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路德X梅倫
※有R卡捏它
※有點沒頭沒尾的隨筆
※語無倫次
※路德話好多喔喔喔

 
程式裡有各項設定,但是面對各項問題會有什麼回應,卻是由你做出選擇。
 
 
「有事?」
路德一回到商店二樓,便發現房裡多了一位不速之客,坐在床沿把玩著高禮帽,揚起的夜風晃動著窗簾,吹散路德從外頭帶回來的血腥味,難得接受聖女之子「徵召」的他,在對方沒有即時回答的情況下,直直走進浴室清洗。
溫水從花灑傾洩而下,路德的左手臂有一條長長的撕裂傷,幾可見骨,鮮血將溫水染成一缸血紅,不過他並未多加理會,左手不行就換右手,雖然不是慣用手導致動作他緩慢,無法用毛巾將長髮包起來吸水,路德也就隨心所欲的披散著濕髮離開蒸氣騰騰的浴室。
梅倫還是在床沿坐成一尊月光下的雕像,路德走向前以食指及拇指扣住他的下顎,迫人抬起頭來對視。
「想當雕像就去外頭,別賴在我房裡。」
梅倫緩緩扯開微笑,雙手向後一攤往後撐著,離開路德控制的範圍。
「我......」想說話卻啞口無言,吐出單音喉頭便梗著了,像被施了法般被禁言。
「我耐心有限。」路德抱臂環胸,冷冷盯著這個欲言又止的人,想說就說、不想說就閉嘴,吞吞吐吐是做給誰看。
「我拿到記憶了,很有趣,原以為沒有的,原來還在。」梅倫說出的話有些語意不清,跟平日的伶牙俐齒相當不一樣。
「你大半夜的撬我門鎖就為了說這件沒意義的事?」路德單手擦拭著頭髮,水珠四濺。
「也不算沒有意義吧,」梅倫的視線追著路德跑,嘴則追著詢問,「你以後也會有記憶的,不期待嗎?
「需要期待什麼?」路德扔下毛巾側過頭睨他一眼,語氣萬分不屑。「期待看了記憶之後跟你一樣頹廢?」
「......你這張嘴真的令人很想撕裂它,你懂嗎?」梅倫瞇起綠眸,深深吸口氣按捺心中節節高漲的怒火。
「你到底來幹麻?廢話說完你可以滾了。」路德無視人還坐在床沿,爬上床側躺著踹人一腳。
「你以前絕對是個混帳得罪一干人,死後才會是這種缺德鬼。」梅倫扔開帽子欺身上前,單手挾住撲克牌直直插進路德枕邊,路德不閃不躲,淡漠的看梅倫發瘋。「該死,你明明就知道我很期待拿回記憶。」
「卻發現自己生前不是人,嗯?」路德冷漠吐出的句子令梅倫震驚,他明明沒跟對方說--
「你為什麼知道?」梅倫掐著路德的脖子,大有殺人滅口之虞。
「看看你的嘴臉,從希望變成絕望,滋味如何?」路德繼續挑動梅倫的神經,「這麼想要拿回記憶卻不是人,真可悲。」
「......」
「但那又如何?」路德坐起身來,近距離對視,連眸瞳都能印著對方的樣子。是不是人很重要?
「你就不怕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嗎?所有的動作、表情、思考都是設定好的,這樣還算是真的嗎?」
路德嗤笑一聲「選擇用哪個動作、表情面對我......是你自己決定的。
 
 
就算所有都是設定好的假物,至少這點是唯一的真實。
 
FIN
***
唔嘛,看完梅倫R1後就一直有種衝動
不過資料太少所以(RY
希望店長趕快出R卡TATTT
到底店長是什麼啊(崩潰)
 
不可免俗的還是要來推一下魔都本啦TATTT
預購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