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路德x梅倫

※屬性:正劇架空,BER18

生前故事,作者有腦補/私設←←←

※出場角色有點多:馬戲團成員、柯布、導都人

試閱跳著放,不連貫喔!

 

試閱04

 

關於第一次見到梅倫時的事情。

一張臉笑得令人作嘔,量尺訂做般掛在臉皮,優雅躬身迎接、微笑傾聽,在眾人的抱怨與躁動中進退得宜的各方安撫,一個天生的社交高手,與路德是完全相反的人物。

然而他只在對方身上讀到虛假二字。

並非要彰顯自己多高尚多誠實,路德知道相較於梅倫的八面玲瓏,自己才是怪異的人,人都該有不同的面具來對待不同的人、不一樣的場合,活得太隨心所欲的人注定離群索居。

路德自然不想跟對方接近,對他而言梅倫的存在太有存在感,就像一盞強力探照燈籠罩他的世界,跟對方距離太近的話,他安詳的、平靜的黑暗保護罩將無所遁形,沒有人喜歡將自己的弱點曝露出來,那就像躺著等死一般。

他仍舊獨行俠般自己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與其跟人聊天說話,他寧可關在溫室裡研製團長要求的毒與藥,享受製作的過程,混合不同藥劑最終得到不同的效果,心頭充實的感覺或許就是所謂的成就感。

當每一罐藥劑、每一個配方定案時,他總會揚起清淺的微笑。那時的他縱然面無表情但對於這個世界還感覺到一絲希望,或許他這一輩子就只能在馬戲團生活,但至少他擁有少部分屬於「自己」的東西,身為一個人類他還是有些作用的。雖然他的心血加劇了羅占布爾克的混亂。

當時他並沒有太大的心思思考人際關係、社交生活,選擇自己一人生活除了不喜歡肢體接觸之外,最大的原因在於身體深處總湧起一股嗜殺感,以及從腳底板竄過血管的、冰冷與燥熱的交替,完全無法控制的痛楚,讓他食慾不振。

有那麼一陣子他懷疑自己體內是否住了個沉睡的殺人魔,那些聚在一起說說笑笑的團員看來多麼愜意而自在,撇除所謂的嫉妒,他是真切的希望自己能親手埋葬那些笑臉,就像最美麗的花兒要讓其永久不凋不謝,就得在盛開時刻摘下封存。

當然他並不會讓這種詭譎的念頭成真,相反的,嗜殺感興起時他會選擇待在臥房或是溫室裡,隔開盈盈笑語就不會刺激到他心中沉睡的黑暗。

偶爾從鏡面反射中看見長出的畸角,他摸上自己的臉龐完全不解為何會跟其他人不同,也想不起為何會出現畸角。更確切的說,他自己從何而來,為什麼會在馬戲團裡這段經歷也完全沒有印象。

他一睜眼便看見團長席拉的臉,跟在對方身旁跌跌撞撞的學習,看對方反覆無常、歇斯底里,有時大聲斥責、有時卻緊緊摟抱著他泣不成聲。矛盾的人。但還是選擇待在對方身旁,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雛鳥情結,那時的他還孺慕的敬仰著那一位嬌小而唯我獨尊的女王。

是什麼時候、什麼事情改變了對方?他無法理解也不想理解所謂的理由到底有多真實或多荒謬,只知道那人利用他的信任將毒藥灌進他嘴裡,還漾開一臉燦爛的笑表示用他試毒,那雙骨瘦如柴的手溫柔的撫摸他的臉龐。那是多麼慈愛的手勁。

她說,拔了飛行羽的鳥兒就不能飛翔,握著風箏的線就不怕風箏飛走。

差點死亡的自己並不是喝下什麼解毒劑才得以存活,而是自己倒在地毯抽搐嘔血在經歷重重折磨後,奇蹟似的活下來。

虛弱至極的他到底是怎麼回到房間,又怎麼渡過那一段反覆毒發的日子已記不清,只記得他睜眼時瞥見團長眼中的安心與怨恨……交織成他無法理解的掙扎。

既想他死、又想他活,他不想知道原因,他只笑自己的一廂情願,從此決定不再服膺於一個瘋子。

毒發時撒手人寰未嘗不是幸福。消化器官因劇烈的毒性幾乎壞死,吃東西變成一種折磨,除此之外,影響最大的是神經毒摧毀了他的味覺及嗅覺,除了形體還保有人類的空殼,他就跟一腳踩進棺材裡的人沒兩樣。

狀況時好時壞,再加上體內有增無減的嗜殺感,他並不想到樓下團練,食不下嚥是一個真實的逃避團練的藉口,肇因於他沒有能力控制自己殺戮的念頭。

如果他真的能成為一個殺人魔就好了,手起刀落讓鮮血化做漫天血雨,站在屍塊之中仰天大笑該有多好,何必這般苦苦壓抑。

 

***

呀哈哈,梅倫R1出了呢……不過這本早就寫好了,我、我沒心力去改動了(嘔血)

再砍掉我會崩潰,就就就就請大家當作是架空吧(痛哭流涕)

下一次再寫梅倫本啦哈哈哈OTL

不過梅倫R1出了就好想寫喔喔喔可是可是資料太少了,好歹跟我說店長是不是OO啊!!!

媽機虐……

 

這次節錄的是路德的心聲吧,下次再看看要截什麼QWO

當然還是不可免俗的,請大家支持這本囉(艸)

預購處往這裡: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