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閻魔X判官(反正是BG啦)
※輕鬆小段子,讓我們為判官默哀(

「判官。」
閻王殿裡,辦公到一半小憩的判官被熟悉的呼喚喚醒,不是黑、白童子,而是聽了幾百年,光從抑揚頓挫就能明白聲音主人目前的心情。
「閻魔大人?在下不小心睡著了,真是抱歉。」趕緊爬起來,旁邊疊起的公文山晃了兩下,一本都沒掉。
雖然判官目不能視,但有些事情不能視反而看得更清更明。於是他精準的轉向聲源,起身行禮。
「閻魔大人,有什麼事要吩咐嗎?」
問了一句,但閻魔大人反常的沒有立即回應,但那熾熱的視線也沒從身上移開過一秒鐘--於是就令他更為疑惑了。
「跟我來。」
納悶的判官也是個盡職盡責的人,於是不疑有他的跟上去,還能感受到閻魔大人乘坐的雲隨著走動,輕輕掃過他的手。
靠太近了。
判官縮小步伐,想拉開一小段距離,只是閻魔也停止前進。
「怎麼了,腳痛?」
「不,在下沒事的。」
「那就好好跟著,你總不希望我要是不小心摔下去,沒人接著反而摔疼了吧?」
「閻魔大人控雲得當,不會發生這種事的。」應該說,他根本沒有閻魔大人從雲上下來的印象,自然也不存在著「人會摔下雲來」的可能性。
「這可不一定。」
閻魔嬌笑一聲,這瞬間判官頭皮發麻,然後一陣微風掀起了他遮掩眼部的布料,隱隱感覺到一股力量撲擊而來,第一個反應是危險--閻魔大人真的摔下來了,危險!
再下一秒鐘判官發現自己判斷錯誤。
有危險的是他。
身受重傷的應該也是他。
「嗚喔!」
「喏,這不就摔下來了嗎?」
閻魔語氣輕鬆,判官心情沉重--更貼切的說,他根本連話都說不出來。
被人當成肉墊,再怎麼身輕如燕還是覺得非!常!重!他!很!痛!
「判官?」閻魔伏在倒臥於她床舖的男人身上,半敞的領口露出大片雪白,豔麗的臉龐勾著不懷好意的笑。
只可惜這男人目不能視,上勾的難度簡直五顆星。
「閻魔大人,請起來。」好不容易緩過勁,判官終於能說話了,但是他發現情勢更不妙了!
閻魔大人跨在他身上,身下柔軟的床舖沾染著大人的香粉氣味,這是大人的床。
「哎,我說,你這眼睛雖然不能如尋常人視物,那你是怎麼看的?」
「五感與心眼輔助在下『看見』。」感受到指尖如羽毛撫過自己臉龐,判官忍不住偏頭想閃,卻被閻魔扳回正面。
「是喔,我倒不這麼認為。」都閃了幾百年還閃!
「請閻魔大人指點。」身下床舖軟綿綿的,沒有施力點,他又不能推開身上的人,要是不小心按到什麼不該按的地方,那真的是跳到油鍋裡洗也洗不清了!
「你的心眼根本從沒打開過啊,缺心眼的。」要不怎麼讓她等了幾百年還是原地踏步,逼她使出狠招。
「呃,不,閻魔大人,在下--」先讓他去地獄十八層接受試煉冷靜一下看要怎麼面對行不行!
「不行。」
閻魔用纖纖細指壓住打算支肘起身的下屬。
「今天讓你閃了,我面子往哪兒擱?」
「欸?」
「受死吧,判官。」
--你自找的,哼!



(完?)

***
不小心被這對打到了(理智呢?
這種感覺上司對下屬的曖昧最好了嚶嚶,傳記簡直不能更好啊(心)
套句看過的話:「不能智取,只能睡服」,把判官睡了就是妳的了閻魔大大!(並不
閻魔大人請來我家吧我家有三個判官等您啊(喂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