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特傳/冰漾】沉默

※沒頭尾的短打

※架空,法律BUG請無視(欸


「他的狀況如何?」

「一切正常,看起來毫無殺傷力。」

「那就好,繼續監視他。」

監視器裡的少年靜靜的坐在一旁,瘦弱的身材在螢幕上並未拉寬多少,一身水藍色的病號服像一潭死水。

冰炎敲著手指,旁邊放著少年罪行的報告書,涉嫌恐嚇、叫唆、誘拐等罪名羅列其上,其中最重的一條是殺害血親。

他追這個案子很久了,逮到人的當下是十分興奮的,但是看到兇嫌時他也不禁愣在原地。

這樣清秀溫馴的人說能殺害這麼多人,不是精神有病就是替人頂罪。

他們安排了非常多的檢測,少年沒病,精神十分正常。

甚至對於犯案細節也能詳細的列出來。

但是少年從頭到尾都不曾發出任何一個音。

溫馴的放棄任何替自己辯駁的機會。

可是冰炎並不覺得這是一個殺人犯。

「褚冥漾。」

少年抬頭,唇角微微一揚,算是打招呼。

「所有罪名你都承認,你知道這樣你要關多久嗎?」

對方點頭。

「......你還有機會。」比如說把真兇說出來。

「......」少年圓睜雙眼,眨了眨,半垂眸後抬頭比了個書寫的動作。

冰炎按捺著是否要將口袋的鋼筆遞給對方。

少年起身緩緩靠近,輕輕的拉過他的手,在掌心一筆一劃的寫下。

「你覺得我不是兇手?」

「我覺得你藏著兇手。」

少年淺淺一笑,在冰炎手中寫出二字後又放開,然後如常的什麼也不說。

冰炎盯著對方同樣默然。

他花了更多的心力偵辦這個案子,但是結果仍舊不理想,所有的線索都指向少年,就算他提出少年在幼年時期遭受諸多虐待等一樣無法改變法官的判決。

爾後他再也沒見過少年,只在某年死刑犯的名單上看見對方,說不出原因,他特地在最後一晚時探視對方。

一如當年的瘦弱與溫馴。

少年笑了笑,在面對面的玻璃上,寫下兩個字。

謝謝。

那一夜的槍響,記憶突地飛越年歲回到當年

「我只是,生氣的喊出,『你們去死一死』這樣的話。」

他想起法庭上,少年唯一的一句話。


(完)

***

嗯不知所云的東西(RY)

純粹是心情下的產物(翻滾)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くろこ テツヤ
  • 那是言靈嗎?
  • 是喔:DDDD

    襲音 於 2014/06/16 22: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