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跡暖暖/灰影奧蘭多】《樂土》試閱02

 

借一方樂土讓他容身 借他平凡一生

許一方樂土容你共存 許我平凡一人

 

※CP:灰影(弗里恩)X奧蘭多

※正劇向,有私設

※首販時間:臺灣CWT49 8月11日

※試閱不連貫

 

抱著滿紙袋的食物走出超市,走過對街刷開門禁卡進入公寓,守門的警衛同他打了聲招呼。

「奧蘭多先生,晚安。」

「晚安。」奧蘭多有禮地回應,打開信箱只有簡單的帳單,還有老家那邊寄來的信件,他邊走邊把信塞進西裝外套的口袋。

按了電梯,機械女音問好並詢問樓層,透明電梯一路攀升至僅有兩戶的頂樓,輸入電子鎖密碼及指紋,玄關自動亮起的燈提供照明。他掀亮客廳的大燈,拐進廚房將剛買來的食物放進冰箱及食物櫃,順手打開電視卻出現一則快訊。

「現在為各位市民插播最新新聞,本日九點四十八分,傑佛瑞議員住處驚傳槍響,據現場人員所言,一名殺手突然出現在議員住處並且開槍襲擊,現在連線到現場──」

「該不會是弗里恩吧?」

奧蘭多心頭一驚,正打算撈起通訊器聯絡局內時,陽臺倏地傳來重物撞擊的聲響,他頓了一下、摸出別在暗袋裡的槍,屏氣凝神地拉開門卻與意外來客面對面。

兩管漆黑的槍口都指著彼此,黑色兜帽之下的白髮殺手,臉色比之前所見的蒼白,深紅色的眼睛閃過一絲詫異。

弗里恩!

奧蘭多迅速收拾瞬間浮現的驚訝,隨即將手槍塞回槍套,見狀,男人也跟著放下槍,單手捂住腰際,耳間別著的通訊器掉了一邊,竟然傳出警用頻道的內容。

「目標從東南方逃走──」

「方才擊中目標,留意目標逃入民宅──」

出任務失手?暗殺議員的殺手真的是弗里恩?各種推測在奧蘭多的腦內轉過一圈,低喘著氣的男人睜著漂亮的紅眸與他對視。

「傷到哪裡了?」穿得一身黑,要不是地板上的血,根本看不出這傢伙受傷。

「……後腰、大腿。」

奧蘭多的眉宇擰出川字,隨即蹲下身,拉過對方的手繞過頸後,無視訝然,一提氣將人攙進浴室,弗里恩坐在浴缸邊默不作聲地盯著他。

「把外衣脫了。」

沒時間解讀那眼神,奧蘭多臨走前不忘扔一句叮囑,腳步匆匆地到客廳拿乾淨的毛巾及醫藥箱,未完全緊閉的落地窗吹來絲絲血味的風,走近陽臺,點點滴滴的血跡刺痛雙目,他抄起掛在抹布擦掉女兒牆及地板的血跡,旋即鎖上落地窗並拉起窗簾,提著家庭醫藥箱準備替弗里恩處理傷口。

只是當奧蘭多再次踏進浴室時,男人仍是同個姿勢,見他進門,沉思的男人抬了眼皮,依然不動如山。

「我不是叫你把外衣脫了嗎?你穿著衣服我怎麼檢查傷口?」

奧蘭多鮮少用嚴厲的口吻對人說話,但是對一個不懂愛惜身體的人,關心加上擔心總是容易讓人理智斷線。

「你要救一個敵人,指揮官。」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身份吧。

「你現在只是一個傷患。」

眼見弗里恩毫無動作,一副流光血也無妨的模樣,彷彿有隻腳一直蹂躪著奧蘭多的理智線。當他忍無可忍時,對方總算動了起來:解下背部的狙擊槍,解開一層層皮帶與上衣,露出滿是傷疤與縫線的身體,死白的疤痕像利箭刺進眼球。

鮮紅的血液從對方腰後的傷處汩汩流出,奧蘭多湊近察看,一邊戴上橡膠手套、拿起乾淨的毛巾吸去汙血,一條長約十公分的橫向裂傷立於眼前,下一瞬,鮮血又覆蓋了傷口。

「你的傷……子彈沒有留在裡面。」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你應該去醫院進行手術,但是……」

惡名昭彰的殺手,現在不能去的就是醫院,恐怕他的同事們早在各醫院及診所拉出了警戒網,就等中槍的灰影自投羅網。

男人微微側頭,紅瞳滿是淡漠,彷彿受傷的人不是自己。

「還有哪裡?大腿?」眼看對方的唇已無血色,他直皺眉宇,深怕對方失血過多。「你還撐得住嗎?」

「沒事。」灰影搖頭,艱難地轉過身,「把東西給我,我自己能處理。」

「別說笑了。」血都染紅了浴室地磚,怎麼可能讓對方自己止血、清理傷處、縫傷口跟敷藥,那套夜行衣沾滿塵土與血跡,要是不趕快處理感染就麻煩了。「我可能要剪開你的褲子,並且清洗傷口表面。」

「不。」他的衣服只有這套,剪開褲子是要從哪裡生出第二件?

「那就麻煩你把下身這些槍、皮帶、戰術口袋拆下來,褪去褲子才能處理傷口。」

灰影衡量目前的情勢,默默拆下綁縛於腿部的東西,幾近赤裸地與蘋果聯邦的指揮官共處一室,他擁有的防身武器全都不在觸手可及之處,倘若對方想對他不利,目前可說是最容易得手的狀況,但是褐髮指揮官專注地處理傷勢,忘記應負的職責:緝捕他歸案。

這人到底在想什麼?灰影不解。

奧蘭多沒想那麼多,拿出止血帶迅速紮在傷處上方並用力絞緊,男人下顎一抽,依舊不吭聲。血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停止,他翻出之前放在軍用醫療包裡的醫療縫針與線,並攤在對方面前,省去疑慮。

「我現在幫你縫傷口,可能有點痛。」

「我不會痛。」

「……」

「我不會痛。」

「毛巾給你。你需要喝點酒嗎?我沒有麻醉劑。」

「不需要,動手吧。」

灰影接過強塞來的毛巾,頓時啼笑皆非,都說了不會痛,就算拿電鑽來也無妨,這毛巾頂多只能擦汗。他撐在洗手臺邊沿藉著鏡面反射觀察:褐髮指揮官彈開消毒水的瓶蓋開始消毒器具,那嗆鼻的氣味令他皺起眉頭。

雖然指揮官執刀的手被擋住,但身體能告訴他進行到哪一步驟,身後人小心翼翼地拉扯縫線,生怕他痛似的,真是溫和。

「等我一下,我去拿手電筒……」

灰影從戰術口袋掏出手電筒往身後一遞,一束光從鏡面反射入眼,剎那間令他失了神。久違地想起受傷時,若是在野外只能用火燒傷口,倘若送到醫生灰鴉的診療室,也不會施打麻醉劑,套句對方的話:反正沒痛覺,打了也是浪費。

只是沒有痛覺,但本能依然運作,比如肌肉抽搐或是冷汗直留,這是無法控制的。肌肉拉扯的弧度讓灰影回神,指揮官剪斷縫線並脫下塑膠手套,起身拿過繃帶緊緊地包紮傷處。

灰影想,這人太莫名其妙。

奧蘭多沒抬頭,自然沒發現對方情緒上的波動,直到包紮完畢才呼出一口氣,順手拿過弗里恩手中沒用到的毛巾,熟練地擦拭對方額際的冷汗,那蒼白的臉龐泛起不正常的紅暈,鼻息濃重,開始發起高燒。

「我先扶你去躺著,我再找找家裡有沒有常備的退燒藥。」

奧蘭多攙著弗里恩躺上雙人床,從醫藥箱找出家裡寄來的退燒藥應急,他等等得出門去補充藥品,至少繃帶等消耗品得多買一些。

灰影並不明白自己為何這麼聽指揮官的話,他歸咎於這是權宜之計,反正等他傷好了、燒退了,指揮官便喪失功用。

「你需要吃一下退燒藥。」

「不用……我可以離開……」

「別逼我把藥灌到你嘴裡,弗里恩。」已經燒到神智不清了嗎?他怎麼可能讓一個中槍的人再到外頭被追殺。

灰影囁嚅著嘴唇,含糊不清的話沒一個字聽得清,扛不住傷口發炎的高燒便沉沉睡去。

「你會沒事的,弗里恩。」

 

(試閱02完)

***

忙到沒時間發試閱..........後面應該還有兩篇試閱,會截錄灰影的部分,嘿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