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利恩雪莉本《虛實》試閱2

 

※CP:利恩 X 雪莉(無性轉)

※HAPPY END

※在ULO3:天使大陸7 有試閱可拿取唷

 

 

  

  跟著出隊是勞累的,利恩不管是做為前鋒中鋒還是後衛,他總能善用優勢為隊友創造機會,不過最常擔任的角色仍舊是負責遠偵的前鋒,但這也相對地累,因為要繃緊神經判斷前方的狀況,必要時必須先往前摸清路況,導致每一次出完隊、一鬆懈下來利恩只覺得肚子餓。

 

 

  因此他最喜歡的時刻莫過於回宅時,跟著大家大口吃大口喝,不是不想保持吃相,只是身體看到食物就會忍不住據案大嚼,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能在吃飯時看出大家的習慣。

 

 

  觀察是相當有趣的一件事。像是阿奇波爾多飯後必定來根煙、弗雷特里西吃飯時一定是配話又配酒、伯恩哈德大多只喝茶,聖女之子幾乎不吃東西只喝流質等等。

 

 

  宅第裡的人都令他印象深刻,因為各有各的獨特之處,當然他比較在意的仍是阿奇波爾多,這個他理應熟悉卻暫時想不起更多事情的傢伙。

 

  所有戰士聚集於此,最大的原因就在於他們都是生前有所悔恨的人,而遺憾在死後成為執念,只要他們能夠取回記憶就能復活--所有人因此汲汲營營,他也是其中一員。

 

  但是轉念想想,死前的遺憾強烈到連死亡都不得安寧,那麼,復活真的會比較好嗎?

 

 

  利恩叼著從阿奇波爾多手中拿來的菸時,這麼思考著。雖然想問問阿奇波爾多的想法,不過那就不是他靠自己的力量所找到的答案。

 

 

  「阿奇,我們宅第的女生真的好少啊!」呆靠在窗臺看阿奇波爾多抽菸,總覺得少了什麼,利恩隨即找到對方可能感興趣的話題,扳著指頭細數,大宅裡除了一個藍頭髮的工程師小姐,跟一位左眼纏著白繃帶的綠髮女生外就沒有女性生物了--喔,那個聖女之子不算,利恩曾經親眼目睹那個沉默寡言的小女生人偶,拖著弗雷特里西的大刀追殺某個戰士。

 

 

  「思春了啊?」阿奇波爾多哈出一口白煙,見怪不怪的順口回應,語重心長的拍拍他的肩膀。「宅第的女人要碰之前請三思,判斷惹不起就不要惹,忍一下善用你的雙手也不是壞事。」

 

 

  「阿奇,你才是慾求不滿吧。」利恩啐了一口,阿奇波爾多才真的在思春吧,誰說講到女生就一定要往床上走。

 

 

  提到女性,利恩腦袋裡立即浮現另一個女孩子,形象比同是宅第的兩位女性還要來得鮮明且立體。

 

 

  肇因於三番兩次撞見對方,利恩很難形容對方給他的感覺,與其說是嬰孩似的純粹,倒不如說是器械般的冰冷。

 

 

  搔搔臉,總覺得這樣一想,當時見到對方時的震撼又再次回到身上,重臨感受。血跡漫開來時自己恐怕是鐵青著一張臉吧?先不提看到女孩子受傷的模樣,另一部分是因為體內作為「戰士」的蠢動--他能夠感覺到,金髮紫裙的女孩並不一般。

 

 

  和當時利恩幫忙找到羅布一樣,她是笑著。

 

 

  非肅殺之氣,或者無謂之意。雖然利恩記得的事情不多,但他很確定那個女孩......也就是多次遇見的雪莉,之所以有那樣的表情,是因為她什麼都不知道。

 

 

  對於使用自殘所噴灑出的鮮綠毒血作為攻擊手段,利恩百思不得其解,也肯定他就算問了雪莉也不會有結果吧?

 

 

  「阿奇。」利恩雖然不認為對方是個詢問的好對象,尤其是這男人才剛形容自己在思春--但利恩同時對此人懷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情緒,總覺得就算得不到好答案,只要開口,起碼不會被背信失口風。

 

 

  應該是如此吧?

 

 

  「如果我對你很有感覺,但是卻老想到另外一個女孩子......這要怎麼解釋?」

 

 

  結果他率先得到的答案是阿奇波爾多嗆到煙、咳了好幾聲之後,差點沒把煙屁股往利恩頭頂按去。

 

 

  「臭小子,你給我說清楚對我很有感覺是怎麼回事--」

 

 

  「欸阿奇波爾多、我才不是那個意思!你把煙拿走臭死了!」

 

 

  「就叫你一起抽、不對,你還是給我說清楚--」

 

 

  一番折騰之後,阿奇波爾多重新點燃煙草,白煙裊裊上升,兩方終於都冷靜下來。

 

 

  「所以你是說,你對某個沒有熟悉感的女孩子,特別有印象?」

 

 

  「是啊。」破空的綠血並未濺到自己身上,利恩卻像是有共感,為雪莉感到痛苦。

 

 

  也許是因為,那天是他親手開啟箱子,親眼看到一個女孩半坐在狹小的空間裡,像朵花一樣的燦爛,卻同時像永凍的冰雕,雖美卻毫無他用。

 

 

  雖然兩個人也算是有緣份了,但雪莉終究是另外一位聖女之子的戰士。除非在任務時碰見,否則應該不會再相遇了吧?畢竟,毫無曾經認識的感覺。

 

 

  反過來說,眼前這個讓人有點不爽,卻又忍不住想與其暢談的中年男人,才是他更應該在意的傢伙。

 

 

  阿奇波爾多挑眉看著年輕小夥子「豐富」的顏面變化,好半晌往對方臉上噴出一團煙,在利恩跳起身後,才慢悠悠的開口。

 

 

  並不到語重心長的程度,只是不論生前死後,都顯得較為成熟的回答。

 

 

  誰叫那頭一年比一年要長的酒紅髮,讓他如此掛心呢?

 

  「總有一天會有答案的。小子,你就好好記著這種感覺,然後等待吧。」

 

 (試閱2完)

***

印調表單往這裡走: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