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CP:韓文清X葉修

※隨興所至,寫我開心且想寫的,之前兩篇缺口的完整版(?)

※歡迎搭配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4svHGozpg8

 

 

當兩人磨合卻只是讓缺口越來越大,

我們朝彼此伸出的手搭不成一個弧。

面對你的每一日我都覺得胸口匡啷作響。

你就要死了。

我內疚。

 

01.

「老韓,打得這麼兇殘,想幹死誰啊?」葉修叼著煙倚著門框,看著韓文清操縱小號橫掃競技場上的倒楣對手,那拳法家的小號隱隱有著大漠孤煙那所向披靡般的氣勢。

「我送你。」摘下耳機,韓文清退出競技場的房間後起身要送葉修,卻被對方擺擺手表示自己還記得路。

「甭,你繼續訓練吧,我知道怎麼打車回去。」提著簡便行李,葉修最後還是讓韓文清送到門口,領口微微發黃的白襯衫加黑長褲、腳踩一雙快要開口笑的休閒鞋,只在臉龐戴了口罩跟墨鏡,有種頹廢感,卻止不住這人如風般的瀟灑。

「掰。」

葉修揮手,鐵門在身後砰的闔上。

 

「老韓,你真是一如既往啊。」他感慨,這人能夠堅持十年做同樣一件事甚至是往深處前進,葉修佩服但也明白這事,他也一樣。

「所以你要放棄了嗎,葉修?」

「我雖然被人稱心髒,但是也沒那麼骯髒的。」葉修靜靜看著韓文清嚴肅到幾乎會嚇哭小孩的面容,輕之又輕的拉開一朵笑。「老韓,我不懷疑如果我說再等我個十年你大概也會說好,但事實是,我何德何能讓你這樣做?」

「……」

「就算你願意,但我不願意了。太蹧踏人了。」

 

葉修靠在鏽跡斑斑的公寓大門靜靜抽著煙,拖了十年的感情戲也該落幕了,只是當謝幕時又覺得結局來得太快。

 

嘴裡的香煙像燃燒的線香越來越短,刺鼻的煙草味更像薰香,為這段未開花結果的戀情行哀禮。

 

 

02.

韓文清清出一堆垃圾。

房間裡、床底下、衣櫃內,垃圾處處,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邋遢自己還真不曉得。

很多東西都舊了,得換個新的,捨棄的時候總覺得心頭有些悶,但無用的東西留著只是佔空間。

扔掉,才有新的物品能夠進入。

張新杰曾經在隊上訂了一本叫《斷捨離》的雜誌,裡頭就是教人要捨下這些根本沒在用只是含著部分回憶與心意的物品,擺設於房間卻紮了根,若不斬斷的話將密密麻麻的裹著自己,連未來也喪失了。

所以韓文清把這些東西都扔掉了,其中最多的就是煙盒,一包又一包的開了口,內裡的煙被抽光後因著激情或爭吵落地,被誰的大腳啪的踢進了隱密的地方,得用掃把撈才撈的出來。

就像葉修一樣,把莖葉的根紮在他心田,抓牢了一坏土卻是棵結不成果的植物,他用盡力氣等待、花費心力灌溉依然還是回天乏術。

活不了的植物、龜裂的心田,等不到從天而降的甘霖、等不到下一季春天的來臨,於是這一畝無法收成,連根拔起的植物可還知道土裡留著相同的形狀,那缺口的土壤沒人補上個兩腳踏平,成為一個不規則的洞。

葉修灑脫離開像一陣風拂過後揚起漫天塵沙,韓文清的腳踝有著那人親手銬下的鐵鐐,人的步伐要怎麼追上風的速度?於是他只能等著了,等待塵埃落定一切歸於平靜。

五指擠壓紙盒皺成一團,劃過弧線落入門邊的大型垃圾袋,結結實實的快裝滿一袋,拖著怕袋底磨破了、扛著上肩頭又格外沉重。

好不容易將房間恢復原狀,可惜的是今日垃圾車不收垃圾,於是只能暫時放在陽台惹塵埃,韓文清拿著拖把、裝了一桶水自力救濟的將房裡拖了一遍,卻仍像踩著細細的沙粒,磨蹭著腳底板什麼都要不好了。

而那人也曾經在飯桌下伸出腳挑著火,曾經玩脫了,回不去正軌了,那人如常的穿上白衣黑褲揮著手遺留一個逆光的背影。於是這世界再也靜不了,沙塵暴分分鐘襲捲而來將生活攪得一團亂。

驀地韓文清明白,這房間是清不乾淨了,就算把傢俱全扔棄也相同。

煙味仍在、人影仍在、滿屋的記憶,他不要了總行吧。

 

「聽說隊長最近在找房子啊?不是聽說在市中心買了一間嗎?」

「多多置產也不錯啊,老了可當包租公。」

「這麼說也是。」

 

 

03.

        葉修搭了火車顛著回到上林苑,陳果還是幫他留間房,而他每隔一陣子也會來指導指導後輩,叼著煙走進,夏休期人員大多都回自己家去,除了又錯過火車的關榕飛,還有等他的陳果及蘇沐橙。

        一個俗事不理、兩個貼心至極,迎面給個擁抱勝過千言萬語,葉修想,他會先回來這裡,或許就是因為不需要太多言語就能沉靜下來,然後他才有回家的勇氣。

        「進來了就別抽了。」陳果依然皺眉扠腰的要葉修把煙捻熄,然後人又叨叨念念的去廚房切了盤水果,蘇沐橙眉眼透著擔心將煙灰缸遞給他。

「解決了?」

「嗯。」

拍拍葉修肩膀,蘇沐橙的手保養的很美、很柔,帶著一絲絲微涼,跟韓文清的大掌全然不同,但手速都相同的快與穩。葉修對生活日常很懶,但對於手部保養恐怕還比韓文清講究,尤其是指甲嘛絕不能太長,否則妨礙運指如飛該怎麼辦?

 

「老韓,把手交出來,這是搶劫。」葉修像攔路路霸阻著韓文清出浴室的路,面對韓文清那「這貨又搞啥」的眼神,他動動手指要人把手交出來。

韓文清無奈,順著他意思坐在床沿,葉修席地而坐垂著頭替對方修剪指甲,喀嚓喀嚓的聲響清脆響起,他專注的就像在打一場最艱困的戰役,那一堆工具可沒比女人們少。

「老韓,手要好好保養啊。」葉修抬首,捕捉到韓文清來不及收回的驚疑,驀然揚起的惡作劇的微笑,五指輕彈沿著對方的大腿一路往上摸去,直到被對方按住了手後挑眉。

「別玩。」

「幹正經事呢。」葉修傲然回視,只是那意圖太明顯了,空氣中的潮濕氣味突然轉為曖昧,慾火如柴堆疊只差一搓火苗。「真不要?那我要睡啦。」

葉修撤手,還沒完全抽回就被人撈回去,胸貼胸、唇貼唇,毫無縫隙。

 

「發什麼呆,吃水果啊。」陳果揮一揮手喚回葉修的神智,葉修笑了下叉了塊芒果塞進嘴裡,順口問問最近隊裡的狀況,蘇沐橙擔起隊長的職責加上眾人同心協力的努力讓沒有葉修的興欣步上正軌。

葉修跟家裡告假後到了韓文清那邊一趟這事,他們是不曉得的,蘇沐橙僅知道葉修四處走走,才剛跟陳果談到說不準會來一趟,人便真的來了。

心事重重的臉半是如釋重負半是如喪考妣,那些風聲也曾傳到他們耳中,可誰也沒當面證實過,他們也不打算求證。葉修就是葉修、韓文清就是韓文清,誰說這世界一定要搞懂所謂的真相、像那些嗜血嗜腐肉的記者必然得捅破那層窗紙?

「一起吃晚飯吧?」蘇沐橙淺然劃開笑容,小食指勾住他的指頭,心情不好時吃是最好的發洩了。

「好。」葉修點頭,單手反握那雙柔夷,涼意順著血管透進四肢百骸,不得不說,他懷念那雙十指相扣的大掌,暖得像盈眶的熱淚。

 

 

04.

新房簽約、裝潢,喬遷之喜得請人來家中走走踏踏,讓這個家有點生氣,未來才會蓬勃發展。

韓文清能請的人當然就是霸圖的人,他一路走來的副隊、同為老將的張佳樂、退役不久的林敬言,戰隊老闆跟經理當然也是不可或缺的,未來極有可能接替大漠孤煙這角色的宋奇英也是邀請人選。

瀰漫著木材與油漆的氣味,還有老闆及隊友送的幾盆花,花團錦簇的替這家增添活力,L型沙發圍繞著透明茶几,坐下時軟綿綿的幾乎癱在裡頭都不想起來了,一抬頭液晶電視配上藍光DVD、立體環繞音響,舒適至極、享受至極。

小廚房裡應有盡有,兩門冰箱、嶄新的流理台,爐灶上頭一鍋煮得香噴噴的綠豆湯,邊上還放著計時器正倒數著,怎麼看就是張新杰的嚴謹。

「老韓沒想到你這麼有錢,這附近小區可不便宜啊!」

「離戰隊近。」走路幾十分鐘的事,剛好當作運動。

「也是。」

張佳樂四處走走逛逛,參觀意味十足十,也想買間房準備養老。以他們一線老將的年資換算成薪資,比起同年齡的人可說是賺翻了,但這也是換來的,用學歷、挫折、青春與年歲換來存摺上節節攀升的數字。

新房其實不大,兩房一廳一衛,要塞一大家子是不可能,但住個獨身大男人綽綽有餘。

一間主臥室採黑白俐落風格,陽剛味十足,牆壁還貼了張榮耀官方出品的大漠孤煙海報,五斗櫃上頭擺了歷年出版的手辦,黑床單罩著白被子,鮮明的對立,陽光透過百葉窗灑進室內,亮晃晃的折射入眼,亮得令人皺眉。

「老韓,我看你以後是別想賴床了。」張佳樂轉動百葉窗遮掩烈陽,打趣說道。

「你才注意別被新杰查到半夜不睡覺玩手機。」韓文清雖然沒查房,但張佳樂躲被窩玩手機,每次都被張新杰逮得正著,不可不謂剋星。

「呸呸呸!別亂說啊!」張佳樂連續呸了幾聲,他強烈懷疑張新杰在他房內裝了監視器,否則怎麼次次被抓到?這簡直是通靈了啊!

「隊長,副隊說可以喝綠豆湯了。」身為輩份最小的宋奇英毫無怨言的當起傳令兵的角色,張佳樂聞到香味先一步奔去飯廳,卻差點在光滑的磁磚摔一跤,幸好身手矯健的穩住身體。「前輩您沒事吧?」

宋奇英趕緊上前查看,只見張佳樂拍拍胸脯,喃喃念著「好險好險」,活動手腳證明沒摔到沒扭到,然後要大家小心磁磚會滑的云云。

韓文清站在後頭看得一清二楚,身體反射性的想衝上前拉住對方,跨出步伐時張佳樂已自己穩住身體,瞬間回正的身姿擊碎了記憶的投射。

他沒忘記葉修曾在舊屋裡因踩到地磚上的水,結結實實的滑了一跤,聲音大得讓韓文清從浴室裡奔出來,身上還一堆未沖淨的泡沫,而葉修哼哼唉唉的不禁摔,躺了好半晌才臉色鐵青的說可能閃到腰了。

韓文清還能說什麼呢?他什麼話也沒說,心頭火燒火燎的找出藥酒,把像摔成灘泥的葉修扶到床舖,掀了衣裳只見一塊瘀青好不刺眼,他用棉花沾著藥酒揉傷處,每揉一下對方身體就彈一下,哼著小力點小力點腰要斷了……。

下次葉修再來,韓文清早請木工將釘好木地板,還上了防滑漆。

「嘖嘖,老韓你終於想通了是嗎?長這麼大還摔個狗吃屎可不好看啊。我上次摔的那塊瘀青還沒消呢。」葉修爽快的脫了鞋赤腳踩著,紙拖鞋從此變成稀客的專屬,而葉修嘛,是『常客』。

木地板穩穩的承載了葉修與韓文清的重量,偶爾,旖旎下的衣物蜿蜒成一條情慾之路,沿道如花開散於木板之上,淺淡的顏色雜揉成色塊,與結實相反的、未沐浴於陽光底下的身軀仰躺於深色床單,全然反差,所以誘人。

「隊長?」宋奇英探頭,所有人都到飯廳了,他領命再次過來卻見韓文清滿目陰霾的直盯地板,逆光像盞鎂光燈當頭籠罩孤寂感如浪潮襲來,那一瞬這間房淹成一汪深海,而窗前的領域化成一座孤島,誰也靠近不了。

宋奇英覺得他的隊長快溺斃了,卻仍孤傲的不肯求援。所以他喊出聲,打斷這份死寂的寧靜。

「來了。」韓文清回神,快速收斂心神將理應留在上間屋子的記憶驅散,明白後輩眼中的擔憂,他如常的抬腿邁開步伐,卻又轉過身將張佳樂闔上的百葉窗全數拉開。已經沒有必要讓房內保持適合人類休憩的狀態。

陽光再次刺進眼眶,令宋奇英不禁瞇起眼眸,只見韓文清拍了他肩膀將人帶出去,徒留身後明媚到近乎毒辣的光線。

 

「葉修起來。」

「老韓……給不給人活啊……這光也太刺……」

「這樣剛好,叫你起床。」

「你這人未免太沒情調,早晨不正是該好好睡一覺的時候嗎……」

「你只是想賴床。」

「不正是為了陪你,三點才睡啊我……呵哈……別吵我了……」

 

 

05.

葉母在葉修回家後,拿給他幾盆小型仙人掌,聽說可以淨化吸收電腦幅射,對天天打電玩的人很有幫助,然後又在外頭鐵窗掛上攀爬的黃金葛,據說可以淨化空氣,對身體好。

對於母親的愛心葉修沒能說不,而這些東西在興欣時陳果也用過,每個角落都擺著盆栽,要他們休息時記得多看看綠色植物。

電腦鍵盤前擺了一整排小仙人掌,是不妨礙上網摸個榮耀的舉動,只是瞥見時都覺得那小小的刺葉紮進心頭。

現在賴在家中當王老五的葉修過著豬一般的生活,第十賽季得到的高額獎金丟在葉家砸不出個響兒,別說兩老的退休金,光是葉秋的年薪差不多就是一整個冠軍隊的獎金,他賺的那些錢根本不值得一提。

萬幸的是他回來後,家裡倒也沒提過他的薪水,甚至也沒問過他接下來想做什麼,約莫是個「人回來就好」的節奏。葉修目前也沒太多想法,過一天算一天,現在有相當多的時間可以讓他好好思考接下來想做的事,而非年少不懂事、莽莽撞撞的。

「葉修,來幫忙澆水。」睡到日上三竿才踩著拖鞋下樓的葉修被正在花園裡蒔花弄草的葉母交代任務,拿著澆花器去每層樓的每間房裡幫各盆栽澆水。

葉修拿到浴室扭開水龍頭,傾瀉的水聲擊打花器底部發出噪音,從Q市繞去H市再繞回家,總算是了卻一樁心事。

恍然間,那人與榮耀烙刻在他心頭已然陪伴過十年歲月,幾乎佔去他生命裡的三分之一,現在卻得硬生生從生活中剝離,簡直是用指甲扯下他的肉,既慢而疼,積聚滿腔逆流的血,溢不出、排不了,最後開始發臭、變質,最後傷口化膿整個人像發著高燒,神智卻異常清醒。

沒什麼。這樣的生離或死別也不是未曾遇過,早在十來歲時就發生過了,蘇沐秋慘遭車禍,撞碎了三人的美夢與願景,從此與摯友天人永隔,命運促狹的賜予死別,卻從沒想過留下的人只能揪著心承受。

這一次的生離由他親自執導,他願承受且責無旁貸。只是人踏著安穩的步伐離開公寓,鐵門轟然關上的同時更像個信號,他的内在開始風化崩解,轉眼間都成了一片荒漠,走在這片乾枯貧瘠的土地,滿目荒涼未見一點綠,天未降甘霖。

水滿過花器頂端,嘩啦啦的溢流,葉修扭緊水龍頭端到外頭澆水,這個家被母親照顧得很好,綠意盎然、處處溫馨,每個房間都帶著愛意,待著暖洋洋的連心都填滿了。

葉修穩穩的傾斜壺口,水流如絲澆灌在綠葉與深色泥土上頭,不經意的想起公寓裡那盆隔壁鄰居送的綠色植物,擺在陽台幾乎都要枯死了,憑藉著雨水才勉強活著,直到夏休期他們會面為止。

「幸好沒養寵物。」葉修咂舌,一盆植物都快養不活了,要是寵物包準夏休期回去收屍。「老韓快拿水來啊!」

「你手頭不就一杯嗎?」韓文清瞪一眼,正在抹地板呢。

「也是。」葉修看看手中的飲用水,橫豎都是水澆了總能解渴吧。「真讓你便宜到了啊,喝的是高級水呢。」

「你有時間廢話就來整理。」韓文清喊,葉修置若罔聞啪噠啪噠的走出去,回頭端回兩杯水遞給韓文清。

「放鬆點老韓,夏休期,我好歹也能住個一星期,幹麻急著整理?先喝杯水吧。」他笑開來,韓文清沉著臉、滿額汗的接過水一飲而盡,緊接著他惡作劇的當頭把另杯水倒到對方頭上,惹來一聲像獸吼的怒罵。

隨後他低頭,啄了那口猶掛水珠的唇,笑意盈盈。

「這樣才涼啊,老韓。」

 

澆花器裡倒不出一滴水了,葉修愣神十來秒才默然收手,那澆花器驀然千斤重,他提不動了。

這陽光,怎麼這麼刺眼呢?緊緊閉上眼,葉修覺得自己玩火自焚、瞬息成灰。

多活該。

 

 

06.

單調規律的鬧鈴音在宿舍響起時,韓文清睜眼起身,速度快得像是不曾入睡,不需要賴床藉以銜接夢境與現實,他已然清醒。

第十賽季過後日子如常運轉,這世界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會為了某個人事物而肯停止一瞬,因此從無緣晉級冠軍賽的那一刻起,就只有往下個賽季繼續努力的份。

同理可證,對於感情路上無以走到最終的結論,韓文清接受了,沒什麼好不接受的。人們說,十年宿敵。最瞭解自己的通常是自己的敵人,而他跟葉修正也是如此,只是曾經多加了幾個稱呼,戀人、朋友,點滴如雨涓滴成河流過十年心田。

葉修感覺是個吊兒郎當的人,不過是沒人意識到他私下有多努力,榮耀教科書的尊稱、一代傳奇的名諱,再來個十年恐怕也無人能取代,韓文清佩服葉修的能力與努力,只對他愛噴垃圾話開群嘲這點爆青筋,然而他不得不承認:

有些天才一世紀只出現一個,便足以傳頌一整個世紀。

葉秋、葉修,對韓文清而言哪個名字都無所謂,換了一個名稱換不了內在,他一看就知道那是誰,除了曾在他心頭、腦海敲下一根根木樁,令他一輩子沒齒難忘的葉修,還會有誰?

那人像一道焚風,燎燒整個電競世界、整個榮耀,行走無阻無礙,然後在某日颳進他的生活,攪得他天翻地覆卻無力制止。又或者說,韓文清是刻意放任的,對葉修。

那時一張眼就能瞥見葉修睡在同顆枕頭上,熬夜在眼下畫上一層又一層的黑眼圈,貓咪似的窩著半邊床扯過大半的被子,多眷戀,於是把窗簾緊緊拉上,不讓擾人清夢的陽光有機會溜進來舔吻葉修,靜靜待著看便圓滿。

細細聞,唇角、髮絲乃至於葉修那雙保養有方的手都留著煙味。韓文清想,哪天不知道是誰先得肺癌,可面對嘻皮笑臉把煙當水的葉修而言,戒煙等於折他帳號卡般,於是只能要求減量,至少在對方來他的屋子裡煙盒都得先交出來。

「老韓,別人說看見你是繳錢包,怎麼我就變成繳煙盒?不繳行不?」

「少廢話。」韓文清劈手奪走葉修藏在褲管的煙,一包兩包三包,「當心肺癌。」

「哎,那得多久之後的事啊,想這麼多怪不得你皺紋多啊。」葉修大字型的癱在沙發裡,指間沒挾著煙還真不習慣。「聽說吸二手煙的人比較容易得。」

「所以禁止你在家裡抽煙。」

「哎,賓館還能抽根煙過把癮呢……老韓臉別這麼黑,要去賓館也是跟你去。」

韓文清沒問對賓館這麼熟的話語是源於什麼,葉修不說的他沒興趣刨根究柢,只是當著葉修的面把那堆香煙倒進馬桶沖走。

然後當晚與葉修外出吃飯時,被撩撥得差點在公眾場合失去控制,面對如風捉摸不定的人,韓文清選擇不多加管束,不是沒有獨佔慾,只是人都需要屬於自己的空間與時間,自由,以愛為名。

他曾設想過這份感情曝光與否,隱忍十年沒什麼不能忍耐的,韓文清可以繼續堅持下去,但那是他的個性使然,因為他認為葉修值得他這麼做。

但韓文清自己也明白,葉修最終的選擇或許就是過於相愛。

感情不能用二分法,不是不在一起就不愛了,他懂、他理解,但很多事情不是光靠「理解」就能撫平。

拿根針直接戳進皮肉哪有不痛的?拔不拔都是錐心泣血的痛楚。

「韓隊早。」韓文清梳洗完畢,開門便見張新杰正好出來,兩人並肩往食堂走一路無語,只是經過無人的走廊時身後的腳步聲驟然停止,他轉身迎戰。

他跟葉修的事知道的圈內人很少,但有些人瞞不過的,像被冠予四大心髒的人一個個精得跟鬼般;如今和葉修走到終點,他沒想多說、對方亦同,懂得的人自然會懂。

只見他的副隊推了滑下鼻樑的眼鏡,輕描淡寫的拋出問句。

「結束了?」

「結束了。」

「你們都沒錯。」

張新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後邁步離開,遺留的話語卻像警鐘不斷迴響。

是,感情的選擇沒有絕對的對錯,彼此都有所堅持、彼此都沒做錯。

韓文清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恢復,這肇因於相戀的日子過於美好,因此分離顯得特別殘酷。

他們唯一的錯,錯在對的人不在對的時間裡相遇。

 

 

07.

生活不是童話,不可能一帆風順。

相處的日子裡他們曾經大聲爭吵過,手中的搖控器、慣用的馬克杯誰沒肝火一來砸爛在地板,轟然碎成一塊塊,留待兩人氣消後掃進垃圾桶。

相處的日子裡他們也瘋狂過,靠近落地窗躺椅成為情慾的溫床,夏季燃放的花火砰然炸空的同時也點燃了慾火,一大片的窗戶扯開窗簾毫無遮掩,煙花入眼、灼熱的慾望攪弄著身體,呼出的潮熱氣息與呻吟被人半路劫去,唇與唇的廝磨最是撓人心癢。

相處的日子裡場上敵手、場下朋友,葉修不放水、韓文清也毫不留情,他們扛著戰隊的責任、對冠軍的渴望,廝殺若不拿出實力簡直是侮辱了榮耀,羞辱了彼此。

葉修突如其來離開嘉世時,並未知會韓文清,他們的愛情像是只在夏休期發酵、熟成,然後不打擾彼此的等待下一年到來,這背後是全然的信任,所以葉修懷著這份信任東山再起。

當他重新擁有屬於自己的隊伍,再次證明自己有能力抱走冠軍獎盃之前,都不聯絡。

韓文清默許了他的任性,可是這不應該的。葉修想,這人真是準備吃大虧的啊,然後厭惡自己一聲不吭走人的行為。

他刨著韓文清的底線往下不斷深掘,兩邊土牆搖搖欲墜快將他活埋,當他意識到這件事時,不禁捫心自問這中間發生何事才讓對方願意退這麼多步,葉修膽戰心驚,這樣下去非同小可。

堅持、一如既往、勇往直前,是韓文清的優點,可這一瞬葉修突然害怕了起來,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對方,他錯了,根本不該招惹對方的。他認輸、他認錯,他得劃下一道止血線、建立防火線。

童話裡才有他奢望的結局、才有瑰麗明亮而美好的未來,但生活不是童話,有些人事物不是光靠堅持與誠意就能克服的。韓文清的優點不是萬靈丹,甚至於也不該成為消耗品。

縱然一想起那瑣細燦亮如鎏金的十年歲月,葉修只能在夜裡用四肢緊緊抱著凍僵般軀體,寂寞凍人、寂寞燎原、寂寞燒乾荒漠裡殘餘的綠洲。是他放的火。

 

「葉修、哥!媽叫你啊,下樓吃烤肉啦!」葉秋叩叩叩的急敲門,葉修挾著偽裝成香煙的鉛筆在桌角輕輕點著,抖落無形的煙灰,點點頭懶洋洋的說聲知道了,便聽見腳步聲啪噠噠的離開。

安靜的都能聽見鄰居孩子的歡笑聲,「離遠點離遠點,要炸啦」,然後室內染成五顏六色,葉修側過頭見煙火燦爛,拿起回家後才辦的手機按下快門,小小的、散開便殞落的煙花記錄於記憶卡。

藍光螢幕開著微薄,圈內好友紛紛上傳烤肉歡樂照或是煙火美圖,附帶著眾人與粉絲的互相道賀,其中一則微薄令葉修臉部肌肉朝左右上揚,放下機子後離座去庭園與家人團聚。

那是一張絢爛卻即將歸於平淡的半朵煙花,來自於他熟悉的人,沒有註解、沒有標記任何人。但葉修懂。

正如他原本意欲上傳的圖相同,美豔得令人難以忘懷,只可惜盛況不再。

 

(全文完)

 

***

這真心是個意外,絕對的意外,我竟然王柔還沒撸就先撸出篇韓葉ODO

但靈感來得突然且無力抵擋,所以突然間從極短篇變成短篇也令我詫異。

 

支撐我寫到結束的是姚貝娜的《愛無反顧》這首歌,非常好聽(艸)

當然也有一些被我拿到文中寫了,只是不及萬分之一。

 

這就是我心目中的韓葉,開頭結局跟中間一點也不美麗、不偶像劇,但我不打算修改或增補,或許以後會,但目前為止不打算。

這篇完全是隨興所至,寫我開心想寫的,所以沒有大綱,甚至也只有一個模糊的時間點,約莫是第十賽季後葉修退役,沒有國家隊這樣。

再細的可以不用問了,因為我也沒有設定(艸)

 

剩下就給大家自己感覺吧,我現在寫完覺得鬆了一口氣˙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六月
  • 親我又落坑了Orz
    怎辦,看你的文我要掉坑根本易如反掌呀啊啊啊π_π
    我要考試了啦嗚嗚嗚嗚
    可惡好美味的韓葉啊啊啊
    我走不了了((躺
    不走了,賴定你了大大
    等文~久久上一次來看
    所以留言可能都會隔很久請見諒
    大大加油!幸福靠你!!
  • 六月
  • 親我又落坑了Orz
    怎辦,看你的文我要掉坑根本易如反掌呀啊啊啊π_π
    我要考試了啦嗚嗚嗚嗚
    可惡好美味的韓葉啊啊啊
    我走不了了((躺
    不走了,賴定你了大大
    等文~久久上一次來看
    所以留言可能都會隔很久請見諒
    大大加油!幸福靠你!!
  • 身為一個作者,我只能說哈哈哈這是我的榮幸(樂奔
    考試要加油啊XDDD
    文發了不會跑的WWWWWWWW
    加油加油,等你下次看文回點感想給我XDDD

    襲音 於 2014/09/13 16:53 回覆

  • 瓜子 /  漣
  • 這篇韓葉好吃!!!Q有搭配bgm服用感覺更有虐到
  • 謝謝WWWWWW
    姚貝娜這首歌我好喜歡(艸)

    襲音 於 2014/12/09 16: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