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伊普雨果】Fire meet gasoline

※CP:伊普西隆X雨果

※殘篇留做紀念,不一定補完

 

 

來 最好的時代給我最壞的時代

耗費所有人的愛加入我左邊的位置

一個瘋狂夜晚就人生洗牌

 


 

第一章

 

聖女之館的夜晚寂靜無聲,門前兩盞昏黃的燈光是引路人的化身,指引著夜歸的戰士一條明路。

威廉剛參加完侍僧的夜宴,與卡爾杜斯集團的下午茶茶會相去甚遠,三位侍僧喜歡在夜深人靜時舉辦小型聚會,只有接到卡片邀請函的人才能參與。

橘髮的少佐不是第一位參加者,宅邸裡的戰士都曾被邀請──與其說是參與夜宴,倒像是藉此瞭解戰士目前的狀況──多數人欣然赴宴,少數人嗤之以鼻。

當他順勢巡視是否有野獸誤闖宅邸時,聽見腳步聲從森林傳來,手搭在腰際劍柄上頭警戒,視野裡一束光源反射樹葉、泥地還有影子,腳步聲的主人隨即現身,偉岸的男人單手拎著油燈走出森林。

「伊普西隆。」威廉稍稍放鬆警戒。

高大的灰黑髮男人靠近時,總帶著一股壓迫感,讓威廉得退後一步才能好好仰頭對視。

木著一張臉的伊普西隆,看見這位前隆茲布魯的軍人時,僅僅是從喉頭擠出一個單音回應。

「你怎麼這麼晚才從森林出來?」威廉擰眉,引導者多次告誡別在晚上跑進林子裡,這群連隊的人怎麼都不聽勸?「聖女之子說過……哎,那是雨果嗎?」

雖然雨果並不矮,但是相較於伊普西隆的高大,橘紅髮的盜賊簡直跟娃娃沒兩樣,加上綠色大披風緊緊裹著對方,要不是兩方距離夠近,威廉還真沒看出來伊普西隆懷中藏著人。

「對。」聽到雨果二字,伊普西隆身上的壓迫感散去了些,凝視抱在懷裡那沉沉睡去的男子,紊亂無章的思緒被無形之手梳理,令他安寧且溫暖。

──畢竟這是他那顆滿佈爭鬥本能的怪物腦袋裡,唯一還記得的人。

「他受傷了嗎?」威廉湊上前想查看,伊普西隆潛意識的側過身子,像護食的野獸不容他人靠近──小動作讓他明白,於是停下腳步。「抱歉,我沒有惡意。」

「他沒事,沒受傷。」伊普西隆說,「只是累了而且衣服破了。」

「衣服破了?」是跟怪物戰鬥的關係嗎?但是衣服被劃破的話,身體應該會受傷吧?「還是去請聖女之子或是沃肯看看吧?」

「不需要,他只是做愛做過頭,體力不支。」

「呃?」等等他是不是聽到了什麼敏感詞彙。

「睡一覺就會恢復了。」直來直往的伊普西隆,完全沒理會那位因他的話語被炸得通體粗脆的橘髮少佐,自顧自的抱著雨果回房了。

徒留少佐一人呆站在臺階前,他是不是無意間知道了什麼祕密?

他還來不及發誓說自己不會洩露機密,人就這樣跑了,那麼,現在他需要寫一份不自殺證明書嗎?

 

伊普西隆踩上通往四樓的階梯,方才與威廉‧庫魯托的對話早就忘記了──應該說,他注意的對象只有雨果,其他人不過是浮雲。

雨果接觸到床舖後,微擰的眉頭也開了,他走到附設盥洗室放水,隆隆水聲意外的吵醒外邊理應熟睡的人。

「嗚……」一睜眼只見一團綠,想伸展手腳卻無法,瞬間的驚慌讓雨果醒來,定睛一看才發現原來是綠毯子罩住了他,好不容易撥開這層礙事的布料,正想翻身下床時,腰部的痠痛從此點猛烈擴散,屏氣熬過第一瞬間,未料已在無意識間罵出髒話「操。」

幾下深呼吸舒緩疼痛,雨果的姿勢相當奇妙,上半身轉過去要撐起、下半身還躺在原地,好比一個閃到腰的老人,趴著的他終於想起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狼狽,一切都要怪伊普西隆!毫無節制的王八蛋!

「怎麼了?」伊普西隆聽見咒罵聲,蹲到床邊看向雨果,「要洗澡嗎?」

「廢話,當然要啊。」身體都是塵土。「喂,我沒力了,扶我過去。」媽的腰部以下宛如癱瘓,這幾天要他怎麼行動啊。

伊普西隆不說話,直接打橫對方送進浴室,但又遭到雨果抗議。

「我又不是女的。」幹麻公主抱他?

「你走不了。」為避免雨果又嚷嚷,他直接放下對方,待對方腳尖觸到地板卻根本無力支撐自身體重時,又一把將人抱起來。「我沒騙你。」

「嘖。」雨果臉色變了變,直到全身泡進溫暖的熱水才稍微舒緩。「呼……」

伊普西隆坐在浴缸邊緣,撫過他沁滿熱汗的額頭,撥開阻擋視線的濕髮,溫暖的大掌摩搓著頭頂,往下延伸到脖子,刻意放柔的手勁有節奏的按摩,讓雨果都想睡了。

「我跟你說……浴缸是我的。」他是不會讓出浴缸的!免談!

「嗯,給你。」男人沒意見,反正那浴缸也小到根本塞不下他。

脫下佈滿塵沙、怪物血液與雨果動情時噴濺的濁液的軍服,伊普西隆扔到一旁後便打開花灑沖澡,肥皂滑過身體緊接著搓出泡泡,他動作迅捷的從頭到腳清洗──很難想像不久前的他,連水龍頭的開關以及清潔用品都不曉得如何使用。

他遺忘了太多東西,常識與知識幾乎被破壞怠盡,他聽過宅邸裡的戰士形容過自己:像是丟在山林太久的野人,不懂得各項用品的使用、不明白人情事理。

伊普西隆不這麼覺得。

他們說的都是以「自身是人類」的觀點衍生而出的行為,但他只是怪物,哪需要用這些人類的物品、也不需要知道所謂的待人處事的態度,那些威脅到自身的人事物,用力消除就行了,因為鬥爭就是他的本能。

……雖是這麼說,但他又覺得有點不對勁,似乎身體或靈魂深處,還有個人在叫囂,可是他已經不是人類了,雖然那些舊連隊的成員好像知道他是誰──或者該說他以前的模樣,但那都無所謂。

「不要睡在這裡,會淹死的。」關掉花灑,雨果已經趴在浴缸邊緣,眼睛都闔上一半了,嘴裡卻還在逞強。

「我才、沒有、睡呢……」嘟嚷幾聲,雨果翻個身盪出水花。「而且,才不會在淹死好嗎……」他的腿在這浴缸裡根本伸不直。

伊普西隆的回答是再次把人抱起來,嘩啦啦的水珠如雨在水面彈出漣漪,赤裸的兩人肉貼肉,雨果在失重的情況下發現又被當物品橫向移動,他已經懶得說話了,只是伸長手勾住浴巾。

接觸到冷空氣,雨果噌的竄起一身雞皮疙瘩,伊普西隆放下他打算拿浴巾替他擦拭,卻被對方一口回絕,浴巾也被奪走隨意鋪在床上。

「不用擦啦……滾一滾就好……」雨果像條蟲一樣,真的在浴巾上滾兩下吸水完事,然後連巾子與棉被蜷成一團。

原來還可以這樣啊?伊普西隆學到了一招,但床上沒位置滾了,只好抽另一條浴巾隨意擦擦身體的水珠,也跟著擠上床睡覺,順手就把雨果推到牆邊。

只不過睡到一半,覺得空間被壓迫的雨果醒來,旁邊一個肉色的龐然大物佔據大部分的床位,半夢半醒間用力推了推──無效;生氣的用腳踹──紋風不動。

「你這麼大隻我是要睡哪裡啊!」睡不飽而生氣的雨果硬撐著腰不舒服的坐起身,用力搥了下伊普西隆。

被敲打的男人只是睜開一隻眼,用力拉過雨果,讓對方趴在自己身上。「這樣睡。」

腰際被大手壓制的雨果根本爬不起身,三秒鐘後累到極致的他放棄抗議,反正伊普西隆不會胸悶那就算了,至少聽著心音還挺催眠的。

放開顧忌的雨果又一次進入夢鄉,伊普西隆聽著對方的呼嚕聲,習慣性的摸摸對方的頭,扯過被踢到旁邊的棉被,兩人相擁著睡了下半夜。

 

(未完,不一定待續)

***

2016年的片段,當時想碼一個中篇,但是一直被各種插隊哈哈

沒想到也要七年了,想說就放出來吧:D

不確定未來會不會補完,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再摔進去呀>U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