?」

「……沒,我沒見過。它不是被供奉起來嗎?」

荒用指尖在虛空比畫,遊魚親暱地繞著長指轉,估量著要透露多少訊息給一目連及另外兩位。

「草薙劍斷成三截,供奉在人類神社的只是部分,其餘流落四方。我正找其中的碎片,你們若發現的話,請通知我。」

「倘若發現的話,要怎麼通知您?」書翁提出他的疑慮,人海茫茫,又怎能準確傳遞訊息呢?

荒彈個響指,身後的多面骷髏倏地張大嘴猛然朝三人一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三人來不及反應,待他們意識到方才發生什麼事時,骷髏已返回原位,小松丸的反應最直接──炸膨了全身的毛,書翁與一目連神色一凜,準備荒再有動作便出手。

「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這樣就行了。你們若找到碎片,我會知道。」面對三人責難的眼神,他勉為其難地解釋。「記錄你們的氣息,原先應該討點你們的隨身之物或是髮膚,這樣效果會更好。」

「你應該先詢問我們,而非自做主張。」一目連難得提高音量說話,這傢伙為何總是這般霸道?

荒瞥了憤慨的粉髮少年一眼,聳聳肩,滿不在乎地玩著身旁的遊魚──這種態度讓一目連為之氣結,至於書翁及小松丸檢視自身發現並無異狀,反而增強了力量。氣氛一時間變得凝滯且詭異,書翁悄悄地拉了風神大人的衣袖示意他們沒事,一目連轉念思考,不想跟荒計較這事,反正對方也不是他能說得動的人。

深呼吸,一目連問起正事:「你這麼積極地尋找草薙劍,莫非是八岐大蛇要復活了嗎?」

「無法確定。」他也希望預言失準。「但預防是必要的。」

「怪不得最近有不少動亂。」他沉吟,聯想起近年來發生的異狀。「這陣子我處理了幾個帶有強烈瘴氣的妖怪,有些明顯是剛轉換成妖的鬼怪。」

「八岐大蛇會影響人類的魂魄及心念,甚至一般妖怪也可能受其影響做出脫序的事。」荒說得輕描淡寫,一目連則若有所思。「比方說,原先中立或是存有善心的妖怪突然間性情大變。」

「小松丸剛剛也是受影響的,我平常是不會惡作劇的。」

小松丸搖搖尾巴,意圖為方才偷書翁的寶貝脫罪,惹得銀髮男人想畫個籠子把對方浸在水中放水流。

荒則冷笑一聲,舉起一手,身後的龍則做威嚇狀。「若是真是如此,為了避免你繼續受影響,那還是送你塵歸塵、土歸土吧。」

 

05


聞言,小松丸又炸毛,一溜煙躲到一目連身後瑟瑟發抖。

「噫──」

一目連無奈,「別故意嚇牠。」

荒哼了聲,小傢伙不嚇一嚇還真以為能橫行霸道。「反正影響是全面性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事情變糟之前,封殺所有的可能性。」

「唯有草薙劍得以剷除八岐大蛇嗎?」一目連沉思,難道沒有其他辦法?

「當然不可能只拿一把草薙劍就能斬殺上古邪神。」荒深色的眼眸俯視一目連擔憂的臉,輕啟薄唇要對方認清現實。「但那並不是你我該操心的事,總有人要負起責任。」

負責任?所以是人為引起?一目連詫異,剛想問清楚卻見火光一路蜿蜒而來,伴隨著火光是浩浩蕩蕩的腳步聲,一位穿狩衣的陰陽師於最前方開道,兩名巫女搖起神樂鈴並灑水祈福。

「又來了!」

小松丸憤怒的高喊,不知從哪兒摸出松果就想丟到那些人身上,但是被一目連抬手制止,書翁則是好奇地攤開紙筆準備記錄,荒挑起一邊眉毛,靜觀其變。

「惡靈啊,請接受祭品,保祐我們的工程順利吧!」

陰陽師一干信眾走到空地,對著一目連等人念出禱詞,人群分道,兩名幼童被抬到挖好的坑洞邊準備埋入。見狀,一目連怒氣衝天,赤龍現形龍尾掃出的風將四名工人擊飛,半空摔落的幼童則被風盾包圍,免除摔傷之疼。

「是惡靈!」

「可惡,到底要阻撓我們到什麼時候!」

「那個陰陽師根本沒有靈力吧。」荒瞭然,連他們在這裡都不曉得。

「是在裝神弄鬼以便訛詐錢財嗎?」書翁低嘆,不管哪個時代總有這種人,層出不窮、無法滅絕。「這種事真是層出不窮。」

書翁及荒的感嘆全入不了一目連耳裡,怒由心生的他解除隱身,立即引起人類們的恐慌,指著他喊妖怪、惡靈,翠眸一黯,但仍挺直背脊面對這群走錯路的人們。

「這裡不可能讓你們建造任何工程,不要再牽連那些無辜的孩子。」

「如果你是主宰此地的妖怪,那麼你有何要求?」

「我只要求你們回去,別再打這塊地的主意。」

一目連瞥向被迷暈的幼童。那兩個孩子常在森林玩耍,之前曾因迷路而哭聲震天,吵醒了正在休養的他。

──你是壞人嗎?

──不是。快回去吧,大人們在找你們了。

──可是、可是不知道路……嗚啊……會不會被妖怪吃掉……

──嗚……我不好吃,不要吃我!

──不會的。有我在,不會讓妖怪有機會下手的。

當時費了好一番心力才哄著他們願意相信他,一人一邊牽著手慢慢走回村落,日後孩子們特地爬上山帶些糕點、糖果或鮮花給他,也只有他們知道山林裡有座頹壞的神社,未料卻因此讓他最後的棲息處曝光。

這些貪婪的人們為了利益想剷平神社建造貴族的別莊,在他多次阻止的情況下,異想天開想以人柱的方式祭祀、祈求工程平安。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動手除妖了!」

陰陽師突地擲出符紙卻被一顆松果砸破,生氣的小松丸豎著全身毛,現形拿著松果開始砸人,一目連橫指來路,要這群人別再踏足此處。

「離開這裡!」

「居然有兩隻妖怪,既然如此,那就一起除掉你們這些做怪的妖物。」

能力低微的陰陽師如班門弄斧,書翁飛快地畫出飛鳥防護己身,赤龍盤護著一目連擋掉那些沒用的符咒。前風神思索該如何妥善處理,讓這些人別再打這塊地的主意,卻見陰陽師大聲疾呼要血祭兩個幼童。

「童子血能增強力量──噗啊!」

陰陽師還沒說完便被一記風符擊中腹部,彎腰的同時又被大松果正面打臉,順著山坡一路滾了下去。

「滾!」

一目連揚起風刃颳得四周颯颯作響,飛沙走石的場面嚇得人類們四處逃竄,一個個挾著尾巴溜下山,扔下兩個幼童不管。他用輕風裹住了兩名孩子,憐愛的撫過沉睡的孩童髮絲,希望他們別再遇到這種事。

目睹經過的荒真切感覺到一目連的改變:曾經捨不得對人類下手的風神終於學會以惡制惡,而不是放任人類得寸進尺。這樣很好,善惡分明才能賞罰分明,這才是神明該做的事。

但不知為何,荒卻打從心底泛起些微的失望。

一目連摸摸赤龍,傳達了請求。「龍啊,送他們回村莊吧。」

書翁微訝,「一目連大人,您要將他們送回村莊?」

「當然。」他已是妖怪,無法養育這些孩子。

「你確定嗎?」

荒突然開口,引得大家回頭。「你並未消除那些村民的記憶,他們更未明白自身的錯誤。你確定要在這時候就將兩個孩子送回去?」

「他們是人類,總要回歸人類社會。」

「不是這個問題。」荒的眼神充滿不敢置信,這傢伙是在山裡待久了,不懂人心險惡是不是?天真!「他們今日既然能帶走孩子,想必父母是知情的。當他們被送回去時,難保不被冠上『被妖怪救下的孩子』的罪名,你能確保他們不會遭受歧視嗎?人類的惡毒,遠超出你的想像。」

「真的會有這樣的狀況嗎?」小松丸好難想像,好不容易救下的孩子卻反而被排擠嗎?

「妖怪都會排擠同類,為什麼人類不會。」說什麼傻話。「奉勸你還是將他們送往他處,免得慘遭毒手。」

一目連側著頸子,納悶著荒對人類的態度。

「你為什麼對人類這麼有偏見?為什麼你要放大人類的惡意,卻不去看他們善良的部分?」

「因為人類就是這樣。」荒沉下聲,他所遭遇的事,提醒他人類的惡大過於善。「當他們感覺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脅或侵占,翻臉就跟翻書一樣,不帶任何憐憫。神明就該中立並給予賞罰,讓人類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皺起眉頭,一目連不能接受這種論調,站在道德的置高點卻不去體諒凡人的苦衷,只會淪為一意孤行,進而錯判賞罰。

「你不能因為站在神的高度,就自以為高高在上,而不去真正認識各樣的人類。」

「收起你的自以為是,一目連。我比你更接近人類過。」

荒倏地瞇起藍眸,殺意瞬間暴漲,銀龍直起身子再度亮出力齒,在場三位後頸一涼、汗毛全豎起,扛著迫人的神威,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不懂人類的其實是你。賠了一隻眼都沒能讓你得到教訓,無可救藥的蠢蛋!」

聞言,一目連撐大碧眸、瞪向高大的男人,猛地踏前一步又止步,死死地攢著衣袖直到指尖發白。

「我的確是能力不足。但我失去一隻眼睛,卻從未失掉我的信念。」

「信念?」呵,好一個信念。「那你就去做吧。把那兩個孩子放回村莊,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我會的。」

荒哼了聲,猛地拂袖而去。



(續)

***

啊第二章放完了啊......

預計放到第三章完畢,實際狀況待到時調整W

目前修稿.....有夠難修(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