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陣的便利就是一秒鐘就能到達目的地,不過褚冥漾的眼淚還是像關不緊的水龍頭滴滴答答的流下來,把冰炎的衣服都哭濕了一大片。

「咦?漾漾怎麼了嗎?」喵喵一看到哭成淚人兒的褚冥漾,立刻放下手上的東西跑過來查看,此時褚冥漾的臉頰腫得比山東大饅頭還大,話都說不清楚了,只剩下眼淚還在不停的往下掉。

「不哭不哭,坐這邊,喵喵幫你擦藥。」把褚冥漾抱到一旁椅上,喵喵趕緊拿起一罐黑嚕嚕的藥膏往褚冥漾臉上塗去,只見神奇的藥膏瞬間讓腫包消腫,還我廬山真面目……咳,不是,還褚冥漾一個小巧可愛的臉蛋。

不過哭過的痕跡還在存在著,紅眼眶、紅鼻頭,再加上抽鼻子,褚冥漾原本就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被雨洗滌了一般,更為晶亮、更惹人憐愛了,被那雙眸子盯著,便只想好好把人摟在懷裡疼惜。

──至少在冰炎的眼裡看來便是如此。

「學長,你跟漾漾……」喵喵放下罐子後,拿了籃子過來,開始跟冰炎說話。

褚冥漾乖乖坐在椅上,看著冰炎跟喵喵在對話,他開始摸摸自己的耳朵,晃晃小短腿自得其樂似的,突然一陣惡寒襲上背脊,什麼東西出現在他背後,瞬間包圍他……

「呵呵呵,是漾漾小朋友啊……我還沒有獸化後的心臟收藏品呢,嘿嘿嘿……」

「──!」感覺到一隻手摸上了自己的腰側,然後慢慢往上爬升,褚冥漾被黑色氛圍(?)嚇得叫不出聲。

「嘿嘿嘿……」喔這身皮毛也不錯,皮草是好物呀呵呵呵……

「九瀾學長!不要欺負漾漾!」喵喵眼尖,趕緊跑過去把褚冥漾抱到懷中,對著九瀾跺腳。「九瀾學長,漾漾都被你嚇到神魂出竅了啦!」

拍拍褚冥漾的臉,沒反應,捏捏褚冥漾敏感的耳朵,沒反應,冰炎變了臉色,喵喵開始急了,而九瀾又再次湊上來,無聲的步履加上一頭厚重的黑長髮瞬移到三人眼前──

「嗚呀呀呀呀呀呀──」褚冥漾突然大哭起來,緊緊抓著喵喵的衣服,用的力勁之大,都把喵喵的皮膚抓紅了。

「痛!」


「褚,過來。」冰炎上前要抱過褚冥漾,只見褚冥漾整個人還在驚嚇中,雖然看到冰炎伸過來的手,但還是不敢放掉;當九瀾又要靠過來時,褚冥漾立刻齜牙咧嘴的,在冰炎要阻止褚之前,九瀾那隻靠近褚冥漾的手已經被狠狠咬了一口,噗滋一聲都見血了。

「褚!」

「漾漾!」

嚐到血腥味似乎讓褚冥漾稍微冷靜一點,他愣愣的咬著九瀾的手,直到冰炎把九瀾的手從褚冥漾口中拯救下來為止,用袖子擦掉褚冥漾嘴邊的血跡,冰炎拍拍對方的背。

喵喵原本要幫九瀾擦藥,不過九瀾擺擺手,也不知道是怎麼用的,手傷像變魔術一樣下一秒便消失不見。

「呵呵呵,會咬人的牙齒啊……」說完九瀾便轉入另一間房,一如他出現時的無聲無息,只是在離開前的一秒,一陣(陰)風吹過,揚起他的黑髮,光線的陰影加上其身周的氛圍,讓人感覺到陰氣逼人,瞬間閃過的微笑也令人汗毛直豎。

這次褚冥漾沒有嚇到失去理智亂咬人,只是變回了本性把自己縮成毛團偎在冰炎懷中瑟瑟發抖。

「真是的,跑出來亂嚇人!學長,漾漾沒事吧?」喵喵不高興的嘟起嘴,跺了跺腳後轉身查看褚冥漾的狀況,見褚冥漾抬起臉龐才安下心。「漾漾你要記住啊,不可以亂咬人,誰知道九瀾學長身上會不會有病毒,要是咬了死掉怎麼辦!

……原來不是不能咬人,是要咬對人嗎!?


「唔……」上齒咬著下唇,褚冥漾一臉委曲又驚惶,見狀冰炎摸摸他的頭,搔搔他的下巴,褚冥漾無法抗拒動物的本性,蹭了蹭冰炎的掌心。

「走吧,米可蕥,夏碎他們應該在等了。」

喵喵拿了籃子要先走,只見褚冥漾鼻子動了動,立即直起身子想要爬到喵喵身上,但被冰炎制止。

「咿啊──糕糕……」褚冥漾伸長手想要搆籃子卻搆不著,是說明明就有白布把籃口遮住,也沒什麼特別的味道,為什麼褚冥漾會曉得內容物呢……

「不可以唷漾漾,要等等才能吃!」喵喵按下褚冥漾的手,對他搖搖手指,「千冬歲他們在白園等我們,要到白園才能吃唷!」

「唔嗚……」發出失望的聲音,褚冥漾眼巴巴地看那籃可遠看尚不可食用的點心籃抽了抽鼻子,然後看向冰炎,耳朵半垂下來,用柔柔嫩嫰的臉龐蹭了蹭冰炎的胸膛,像在撒嬌一樣。

冰炎看著褚冥漾稚氣的舉動,拍背的手也放輕手勁,突然間褚冥漾又直起身來,口中發出奇怪的聲音,不過冰炎倒是知道他在說什麼。

「學長?漾漾?」走在前頭的喵喵看他們遲遲沒有跟上,於是折了回來。「怎麼了嗎?」

「咻咻!咻咻!」褚冥漾對著冰炎發出怪聲,然後一直轉頭看四周,像在搜尋什麼東西。

「他們先離開了。」知道褚冥漾是在指休狄跟阿斯利安,冰炎拍拍褚冥漾的小腦袋,決定使用傳送陣到定點比較快。


歷時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褚冥漾感覺到風的吹拂,蓬鬆的尾巴及半垂的耳朵似乎是風之精靈的最愛,只見精靈們圍繞在他的身邊,不時撥弄著,但並沒有奴勒麗或九瀾那種惡意的感覺,相反的,褚冥漾還覺得有點舒服,舒服到微微瞇起眼睛。

「喵喵,有點晚呢。」夏碎跟千冬歲已經坐在白園的草坪上正吃著茶點,見到獸化的褚冥漾不禁露出微笑,「獸化之後的漾漾還是很可愛呢,對吧,千冬歲?」

「嗯,漾漾,我們有準備你喜歡吃的東西。」將抹茶麻糬推到從冰炎身上下地的褚冥漾面前,不意外的看到對方雙眼發亮的模樣。「請用茶。」然後將茶碗推到冰炎面前。

「嗯,謝謝。」冰炎端起茶碗,看到褚冥漾正快樂的跟麻糬奮戰,小小的獸掌「捏」著麻糬,然後邊磨邊撕,等他吃完整個麻糬,臉大概也都是白粉了。

「呼!」終於將麻糬吃下肚,褚冥漾一臉滿足,嘴邊一圈白粉,明明才剛吃完麻糬,褚冥漾已經在物色下一樣甜點。

當他想要走過去拿喵喵剛擺出來的飯後甜點時,被冰炎一把抱到懷中,「先把正餐吃完才能吃甜點。」

「嗚嗚……糕糕……」褚冥漾用著水汪汪閃亮亮的大眼看著冰炎,只可惜這次冰炎鐵了心不理會淚眼攻勢,將餐點放到他面前,大有種「不吃完就完蛋」的感覺。「糕糕……」

「沒吃完這些,你也不用想吃其他東西。」冷冷丟下警告,他知道褚冥漾為了吃其他甜點,拼死也會把這些食物吞下肚。

「冰炎,你們怎麼這麼晚來?漾漾的傷口好多了嗎?」看冰炎一臉獨佔的把人圈在懷中,眼尾再掃過千冬歲,夏碎微微一笑。

──只是跟喵喵講話的千冬歲突然打了個噴嚏。

(續)

***

為了聽歌只好努力打文這樣,某人這招的確是讓我無法抵擋(跪)
不過下面我要再想想...

接下來會開始修改錯叛哩owo!

有任何批評指教,歡迎跟襲說唷!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