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路德X梅倫

 

※屬性:正劇,牽涉數張R卡及腦補

※修稿ING,未來會增修

 

 

梅倫原以為自己會被塞在倉庫一角,沒想到布勞帶他到另個帳篷,窄小的空間裡擺設應有盡有,工作桌、雙層床、梳妝台、衣櫃……就像個普通人類擁有的房間一樣,真是應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句話。

 

「這是你休息的地方,桌子上有團內的手冊跟你要注意的事項,」布勞簡單交代,接著掏出懷錶確定時間,「等等團長會將你介紹給其他人認識,不要忘記出席。」

 

目送布勞離開,梅倫拉開衣櫃門裡頭清一色的服裝跟他身上這套相同,無意間從鑲在櫃門後的鏡面瞥見臉頰的刺青,四個菱形排列十字樣式以暗紅色的線條紋入皮膚,略顯浮腫的傷口誘得人想壓按。

 

「別碰。」

 

冷然的嗓音傳來,梅倫像被發現錯誤的孩子欲蓋彌彰的將手縮到背後,轉過身見帳篷門口站著一位抱了滿懷白花的男人,像星子般的銀白色長捲髮披散於背,紅色大禮服隨著步伐擺動,像拖曳一地的紅毯優雅而快速的朝他走來,卻視若無睹的掠過梅倫到工作桌旁,單臂一揮將擺放的書籍掃到邊角,幾本書禁不住重力的誘惑跌落地面,對方將花朵輕柔的放下,摸出抽屜裡的剪刀開始修剪,一時間室內只剩下剪刀的喀嚓聲與枝葉落於桌面的沙沙聲。

 

怪人。梅倫偏頭察看專注動作的對方,程式判別並無生命跡象,所以跟他相同只是個人偶,面對自己被晾在一旁,梅倫停在原地一會兒後走上前收拾散落的書籍,然而滿桌面皆是花朵。

 

「挪點位置讓我放書。」抱著書不會痠,但他也不是書架。

 

對方置若罔聞持續同樣的動作,他挑眉,空出一隻手打算將花移開卻被人狠狠握住手腕,對方勾著唇,那雙藍中帶綠的眸子則閃過一絲不悅。

 

「做什麼?」

 

「把東西放回原有的位置。」梅倫道出目的並晃晃被強大握力箝制的手,示意對方放開,不解為何對方十分具有攻擊性,明明兩人是第一次見面,但他像誤闖對方領域般敵意芒刺在背。

 

藍綠色的雙眸宛如將純淨海水冰凍般視線上移,終於正眼看他並微啟唇想說話,此時帳篷簾幕再次掀起,另一個自動人蹦跳進門劈頭便對他們大喊。

 

「這是新來的對吧?吶,路德,你跟他同房啊?」小丑外型的自動人偶大嗓門,繞在梅倫跟前轉,轉頭拚命呼喚那個態度冷冽的銀髮男人。「好奇怪,怎麼紋在臉上。」

 

原來他的室友叫做路德。梅倫暗記在心,卻見坐在桌前的路德不耐吵般放下花剪。

 

「出去,畢雷亞。」毫不客氣的趕人,路德似乎相當看重個人隱私,梅倫揣測說不定路德還會要求獨立衛浴。明明都是自動人偶,還要像人類要求隱私權,這不是相當奇怪嗎?或者是如銀月的冰冷男人有不可告人的隱疾?

 

「不覺得奇怪嗎?路德,他的記號紋在臉上,好顯眼啊。」畢雷亞忽視路德的逐客令,探手便往梅倫臉龐摸來,他趕緊擋住對方尚來不及說話,便見路德如同抓小貓般直接拎起畢雷亞的後頸往外頭走去,對方在半空中揮舞手腳想下地,「不要拎我啦,我也想看。」

 

「與我何干。」將畢雷亞摔出去,路德繫上簾幕的帶子防止再有誰誤闖。

 

「同為自動人偶原來也得爭出個成王敗寇。」梅倫看著這一齣鬧劇,驀然朝路德揚起笑容。

 

「我不介意把你扔出去跟畢雷亞作伴。」路德輕哼斜睨著他,眸裡是赤裸裸的威脅,說到做到的魄力。

 

「用這種方式歡迎你的新室友恰當嗎?」輕撫著仍抱在懷裡的書,梅倫試圖與他未來的室友做良好的溝通。「將是室友的我們,空間也該重新配置。」

 

「你有什麼資格對我提出這樣的要求?」路德像聽見個玩笑話,劃開的唇角毫無笑意傲然反問,然而想繼續處理花朵的手卻被梅倫反握住,不甘示弱的施加相同力道。

 

「同為自動人偶,可沒有誰比誰高貴而能得到更多空間這事。」緊接著梅倫直接抽回手,撥開花朵隨手將書擱置,佔地為王一屁股坐在下層床墊。「更何況這空間這麼大,只有一個人使用未免太浪費了,親愛的室友。」

 

「最好別忘記自己說過的話,」聞言,那雙藍綠眸不帶任何笑意,冷冷的勾起唇角拋出一抹嗤笑,「搞不清狀況的自動人偶。」

 

「你真是……」梅倫一時間無法理解這般唇槍舌劍該如何應對,對方咄咄逼人的口吻令人蹙起雙眉,開機不久的腦袋努力找尋相對應的詞彙以便為路德在他腦袋裡建檔,最終找到一個體現對方給他的感覺的詞彙。「傲慢,路德。」

 

「你以為自己謙虛嗎?」路德抬手勾起梅倫下顎,藍綠色的眸子盪漾冷意。

 

「那你又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嗎?」將對方記錄在晶片裡,「傲慢」一詞似乎所有的針鋒相對都有了完美解釋,掌心蓋上對方的手,梅倫漾開的微笑帶上挑釁。

 

至少他知道該怎麼回覆路德而不被對方藐視。

 

「記住,別將你的傲慢用在錯誤之處。」

 

「這算是前輩給予的忠告嗎?那我記得了。」

 

稍晚的用餐時間,席拉團長將梅倫介紹給處理行政事宜的庶務人員認識,並在團長帶領之下瞭解周遭環境,大帳篷都是人類居住的,數個小帳篷則是給如他一般的人型自動人偶休憩,而獸型自動人偶則全數關在廣場後方、接近第十二層外緣之地。

繞了一圈將席拉叮嚀的事項牢記腦海,梅倫拿一疊紙牌與魔術教學書回帳篷翻閱,掌心的紙牌是席拉特地交給他的物品、要他好好練習,下週開始他就得上場表演。

「這副紙牌就給你了,它是你的工作夥伴,要好好愛惜。」當時席拉叮囑著,碧綠眼眸裡的笑意與閃爍的霓虹相互輝映,梅倫恭敬的接下主人贈予的禮物。

奇異的,梅倫充滿幹勁,雖然檢視內部能量並未有異常現象,將五十二張牌拿在手中,單手切牌、換牌,軟體程式裡早存有紙牌及魔術技法資訊,實際演練過一輪全然無須擔心失敗,動作流暢得彷彿練習過千百遍,然而梅倫仍舊不厭其煩的次次練習。

夜風從掀開的簾幕溜進篷內,肆意玩弄梅倫的髮梢,皮鞋踩過塑料地毯發出澀然的促音,坐在椅上的他側轉過身五十二張紙牌在指尖翻轉,饒富興味的觀察路德;只見對方提著繞成幾圈圓的長鞭坐到對面開始上油保養,動作如下午修剪花枝時的輕巧與溫柔。

「你的機械眼壞掉了嗎?」

「嗯?」

路德薄唇翕動,嗓音如清晨冷霧般竄進耳裡,梅倫渾身激靈驀然清醒,自己竟然緊盯對方久久不放。雖然被人識破,但梅倫並未失常,手指仍舊穩當的握著紙牌。

「我只是好奇你的鞭子從何處變出來。」明明下午一同出帳時並未看見,回來時卻拿著長鞭,莫非是塞在衣擺裡頭嗎?

「原來你的機械眼還真出了問題,鞭子在我手中、眼卻往我的臉瞟,去請求團長送你回原廠維修吧。」路德清清淺淺的回應卻是莫大諷刺,刺得梅倫撇撇嘴,那些好言暖語通通吞回肚內,不願屈於下風的反擊。

並非是他不想維持風度,只是面對一個牙尖嘴利的傢伙,能有多少風度?腦中晶片迅速找到反擊的詞彙,哪有早晨那般懵懂的生澀樣?

或許梅倫能夠這麼快的社會化還得感謝路德毫不留情的譏諷。

「那麼該說你不專心,還是該讚揚你能一心二用?」紙牌在十指間快速來回,意有所指的嘴上不饒人。「與其偷偷摸摸的偷瞄,倒不如光明正大的觀察不是更好?」

「當目光過於刺眼到令人嫌惡時,偷瞄與觀察並無差別,不過是自卑的反饋。」路德收起保養用具,將長鞭放於床頭開始褪去衣物,儼然一副就寢的準備。掀被上床,路德隨手關掉燈光,帳篷裡倏地幽暗,梅倫只能收起紙牌也跟著褪下衣服,從側面梯子爬到上舖,幾秒後又默默下床站在路德床邊。

「親愛的室友,」梅倫雙臂環胸,路德修長的四肢佔滿床面閉眼假寐。「能否請你解釋一下我床上那堆東西?」

「什麼東西?」路德閉起雙眼回應。

「書跟空罐子,全放在我床舖。」這是哪門子的惡作劇?

「哦,誰叫我之前都是自己一間房,沒在用的上舖自然是放東西。」冷淡的男人的口吻聽來如此理直氣壯,一副梅倫沒地方睡也無妨般的雲淡風輕。

「麻煩請你起來把東西拿下來。」

「擾人清夢不覺得羞恥嗎?魔術師先生。」路德睜開一隻眼,唇角勾著笑倏地翻過身用背面向梅倫問安。「既然你還沒睡,那就把東西搬下來,晚安。」

「……晚安。」梅倫冷眼盯著死不肯起身的路德,要硬把人扯下來也非難事,但對於耍賴的人大概只是浪費力氣。

好吧,他是紳士,一個優雅的紳士是不會做出想掐死對方的事。梅倫告誡自己,接著爬上床舖拿取路德堆在床上的雜物,還差點打破空瓶罐,手忙腳亂的終於安穩下地並把東西擺放於工作桌,匡郎的聲響在室內發出噪音。

「輕一點,東西禁不起摔。」始作俑者悠哉的下指導棋,梅倫真想把東西堆到下舖砸死對方算了。

來回幾趟終於清完物品,梅倫褪下外衫後總算能躺平,背脊接觸床面的瞬間寒冷猛然竄過腦袋又迅捷流竄腳底,程式的類人反應清楚的傳遞目前的身體狀況,高度仿真的他拿起被單蓋於身上。

他唯一慶幸的一點是自動人偶不會生病。

 

***

聖誕快樂啦各位,為大家送上聖誕節禮物

 ☆ Merry X'mas .*’☆”

  n n

  い_c丿 / ̄>☆

 c/ ^ ^ \ (ニニ)△△

 ( ″● ) ^ω^ )[ || ]

 OOノ)=[ ̄てノ ̄ ̄]

 ◎し◎ ◎―――=3

 

試閱二路德終於出來啦,不好意思,他這次根本話嘮(RY)

當然還是相當自我中心,梅倫加油,撐下去,好嗎(哀傷)

正努力跟仔羊討封面線稿中,不曉得到底是怎樣,好期待>W<

這是CWT36的本本,因為時間太短了,所以目前是開印量調查,有興趣的歡迎填寫喔!

CWT36】【UNLIGHT|店長梅倫本】《廢棄場》印量調查

※同場加映里馬本《PALE》二刷意願調查,這本比較特殊,過十人才會二刷喔!有興趣一樣歡迎填寫!

CWT36UNLIGHT】里馬本《Pale》二刷意願調查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