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吵歸吵,殷維恭還是與易曦吃完午餐,他們又到桌球室揮灑青春的汗水,直到易曦的小鮮肉打電話來為止。

「嗯?我在跟朋友打桌球,嗯,對,好啊,我過去找你。」抹了一把汗,易曦晃晃球拍,「先打到這裡吧。」

「你完全體現了一句俗諺。」殷維恭搖搖頭。

「哪句?」

「有異性沒人性。」殷維恭痛心疾首,說好的友愛呢?

「好說好說。」易曦大方承認,「等你穩定交往之後,也會變這樣的。」

「但是瑞凡,你從小到大好像都一樣啊!」

「安真,這是天性,我無法違抗。」

兩人邊收東西邊演了起來,看著易曦歡快去找男友的背影,深深覺得單身狗傷不起啊,他也好想找個男友陪伴一下。

好想愛人與被愛啊……該死他的另一半到底在哪裡?

深深嘆口氣,殷維恭先去換件乾淨的衣服再備課,等等上完家教還得去看醫生,翻出藥袋上的看診時間,最晚到八點,殷維恭算了下車程,應該趕得及七點半到診所。

但是俗話說的好:人算不如天算。

殷維恭應家長之邀,特別留下來幫忙惡補期中考的科目,並跟家長談談學生的學習狀況,用了三寸不爛之舌好不容易說服對,離開時看一下腕錶,竟然已經要八點半了!

「靠。」殷維恭一催油門,依著印象中的路線狂飆而去,其實他並沒有預約,說真的,也並非必須今晚看診不可,但是答應好的事不做到便過意不去,而且他才不是小豬!

等他飛車到診所時,招牌燈都已熄滅、鐵捲門半拉,雖然還看得到光線透出,但這很明顯就是要休息了啊……

正當殷維恭落寞的驅車離開時,彎腰從鐵捲門內走出的護士小姐卻叫住了他,「咦,你不是殷同學嗎?」

「欸,我是。」殷維恭詫異,為什麼護士小姐會認得他?「請問你們下班了……?」

「賈醫生一直在等你喔,進來吧。」護士小姐扔了一句,又彎腰進診所,還昭告他的到來。「醫生,他來了。」

殷維恭摸摸鼻頭跟了進去,賈佳壽剛好走出來,原本緊皺的眉頭緩緩鬆開,隨即將視線投向護士。「明美妳先回去吧,我來處理就好。」

「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妳已經打卡下班就下班吧,工作一天已經很累了,騎車小心。」賈佳壽再三叮嚀,然後走進櫃檯敲了敲桌面,「健保卡給我。」

「喔。」明白自己給人添麻煩了,殷維恭乖乖交出健保卡跟掛號費,然後看賈佳壽又走出櫃檯把鐵捲門完全拉下。「欸,為什麼要拉鐵門啊?」

「診所只剩下我跟你,診療間看不到外面,小偷跑進來就糟了。」賈佳壽說,「等等你要走的時候再把門拉開就好,進來吧。」

看了看鐵門跟診療間,啊啊,既來之、則安之啦!殷維恭豁出去的走進診療間,說不定是他想太多,正常人才不會在這裡嗯嗯啊啊的吧!

「最近狀況如何?」賈佳壽從旁拿出病歷表,依著之前的記錄開始問診。

「還好,就……上次那樣。」結果對方也只是用口頭詢問而已,害他之前查資料以為要觸診,還擔心會不會擦槍走火。「那個,你應該沒要觸診吧?」

「觸診?目前不需要。」賈佳壽頭也沒抬的繼續開藥,在殷維恭鬆一口氣時又輕描淡寫的補上一句。「我上次已經好好觸診過了。」

「喂!」殷維恭漲紅臉,幸好只剩下他們兩個,不然被其他人聽見怎麼辦。

賈佳壽輕笑幾聲,繞去櫃檯包藥,殷維恭等待領藥時想想還是該道個歉,「那個,我今天不是故意要找碴在這時間看病的。」

「怎麼說?」

「我去家教啦,結果被家長纏住了,脫身已經要八點半了,所以才遲到。」殷維恭摸摸鼻頭。

「你可以打電話或傳訊息給我,說會晚一點到,這樣不用飆車過來。」賈佳壽聽到後又聚攏了眉頭,「下次別飆車,診次不是只有今天。」

「喔,好。」殷維恭點完頭才覺得不太對,這對話似乎……不像醫生跟病患啊。

「你吃飯了嗎?」接過藥包時賈佳壽又問了一句,殷維恭點頭,可是肚子卻背叛了他,叫囂著晚飯不夠吃!「看來是還沒。」

「我有吃啦!五點多吃的。」只是剛剛耗腦耗光了。

「上樓吧,吃點東西。」賈佳壽順手關掉大燈,啪咑啪咑的往裡面走。

「啥?不、不用啦!」吃宵夜什麼的也太超過了吧?而且要是一不小心又……了怎麼辦?

「放心,這次沒你同意我不會隨便碰你,可以嗎?」賈佳壽轉過頭笑覷他,「來吧,算陪朋友吃頓飯?」

「……」

一陣視線角力後,殷維恭搔搔頭,跟著賈佳壽的腳步往二樓走。

 

(續)

***

我也正在思考他們接下來到底要不要來一發(欸

然後安西教練,我好想快點END它喔(哭)

我想寫新稿了Q口QQQQ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