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泰瑞爾 X C.C.

※屬性:正劇,有R卡劇透及捏造

※試閱篇章不按文章實際順序,預購單>http://goo.gl/forms/XDMwQGIc6k

 

製作貝琳達的處理程式,對於泰瑞爾來說不算麻煩,麻煩的是資料演算耗時費工,必須精密計算才能讓軟韌體與硬體同步,而且帝國配給的處理器根本無法運算他編寫的程式,更別提其他微調的細項……那些都得借助導都的機器才行。

慶幸的是,這一趟「流放」的旅程並不長,只要完成初步的測試項目,剩下的回導都調整皆可。

「所長,貝琳達初步功能測試成功。」泰瑞爾定期向導都回報,「其他的部分必須借助導都儀器才能進行。」

「這樣啊,我知道了,我會替你申請的。」

雖然有所長的保障,但泰瑞爾並不抱太大希望,但或許是託貝琳達之福,隔週便接到回導都的調令。

意外的,明明工程師是理性的代名詞,看到調令上的白紙黑字時,泰瑞爾竟也有鄉愁的感覺,或許是地下室待久了,沒能接觸陽光的關係,所以特別想回到四季暖陽籠罩的潘德莫尼。

「剩幾天啊,去逛逛好了。」瞥一眼日曆,這趟回去,不知道還要多久才有可能再來地面,思及此,泰瑞爾突然想出門去看看帝國的繁榮了。

將目前解析完畢的《法典》備檔後藏起,踏出地下室時,久違的陽光如針刺疼雙眼,汗液滲出皮膚凝成珠狀,隨即被衣衫吸收成為一片汗漬,毒辣的讓他後悔此時出門。

泰瑞爾腳步急切在帝國繁華的首都穿梭,只想趕緊找到想去的店面休息,當他推開門扉,沁涼的冷空氣令人打個抖擻,被熱氣折騰至萎靡的精神瞬間恢復。

這才是適合人類活動的溫度。

「隨意看看。」櫃檯收銀的老翁頭也不抬,戴著眼鏡專注拆解手頭的機械。

泰瑞爾劃開唇角,瀏覽著從各式淘汰機械中被拆解下的零件,機油與磨損永久的刻畫,齒輪的每個缺口都曾與另個齒輪契合,由小至大、一環扣一環的轉動。

人類之於世界而渺小、之於沙礫而宏大。工程師的各種研究像齒輪,只為讓世界運轉的更加流暢。

齒輪反射光線,鬆手讓齒輪回歸盒中發出清脆聲響,泰瑞爾心思重新集中於幾千幾百格零件。

除了舒壓以外,手癢也是原因,他喜歡用舊零件改造物品或做小型機器人,享受舊物回收利用的快感。

挑了滿籃的中古零件,結帳時惹來老翁意外的眼神,「很少人會買這些東西了。」

「這些是好東西。」泰瑞爾微笑。「它們還是有價值的。」

「很難得會有人覺得它們有『價值』。」老翁說,「『價格』已經成為最終的價值。」

「這可不一定,在回收場就只剩下價格,但在零件行裡會有人賦予它新生。」持反對意見,泰瑞爾對於老翁手邊的半成品機器人相當感興趣,忍不住用下顎指指。「是卡住了嗎?」

「這個啊,原本想讓它可以走動,但不知道哪個環節出錯,只好先放著,也許哪天靈光一閃就會知道該如何處理。」

「讓我瞧瞧?」雖是詢問句,不過直勾勾的眼神不言而喻,老翁將半成品放到他面前,泰瑞爾拿起來端詳,又借了工具拆開查看。

「你看起來不像是地上的人,從哪裡來的?」

「潘德莫尼。」將細小的零件拆下,老翁遞來黑布,於是零件便如珠寶一個個排列整齊。

「有點耳熟,大概在哪個方位?」

「不在地面,潘德莫尼是浮空之都,在天空之中,肉眼是看不見的。」

乾站在旁邊太過寂寞,老翁向這氣質與眾不同的男人攀談。

「聽起來挺神奇的,那是怎樣的都市?」

「比這裡生活機能方便一百倍的地方,我們不需要自己處理生活瑣事,有更多時間處理研究。」泰瑞爾心著眼手中的小小機械體,往籃內翻找挑選過的零件,重新組裝後對準卡榫,咔的一聲密合。

「聽起來挺懶惰的。」

「是方便。」聽到批評,後面二字發音咬得重。「有清潔型自動人偶幫忙,就能有更多時間做事。」

「嗯,我還是喜歡自己處理生活的事情,不假他人之手。」

「為什麼?」泰瑞爾納悶,洗衣煮飯這些事有人幫忙打理不好嗎?

「因為動手做才知道原理,才算生活。」

「但這樣浪費不少時間呢。」

「聽起來你們是個很注重時間的地方。」

「不,其實我們注重的是基因。」

基因才是決定性的關鍵,是潘德莫尼的銅牆鐵壁。

「基因?」

「嗯,基因篩選。」

「那又是什麼?」

「每個人的基因都不同,有的會有缺陷,而基因的缺陷無法調整,就像腳部天生萎縮或是侏儒症,那些都跟基因有關。」停下手頭動作,泰瑞爾稍微解釋。「所以需要經過基因篩選。」

「若是沒有通過篩選的人呢?」

「總會有他們能做的工作。」聳肩,調整完手中機械的泰瑞爾接上電池測試。

「聽起來挺可悲的,你們就這樣被設限在圈圈裡。」

「圈圈?我想你誤解了,基因篩選可以簡易快速的分辨這人能做到怎樣的程度,避免浪費社會資源跟個人時間,就像如果A的智商無法處理一百件事,那麼A本來就不該被分配到那麼多工作。」

「一個人的價值不該取決於基因或智商,而是該取決於這人的努力及成果。」老翁搖頭,持反對意見。「就算當下的A做不完一百件事,不代表未來他也做不到。」

「但其他人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這就是效率。」

「難道你認為自己一定比不上能夠比你早完工的人嗎?」

「……這倒不一定。」被回堵了一嘴,泰瑞爾難得詞窮,老翁擊中的是隱藏於深處的不甘,他從未認為自己真的比高階工程師差。

「那麼,這基因篩選只是為了管理而創造的藉口,而你們還洋洋得意的,在我眼裡看來,你們跟圈養在柵欄裡的牲畜沒兩樣。」

「這是個新奇的理論。」定定心神,泰瑞爾壓下與之辯論的衝動,不懂的人說再多也不會理解,而且……腦海浮現了C.C.迷糊的臉、講到理論便頭頭是道無法停止的臉、還有走神後被人強制喚醒的臉。「有些人真的就是天才。」

「你把天才關在箱內十年不讓他接觸任何人事物,天才也會變庸才。」老翁嗤之以鼻。「所謂的天才,一定也做過我們看不到的努力,頂多說他們吸收的比較快、領悟得比較早而已。」

「難道你讀了一百遍終於讀懂道理,就不是領悟了嗎?難道你將知識實際運用,就不叫吸收嗎?年輕人,你太看輕自己了。」

「這番指教,我就收下了。」按下啟動鈕,經過泰瑞爾調整的機器人開始一步一腳印的往前走。

「這一點小心意,就當作是你賠老人聊天跟修理好小玩具的謝禮吧。」

老翁的視線在機器人與他身上來回,最後將整籃的零件推給他,泰瑞爾有些訝異,他已經掏出錢包準備付款。

「謝謝。」提著那一整袋的零件離開前,牆上掛著一張黑白老照片,一男一女笑得開心。「那是你跟你太太嗎?」

「不是,那是我的老鄰居。」老翁飽嚐歲月的雙眼透露出絲絲懷念,「不過她已經不在了。」

「怎麼死的?」

「被渦裡的怪物殺死的,要不是有連隊的話,恐怕我現在也不能在這裡跟你聊天了。」拔下眼鏡擦拭,語氣滿是感激。「但若是可以早一點就好了,早一點就能救到更多的人。」

「現在渦已經消滅了,我就是派來協助你們重建的。」

「這樣啊,謝謝。」老翁說,「連隊的戰士真是勇士,是吧?只可惜他們死了。」

「是啊。」泰瑞爾勾起稍嫌苦澀的笑容,連隊消滅了渦,渦也帶走了他的目標。「你會想要再見她一面嗎?」

「誰?」老翁詫異,直到泰瑞爾指了指照片。「如果可以的話,當然也會希望再見她一面啊,我們那時候吵架,都沒有好好的道歉跟道別呢。」

好好道別嗎?這或許也能是一個切入點吧。

「或許未來,真的可以實現你的願望。」也實現他的願望。

 

(續)

***

呼呼呼5/2預購截止,喜歡的朋友請記得匯款再填單喔(艸)

這章雖然沒有C.C.,但也是重要的部分呢(艸)

有什麼感想都歡迎說說喔!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