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光切】白糰子

※CP:源賴光X鬼切

※沒頭沒腦小段子

※赤雪犬好可愛喔可是我覺得我拼不到頭框了嚶

 

源賴光睡到一半被小小的嗚咽聲及結界振盪的波動吵醒。

一向淺眠的他瞬間抓起枕邊的刀看向聲源,等了一會兒,穿過結界的妖物竟然沒有其他舉動,小妖過不了結界、大妖過了結界自然會攻來直取他性命,甚少有按兵不動的狀況。

「汪嗚嗚......」紙門外頭再度傳來細碎的聲音,源賴光掀被起身,警戒地推開門,只見一團尾巴綴紅的白糰子正縮在門邊,見他出來便抬頭嗚咽幾聲,隨即又垂了下去。

源賴光皺眉,這生物身上有妖的氣息,卻不見任何攻擊行為,隱隱約約有種熟悉感。

大半夜的為什麼會有狗跑來這裡?

莫非是晴明家那隻似狐狸似狗的式神?

就算是,那跑來這裡幹麻?求救?討吃食?沒窮到這種地步吧。

「你是誰?來做什麼?」源賴光很是鎮定,但小狗當然沒有回話,只是在門邊扒了幾下,此時他才發現白糰子的左前掌綻了一口子,刀深見骨。「......找你主子救命去,我很忙。」

聞言,白糰子又發聲,這次膽大了點,前掌觸了觸源賴光的腳尖。「汪嗚嗚......」

「我不是你主——」源賴光講到一半突然靈光一閃,不甚確定地吐出一句。「——鬼切?」

「汪......」

***

源賴光最近身邊跟著一隻小狗,雪白的身體、尾巴點綴著一束紅,看起來就像是源家人額前一搓紅的翻版。這隻小狗並不吵鬧,安安靜靜的拳在源賴光左右,源賴光走動時牠才會動作,寸步不離地跟在源氏家主旁邊,恍若鬼切未叛變之前。

源賴光不解鬼切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更不明白對方選擇此刻回來的理由——他記得自己封進對方體內的是惡鬼而非妖靈——但鬼切現在口不能言,他只好派人去搜集情報。

白糰子很乖,未離開他的鬼切以前也這麼乖,源賴光替牠上藥時痛得亂顫也沒出半聲,乖乖地讓他纏上繃帶也未見掙扎。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少了一點感覺。

鬼切該有的感覺。源氏該有的感覺。後來源賴光拿了一塊有家紋的碎步折了幾折,綁在白糰子脖頸充當象徵,一切便順眼許多。

雖然擼起來的手感還是差了點,但白糰子的毛髮穿梭於指間的溫柔觸感安撫了他的煩躁,連帶看源氏老人的行徑也順眼了一點點。

「賴光大人,大江山日前的確有——」手下匯報的瞬間,源賴光感受到強大的妖力衝擊著結界,他非常熟悉那股妖氣直接劈開紙門!

「鬼切?」橫刀架住來刀,源賴光掃了眼白糰子又看了看暴怒的鬼切,電光火石間明白自己做了件蠢事。「嘖。」

「源賴光納命來——把我的狗還來——」

「汪汪汪!汪汪汪!」白糰子猛然一撲,砸中了鬼切的正臉,阻止了下一波刀勢,又轉過頭對著源賴光示好地搖搖尾巴。「汪汪汪!汪汪汪!」

「......你沒死?」鬼切一把抓下赤雪犬,見到脖子上的家紋圍脖眼角一抽。「沒死不會趕快回來,留在這裡是想被燉肉嗎。」

「汪汪汪!」

「你什麼時候養狗了?」養得都有妖氣了。

「不關你的事!」鬼切一把抄起赤雪犬,轉身準備走人。「以後不要隨便誘拐別人的寵物!」

「那你應該自己管好牠,別讓牠亂跑。」源賴光瞇起紅眸,但鬼切似有感應,瞬間揮刀破了他暗暗結到一半的封印。

鬼切腳步迅速地溜走,留下比出一根中指的背影。

赤雪犬則對著源賴光哼嗤哼嗤幾聲,似有幾分留戀。

「賴光大人,要追嗎?」

「不用。」

***

「誰准你亂跑去找他的!」

「汪!」

「我們跟他誓不兩立!」

「汪汪!」

「這東西不准戴!那是我的!」

「汪汪汪!」

一隻狗追著一個大妖努力想拿回家紋圍脖。

茨木童子投出納悶的一眼:「他為什麼要跟一隻狗較真?」

酒吞童子翻了個大白眼:「因為東西只有一份,一碗水端不平。」

「這算什麼問題?再拿一份不就得了。」

「獨一份的心意叫唯一,誰都想要當唯一。」

茨木童子思考半天:「所以鬼切是想當唯一的一隻狗?」

「......閉嘴,喝酒!」

(完)

***

我也不知道在寫什麼就這樣吧哈哈哈只是因為赤雪犬很可愛啊哈哈哈哈看他委屈的模樣,讚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