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母子陣(八之3)


「放開我……放開我!讓我出去──華!放我出去!」

別把我關在這裡……你知道我最怕黑了……

「你要替我保管著這個東西,我們交換過誓約,便永遠不變。」

什麼誓約?

華,這裡很暗啊,好痛、好痛!

內丹被硬生生奪走的痛楚再次襲上心頭,本該完整的雙翼如今只剩單邊,另一邊則被封咒層層禁錮著;胸口流淌著另一股強大的力量,簡直要衝破經絡硬生生破血而出。

「他」看見自己哭喊著,在沒有日月光芒的地方流下眼淚,放下自尊的求救,試圖破開這身封印卻徒勞無功。

無法計算的歲月悄然流逝,連理由都來不及問清,便無故被束縛在此地,強烈的怨與怒讓「他」的身體起了變化,原本纏繞在周身的金色光芒逐漸轉換成黑色紋路紋滿「他」全身。

當「他」再次回復神智,已是墮入魔道之時。

化魔讓「他」力量大增,甚至能撼動那人設下的封印,不過強行突破的封印,卻被人再次修補,運用靈魂與鮮血,再次鞏固封印。

「不可……原諒……殺、殺,殺!殺了他──」

──將我禁錮在此的人通通該死!

 

另一方面,趕回小屋的冰炎,未進門便感到一股濃烈的魔氣,匆匆推門而入,只見褚冥漾全身籠罩其中,就像一層黑霧般,幾乎看不到身形。

「褚!」隨手破開魔氣,冰炎單手將人壓制在身下,咬破自己的手指,直接在褚冥漾心口畫下一道鎮定符。

「放開……放開──」但符只鎮住他幾秒的動作,下一瞬從褚冥漾周身爆出更強烈的魔氣,竟讓他硬生生破了這道符。「放開我!」

「褚,醒醒。」冰炎眼明手快的擋住褚冥漾往自己喉間掐來的手,腕間一轉死死擒住對方的雙手。

只見褚冥漾的面容扭曲得像是另一個人,被冰炎抓住的雙手隱隱出現黑色的紋路,粗啞的聲音傳出,彷彿是誰藉著他的口說話。

「殺、殺,殺!殺了他──」

掙扎的力道之大,讓冰炎差點壓不住對方,只見他抬腳往冰炎肋間一記猛力的膝撞,饒是鐵打的身子也不禁弱點被人狠狠一擊,鬆手的剎那,褚冥漾的手朝冰炎臉上狠狠揮下,屈成爪狀的五指在其臉上留下幾條血痕。

不管臉頰的傷還在滴血,冰炎一把扯住想下床的對方,過大的力道讓兩人在床上摔成一團,緊接著扭打成一團,直到冰炎臉上的血不小心濺到褚冥漾的臉,才讓他如夢初醒似的,頓時停住動作。

「……亞……亞……」褚冥漾仰躺著,看見冰炎臉上的傷痕,顫抖抖的伸出手想撫摸傷口,眼中閃過一絲愧疚;但平靜的面容下一秒又被猙獰佔據,若不是冰炎有所防範,那手指會直接戳進他的眼球。「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清醒一點。」

「你為什麼要背叛我--你為什麼要背叛我──」不屬於褚冥漾的怒火讓他力量倍增,「龍華,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眼看褚冥漾無法冷靜,冰炎也顧不了那麼多,抹了臉頰的血融合妖力,一掌拍在他額上,迅速畫下一道淨化咒,這才讓褚冥漾鬆了手勁,磅的一聲躺回床榻。

「褚?」用另一隻手拍拍褚冥漾的臉頰,只見他幽幽轉醒,眼底已沒了剛才的瘋狂。

「亞、亞……對不起……」褚冥漾道歉著,卻不小心嗆咳到,一張小臉漲得緋紅,之後整個人又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疼……好疼……」

冰炎拍拍他的背,卻感覺到掌下溫度十分燙手,解開衣服一看,褚冥漾的背部已經發黑,魔氣就是從這裡竄出!

將手覆上其紅腫發燙的背部,本應光潔滑順的皮膚卻是一圈刀痕,細細撫摸才發現不是單純的疤,似乎被誰刻了什麼。

讓人趴在床上,冰炎從一旁櫃子裡找出初見面褚冥漾遞給他的藥──在照顧褚冥漾的這段期間,他便憑印象製造這個藥,以備不時之需──回到床上讓褚冥漾將藥吞下,接著拿起另一罐直接塗抹在傷處,藉著妖力推揉。

口中喃喃念著咒語,好不容易才讓褚冥漾的疼痛稍微緩和,褪去黑氣時冰炎卻停下動作,瞪著褚冥漾的背部,赫然發現這不是單純的刀疤,是一個契約!

用手指輕輕撫過背脊上微微的凸起,雖然痕跡已經變淡,但留在背上的部分仍是覺得駭人。

乍看之下像是一圈圖騰,細看才發現不是圖騰,更像是直接將契約轉印到背部。

圓裡頭的是古語,寥寥幾句,卻是一個禁錮靈魂的強力咒語,牢牢的將褚冥漾的靈魂與陣法緊緊相扣,若是封印被魔物突破,那麼褚冥漾也無法倖免,必定跟著陪葬。

冰炎有些不敢置信,因為他從中感覺到些微的、薄弱的自己的氣息,印在褚冥漾背部的契約,他隱隱約約有印象。

──那是妖族特有的古語。

「僅以靈魂為契,以鮮血為約,用你我之真名,締結……」指尖摸過,一筆一劃的辨別出意思,直到最後的署名。「簽訂者,褚冥漾與……颯彌亞。

在其中讀出自己的名字,冰炎瞪大眼睛,瞬間弄清楚這個含意,突然覺得掌下的皮膚像熱鐵般,讓他迅速縮回手。

這表示,他跟褚冥漾在久遠之前的確是認識的,而他不只將褚的靈魂與陣法結合,甚至於自己也跟褚冥漾締結了契約。

那麼……是他自己將褚冥漾推入這樣的境地嗎?

盯著那張放鬆而沉睡的臉孔,冰炎臉色鐵青,第一次覺得胸口像壓了塊大石頭,幾乎要喘不過氣;他曾是這樣相信自己,可自己卻是造成他被眾人欺侮的原兇,如果褚冥漾知道事實,那麼他會有怎樣的反應?

有那麼一瞬間,他沒敢想像結果。

「冰炎,怎麼了?」夏碎的聲音突然響起,回頭見他站在門邊。「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我做的。」冰炎吞了吞口水,在鎮定的面容下思緒其實亂成一團,悔恨如蛛絲緊緊纏繞著他,所有的震驚都凝聚在握成拳狀的手,尖銳的指甲幾乎要刺穿掌心。

「什麼?」

「是我將褚的生命與封印連繫在一起。」深吸一口氣,冰炎坐到床沿,撐住自己的額頭,怪不得他感覺到褚體內有他的氣息,因為他們締結過契約,又交換彼此的靈血。

「……你看看這個吧。」沉默中,夏碎將剛才回天界找到的資料遞給他。「我剛才看到陣法,憶起似乎有這事;但我想這也不能怪你,畢竟是千年之前的事了。」

事已至此,再如何懊悔皆是無用,冰炎沉著臉接過夏碎手中的資料,細細閱讀起來。

(續)

***

米那桑~~~~

襲擱來發文啦WWWWWW

嘛因為下星期要出去玩,所以連下星期的份一起發一發W

下星期就休息一次唷W

然後第八章到此結束~~

嘿嘿,第九章開頭的部分是我的愛啊(?)

然後--我又要來處理冰炎了(皺眉)

故事慢慢進入尾聲醬。

不要跟我談情說愛,沒有那種東西(哭跑)

以下是小工商,《寵愛本》歡迎參觀選購WWW

http://goo.gl/2DVsZ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