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琛》41

※星際未來

※強攻誘受

 

側躺在床舖,冀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閉眼就會想起當時琛的憤怒,那張美麗的臉龐隱隱扭曲著、咬牙切齒的模樣……揮之不去。

坐起身,冀掩著臉孔,所有的嗚咽被他硬吞回去肚內,原來他真的很自私嗎?

琛的冷言冷語、羅爭的指控,像禿鷹般盤旋不去。

因為內心煩悶導致食不下咽,冀本來就瘦弱的身體消瘦得快速,整個人快剩下一副骨架,打開電視在深夜時分亂轉,消磨漫長的黑夜。

只是突然間他轉到另一個頻道,重播羅爭繼位的盛大典禮,他記得那時候他人已離開,剛回來不久,也沒心思注意,現在才看到這消息。

吸引他的並不是羅爭的發言,而是站在羅爭身後的琛。

那頭白色長髮仍舊如此吸引人,臉孔依然俊俏,那雙紅眸透著一股笑意,十足十的勾人。

冀先是呆愣在原地,然後奔下床巴在螢幕前,目不轉睛的看著熟悉的人影。

琛直挺挺的站在羅爭身後,曾經扔在他臉頰的臂章換成最高等級的金色,冀愣了一下。

是啊,琛就算是護衛,也不再是他的護衛了;現在的他只是一般的原居民,並沒有權限能擁有護衛。

他已經不是政要官員了。

好想念琛……當初要是能坦率說出來就好了,如果能告訴琛自己並不想要這麼做,也許就不會落到這等地步。

好想去找琛。環抱著自己,冀只想要再見到琛,跟他說聲抱歉。

隔日,冀踏出房門向族長請求。

「族長,我上街走走。」

「……需要我派人陪你嗎?」冀看起來若有所思,想起昨日的開會提及冀回來的目的,老族長欲言又止,但也不好說什麼,心頭梗著那股愧疚感也讓他問不出口。

沒心思去管族長的心聲,冀只是不想再悶在房中,有種衝動想走得越遠越好,卻發現走再遠也到不了首都。

再也到不了琛的身旁。

停下腳步,周遭的人跟他沒有兩樣,於是不會有人投注好奇的目光,也沒有人會在背後竊竊私語。

因為大家都是相同的,他再也不是誰心中的與眾不同,沒人會把多餘的心思放在他身上,每個人各有所長,而他也不過是其中一項罷了,平淡而無奇。

讀心偷偷滑過眾人心中,細聽別人的快樂與煩悶,他無法感染快樂、煩悶卻更盛。

「這不是冀嗎?怎麼自己跑出來了。」婦人斜眼瞟來,沒忘記這個人一直待在宮殿裡養尊處優。「逛得還習慣嗎?」

「嗯。」明顯聽見對方嫌惡的心聲,這階段冀不想跟人起衝突。「沒事的話,我還想到處走走。」

「這樣啊……不過這應該比不上首都的舒適吧?不能再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不可惜嗎?」

「如果妳喜歡那種被囚禁的生活,可以自己去體會看看。」冀握緊拳頭,這人根本不懂他的生活,沒資格用這種嫉妒的語氣揣度他之前的生活。

「哼,誰知道是不是嘴巴說一套、心裡想一套。」婦人拋來不屑的眼神,冷冷一晒,「快滾回去首都吧,這裡不適合你。」

來不及回話,婦人囂張的烙下話後便轉身離開,旁人竊竊私語,惡意的視線戳刺著冀的周身,頓覺顏面無光似的疾走離去,想撇開人群。

突然間感覺到一股灼傷視線,甫抬頭,入眼的人似曾相識,定睛一看不禁瞠大眼眸,那個人不正是──


(續)

***

嘿嘿,是誰呢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AO
  • 柳染嗎 ? (遭毆

    是叫柳染吧 ? (群毆

    我記錯了嗎 ? (爬起

    ((被拖走Q 口 Q
  • XDDDDDDDDDDDDDDDDDDDDDD
    居然是擔心記錯名字嗎XDDDD

    襲音 於 2012/11/07 18:37 回覆

  • 小W滴
  • 是琛嗎???!!!(眨眼睛
    是吧是吧是吧是吧是吧????(妳走開
    自由的感覺....好嗎?>w<
  • 喔喔琛一票,柳染一票WWWWW
    這要問冀囉WW

    襲音 於 2012/11/07 18: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