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血印(六之1)


  「阿刀!你怎麼待在這裡睡著了?你爹娘都在找你呢!」天濛濛亮,豆腐店老闆推著自家豆腐出門兜售時,看見躺在路旁一夜未歸的阿刀,阿刀的父母急得都快出來找人了呢!深怕是被誰害了,或是染病倒在路旁。


  「咦,我怎麼……」睡在這邊?


  阿刀迷迷糊糊醒來,還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低頭看到腳踝腫得跟麵龜一樣大,頭也痛得不得了,往額頭一摸,竟是一塊已凝固的血液。


  這時才想起來,他昨晚因為太震驚,想跑回家告訴大人時,卻一不小心拐了腳,失去平衡的他一頭撞在地上凸起的磚,昏了過去。


  「哎呀,你的頭怎麼回事,流血了──喂別跑啊!你受傷要看大夫啊!」老闆還沒說完,阿刀立馬從地上跳起來往家裡頭一瘸一拐的奔去,一邊還放聲大喊,從街頭到巷尾都聽得見他的聲音。


  「爹!娘!殺人了!殺人了!」當阿刀奔進三合院大門時,發現三合院的人都聚在一起,好幾雙眼睛直盯著他,其中正好就有阿展的母親。


  「阿刀!你這孩子跑哪兒去了!怎麼一個晚上都沒回來!」阿刀的母親從內室裡奔出來,緊緊抱著兒子。


  「什麼殺人?你說誰殺人了?阿刀,快說清楚!」阿刀的父親則起身抓著兒子肩膀搖晃著,現在城中瘟疫橫行,又傳出這種消息,更是人心惶惶。


  「是……」阿刀看了展母一眼,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本來就是出去叫阿展那群孩子回到他們家不要亂跑,哪知道會看見被人殺害的過程。


  「阿展呢?阿展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展母像是頓悟那一眼的涵義,顫抖抖的起身,然後衝上前伸出雙手拉著阿刀的衣服詢問,老眼漸漸浮上淚霧。


  「展大娘……這……阿展,我、我昨晚看到一隻妖怪把阿展燒了,我、我嚇得……」阿刀回想起昨夜的狀況,在此刻回到溫暖的三合院才感受到當時恐怖,突然間爆出一聲響哭,邊哭邊癱軟在地。


  而展母則被事實衝擊之下,像懵了一般,一時沒有反應。


  「妖怪?不會是在褚冥漾身旁,銀頭髮的那個吧!」一旁的人倒是對妖怪一詞有反應,瞬間聯想的是跟著褚冥漾一起來的人。「可惡!早知道當時就不要放過他們!」


  「褚……冥漾?」展母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褚冥漾在鎮上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不僅是個大衰人,據說還剋父剋母,十足十的掃把星,展母從不准阿展跟褚冥漾有太多接觸,也常要其他大嬸大娘看好自己的孩子,才不會沾到褚冥漾的穢氣。


  沒想到居然是褚冥漾的原因,害死她的寶貝兒子嗎?


  一想到這裡,展母的眼眶紅起來,眸裡染上憤怒的神色,突然拿起角落的掃把後就往門外衝出去,一副發狠要把褚冥漾活活打死的模樣。


  「妳要去哪兒啊!冷靜點啊!」靠門邊的男人趕緊攔住展母,沒想到一個母親爆發出來的力量,讓一個大男人攔都攔不住。


  「我要殺了他!殺了那妖怪,要他還我兒子命來!」


  展母衝到屋外時,突然一個人擋住她的去路,那人穿著一件簡單的藍袍子,纏著的頭巾上繡著不知名的紋路,出現的無聲無息,只見他伸手朝展母的肩一拍,一股神氣竄過被憤恨籠罩的腦袋,讓她冷靜下來。


  「冷靜點。」簡單的三個字,卻如當頭棒喝般,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展母愣在原地,男人周身的氣息過於純淨,就像是不著半絲衣縷的被人丟在空無一人的凍原上,凍得讓人從骨子裡疼起來。


  展母不由自主的退了幾步,躲在其他男人們身後。


  「你是誰?跟褚雜種身旁的妖怪一樣是不是!」男人們紛紛抄起農用工具圍上來。


  「別白費心思,你們擊不中我。叫鎮長過來見我,他知道我是誰。」藍袍男人眼中閃過一抹嗤笑,彷彿在看一群螻蟻似的。


  男人們一聽,心頭上的火更盛,但還沒來得及讓他們發作,鎮長已經聞風趕來。


  「道長,可終於盼到您來了!」鎮長彷彿看見救命恩人般,連連哈腰鞠躬,其他人則是嚇了一跳,沒有穿一般道士穿的衣服,看來也是年輕人一名,這傢伙居然是個道長!「幸好您已出關,否則還真不知道還有誰能幫忙這件事!」


  「閒話休提,這地方已受到污染,但已先被鎮壓下來。」


  「沒想到您已經幫忙……」藍袍道長手一揮截斷鎮長的話。


  「要完全袪除穢物這還不夠,得從根本上下手。」突然,藍袍道長轉向展母及其他人,問道。「你們剛剛說誰是妖怪?」


  「褚冥漾那雜種害死我兒子!」展母氣得胸口頻頻起伏,想到兒子,眼淚不禁流下來。


  「在哪?帶我去找他。」藍袍道長眼中閃過銳光,嘴角微勾。


(續)


***


yooo電腦裡真的沒有存稿了yoooooooo
都在手稿裡耶我還沒key耶
唷呼~
下禮拜該怎麼辦才好呢~
這個真的沒有我家夫君幫我校過啊啾咪
(這歡樂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嗯,先醬X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