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泰C林娜】美麗的誤會

※CP:泰瑞爾 X C.C. + 林奈烏斯X娜汀

※聲明:本人對林泰林沒什麼好惡,以下故事純粹為了讓苦逼泰瑞爾說出最重要的那句話(並且讓泰瑞爾苦逼一把這是作者對他森森的愛意(欸)

所以介意林泰林被拆CP的人,請千千萬萬不要點進來。雷到本人不會負責的,哭哭我也不會為你擦眼淚的話OvO

 

泰瑞爾最近覺得自己處境堪憂,處處有人放冷箭要暗算他。

他說的冷箭是真正的箭,射中胸口會倒地身亡的那種,該慶幸對方目前只會用木製的箭矢,而不是用鐵弩或更高科技的箭嗎?

但他很冤枉啊!

到底為什麼會惹上冷箭的主人--那個獸人族的娜汀啊!

--要死也讓他死個明白可以嗎?

但是很可惜,娜汀並沒有想解釋的欲望,他去問過那女人,結果對方姿態比他更高傲的扔下一句:「你自己知道。」就走人了。

他要是知道還需要問嗎?這什麼破回答,語文應該重修!

反正現在的狀況就是三不五時會有飛矢竄出威脅生命,應該慶幸他去C.C.房間商討事情時,那傢伙沒來搗亂。

「C.C.,妳去問問那個娜汀到底對我有什麼該死的偏見。」

「嘎哈?」金髮女工程師戴著護目鏡,聽見這句話時忍不住停下手中工作。「什麼什麼偏見?你們最近不是一直在比試嗎?」全宅的人都以為他們在為遠征練習過招不是嗎?

「誰跟她比試!那女人一直想殺我,到底哪裡看我不順眼,問了也不講。」

「這樣我也不知道啊......你要不要想想那些箭都是在什麼時候攻擊你的?」

「我哪知道!」泰瑞爾語氣實在好不起來,腦袋卻順著對方的提議開始回想,於是他想到一個很奇妙的關聯--「好像都是跟林奈烏斯技官在一起的時候。」

「難道是想攻擊林奈烏斯技官嗎?天啊!他的腳不好,是不是應該幫忙製造什麼護甲比較好呢?」C.C.略顯驚慌,手已經拿過白紙準備繪製輕量護甲,看在泰瑞爾眼中真不是滋味,為什麼他(私自認定)的女友要為別的男人這麼勞心勞力啊?而且有生命威脅的是他吧!

「妳不覺得我應該比較需要嗎?」他一個大男人才不可能吃醋,只是不爽。

聞言,C.C.抬頭掃了他一眼。「你不是好好的嗎?」正常的腳怎麼樣也跑得比跛腳的人快啊!

「......我不介意妳好好來『檢查』一下。」

「要檢查的話,還是找音音夢--」

面對神經大條的C.C.,泰瑞爾一掌壓在圖紙上,笑得有點猙獰,「C.C.,我想我們需要好好的談一談。」

「啊?可是我正要--」

「那不重要。」泰瑞爾拉著人往附設的小床去,等等『談』完他就去把那圖紙燒掉!開玩笑,他都還沒收過C.C.的禮物,林奈烏斯算哪根蔥啊!

 

 結果泰瑞爾還是不曉得為什麼娜汀對他敵意這麼重,但自從知道可能跟林奈烏斯有關,他便多多注意別再跟對方碰到面。

只是他不去,不代表人家不來。

一天早晨,泰瑞爾拎著馬克杯準備到餐廳吃早餐,倒咖啡時林奈烏斯也拄著手杖踏進餐廳,而且刻意落座他身旁--要死了,為什麼要坐在他旁邊啊!

「泰瑞爾,發生什麼事了嗎?」

「呃,怎麼這樣問?」

「最近工作上一直找不到你,好像在躲我一樣。」

你也知道啊?離你太近我命不保啊!泰瑞爾很想這樣說,可惜他連為什麼命不保都不知道。

「這個嘛......嗯?林奈烏斯技官,您這裡怎麼紅一塊?」湊近瞧,對方的耳後到脖頸處露出了點點紅斑,那顏色與斑點分布很眼熟,好像才剛在哪裡看過--

「嘖,那個工程師給我離我的人遠一點!」

一聲女性怒吼挾帶幾枝飛矢唰唰唰的射向泰瑞爾,由於最近老是被追殺的緣故,他早已跳離原位,繞在周身的武器也反射性彈出發出電流把那些箭燒成灰,還沒來得及拍拍胸脯,下一波箭矢又襲來!

「妳有病啊幹麻一直追殺我!」

「竟敢染指我男人!」

餐廳其他保住自己食物的人看了看這奇妙的三角關係,再看到跛腳人士的林奈烏斯第一次速度這麼快,跑來跟他們一起躲在木櫃後方吃著甜甜圈,非常懂得「愛惜生命」四個字的真意。

「你不出面阻止?」不慌不忙的瑪格莉特端著瓷杯喝奶茶。

「這不是我的強項啊,」苦皺著眉,他哪追得上那兩人的速度啊。「等等娜汀就消氣了。」

「不管泰瑞爾的死活嗎?」艾茵吃著吐司,話雖如此,她也不想在槍頭上出面就是了。

「C.C.應該要來了,娜汀到時就會收手。」

「所以娜汀為什麼老是追殺泰瑞爾?」想想也夠可憐的了。

「嗯?有這事?」他們不是在對招嗎?

「......不。」瑪格莉特與艾茵異口同聲的否定,

另一頭,泰瑞爾正跟娜汀打得難分難捨,邊打邊罵。

「我讓你覬覦我男人!」

「啥?我怎麼可能喜歡林奈烏斯啊!」搞半天是吃醋嗎?「我怎麼可能喜歡一個男的啊!」

「那不然你為什麼老是跟他走在一起?」娜汀瞇眼,箭搭在弦上威脅。

「我們只是在討論工作!」

「但你們的本子明明就有寫到你居心不良!」

「......妳說什麼本子?」千萬不要是他想的那樣!

「C.C.之前借我的書本裡就有你跟林奈烏斯的相處記錄。」還對她男人這樣那樣,該死,她都還沒吃夠本。

「......那是C.C.的惡趣味!妳就為了那不切實際的東西追殺我?妳腦子要不要看一下病!」泰瑞爾怒極反笑,氣到都要腦沖血了。

「所以你真的跟林奈烏斯沒什麼曖昧?」

「誰喜歡他,我喜歡的是C.C.!」他沒事不愛一個美女去愛一個男人做什麼!

 

聽到這宣言,其他人忍不住「哇喔~」一聲,終於說出來了呢,還剛好是C.C.踏進餐廳第一步怒吼,深怕對方聽不到一樣。

「呃......這一定是我打開餐廳的方式不對。」說時遲、來時快的C.C.愣了一下,漲紅了臉打著哈哈準備把餐廳門關起來。

泰瑞爾瞪大眼睛,隨即也豁出去了。「妳這什麼意思?」

「啊哈哈哈泰瑞爾你一定太累了啊不是我太累了我再回去睡一覺呀哈哈哈--」逃避現實的C.C.立刻回身衝出,泰瑞爾嘖了聲也跟著追上去。

徒留大家看著餐廳的殘骸後默默轉移陣地,決定就讓泰瑞爾被侍僧罵到臭頭吧。

眼看C.C.衝回房間就要把門關上,泰瑞爾用盡力氣把門推開,自己又回身關門落鎖,動作一氣呵成。

「妳剛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啊......」嗚嗚泰瑞爾看起來好兇,可以跳窗逃生嗎?

「就是我說我喜歡的是妳,妳為什麼給我轉身逃跑?」

「呃、啊、嗯,你一定被娜汀追殺到腦袋不清楚所以--」C.C.搔了搔頭。

「......妳覺得我沒事會跟一個女人上床嗎?」泰瑞爾再度露出猙獰的笑,這女人敢說是他就把人「就地正法」!

「呃,當然也不是啦,只是,那不是互相的事嗎?」炮字開頭的關係的朋友嘛,各取所需也不錯啊。

敢情他是按摩器嗎?「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的、非常深入的談一談。」

「呃呃不用了吧--」

「我認為非常有需要。」泰瑞爾撲上前扯住打算跳窗逃生的女人,「把『妳是我女友』這件事好好刻進妳那腦袋裡!」

「救命啊--」

 

日後。

「說到這,妳為什麼畫我跟林奈烏斯的本!」

「就覺得挺萌的啊。」

「給我燒掉!」

「那是我的心血啊--」

 

(完)

***

是的其實這只是泰瑞爾的苦逼故事(欸

其實是泰瑞爾強迫人家中獎啦(欸

感覺娜汀非常護食且強悍,所以泰瑞爾就苦逼了,但我相信他最後也是爽了一發哈哈

相信泰瑞最後一定性福美滿(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