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灰影奧蘭多】《樂土》試閱04

 

借一方樂土讓他容身 借他平凡一生

許一方樂土容你共存 許我平凡一人

 

※CP:灰影(弗里恩)X奧蘭多

※正劇向,有私設

※首販時間:臺灣CWT49 8月11日

※試閱不連貫

 

灰影的判斷並沒有錯。

他在那個叫艾里略的男人進門時便明白自己已經曝露,最快當晚、最遲隔日,勢必會領人攻監,最好的作法就是先下手為強,只可惜敗在指揮官的婦人之仁。

所以他找出裝備,再利用現有材料製作煙霧彈做為脫身手段,當槍口瞄準指揮官時,心頭湧起強烈的不捨及不願意,想像子彈在對方那漂亮的額心開出一個洞的模樣,他持槍的手彷彿在顫抖──但這只是錯覺,他的手穩如泰山,對著對方左肩而扣下的扳機沒有半點遲疑。

雖然是避開要害,但也能讓指揮官痛上幾個禮拜。

其實依他的槍法,那麼近的距離,不管是指揮官或是打頭陣的幹員都能一槍爆頭。

或許是被天真的指揮官傳染了愚蠢吧。

如他所料地順利逃出聯邦安全局的封鎖網,趕往提爾聯軍安排在蘋果聯邦的安全屋。其實暗殺議員的那天,原本是想趕到這間安全屋避難,落在指揮官家的陽台純屬意外,他的確知道那是對方的住所,可僅僅是想暫時休息,等待第一波空中搜查過去再離開,哪裡曉得這麼巧的碰上了。

「你太慢了。」偽裝過的灰影以暗號敲響安全屋的門,只見紅髮女人警戒地開一道門縫確定,才真正打開大門讓他進入。「全市廣播都聽見你的通緝令。」

紅髮女人奧杰卡沒好氣的將收音機轉大聲,警用頻道全在追捕他,但是每個方向都是錯誤的。

「別讓人替你收拾爛攤子。」被上校派來蘋果聯邦接應的奧杰卡,用力瞪了如蚌殼安靜的殺手,為了引開警方的注意力,她可是出了不少力。「而且你為什麼沒有在暗殺成功那天就過來安全屋?你如果有準時過來的話,我們現在早已離開這個鬼地方。」

「妳很吵。」灰影卸下部分裝備,走到窗邊撐開百葉窗查看外頭情況,好幾臺警車呼嘯而過。「給我彈藥的補給。」

「……你要補給幹麻?」奧杰卡納悶。「你必須回上校那邊報告。」

灰影橫過去一眼,冰冷的紅眸彷彿落在雪地上的血花,帶著不容反抗的殺意,令奧杰卡不可自制地顫了一下,抿著唇翻出彈藥拋給他。

「什麼時候出發?」

奧杰卡不甘心,她居然被灰影的氣勢嚇得乖乖聽令,能命令她的明明只有上校!

「托你胡搞瞎搞的福,最快一天、最慢三天我們才能離開聯邦。」這幾天蘋果聯邦全境必然會全面封鎖、嚴格查核身份,灰影那麼明顯的特徵太容易曝光了!「接下來這幾天你最好安份點,否則回去看上校怎麼收拾你。」

灰影連應聲都懶,找了個角落就地坐下,手抱著裝好子彈的狙擊槍,老僧入定般睡去──若是可以,奧杰卡真想賞對方一槍,但她也明白自己與灰影的實力差距,所有被惡魔醫生灰鴉改造過的作品都沒有真正入睡過,他們就是一臺不痛不老的殺人機器,只要有人靠近便會立即醒來,下手。

她還想活著替上校做更多的事,她的命是很重要的。畢竟沒了性命,什麼事情都是空談,更何況她才不想被改造成沒血沒淚、不痛不癢的機器,沒有過去的記憶也不會有未來性,那太可悲了。

超越了血緣詛咒從此成為怪物的生活,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奧杰卡頓覺這幾天度日如年。

其實她該追根究坻地問出灰影當天沒有撤退到安全屋的原因,可是她無法控制這殺手,無論是私自外出或是閉眼假寐,所呈現的姿勢皆是拒絕,她看看對方、再看看空白報告書,一陣頭疼無法停止。

忽然,視窗下方彈出加密郵件的訊息,奧杰卡快手點開並輸入密碼,是尼德霍格上校的新指示,要她及灰影立即把白櫻戀歌帶回提爾聯軍基地。

「總算能回去了。」奧杰卡呼出一口氣,屬於蘋果聯邦集團的珍寶早已放在牆邊,這些日子她揣著這玩意都睡不好覺,深怕一個不小心搞丟了。

「下方還有指示。」

不知何時醒來的灰影走到奧杰卡身後,緊盯著螢幕,藍光照得他臉龐更顯無情。

奧杰卡嚇一跳,匆匆滾動滾輪,拉到信件下方是附帶的目標照片,雙擊點開分別是粉髮少女、銀髮少女──這兩位上次任務匆匆瞥過,另外一個褐髮少女沒印象──最後一位也算是熟人了。

畢竟他剛剛賞了對方一槍並從住處離開。

「這位就是蘋果聯邦服裝集團的大小姐海櫻,聽瑞德說她最近都在找父親的下落。」奧杰卡敲了敲螢幕上的銀髮女孩。「之前得到的小道消息是席勒人在盧索城,或許我們可以利用這點抓住這隻老狐狸。反正之前反戰派的議員頭頭已被你做掉了,現在只要斬斷反戰派的金援,看他們還敢不敢反抗。」

灰影對女人的高談闊論沒興趣,記下任務目標後又窩回角落,徒留講了一堆推論的奧杰卡訕訕地閉上嘴,她認真打量灰影卻依然挫敗,她實在無法從那張撲克牌臉判斷出什麼。

幾日後,他們靠偽裝順利離開蘋果聯邦。

未料再次見到指揮官時刻來得這麼快,是在通往盧索城的邊境情報站。當時他正拿著白櫻戀歌與奧杰卡同行,那個聒噪的女人一直抱怨他浪費時間、浪費物資,但那與他有何關係?他所要執行的任務,只有奪取白櫻戀歌,手段不計。

「你這樣只會造成上校的困擾,打亂上校的計畫!上校還在等待白櫻戀歌到手!」奧杰卡忿怒地推門而入,走到聯絡臺輸入密碼回報任務。

灰影沒吭聲,只是把裝著白櫻戀歌的箱子砰的放到地上,轉身進入槍械室補充彈藥,沒兩秒外頭傳來奧杰卡的叫嚷,轉出門,指揮官正用槍指著對方的頭,另外三名目標趁此衝出,並試圖拿走放在地上的箱子。

灰影舉起槍瞄準女孩們,而奧杰卡依然吱吱喳喳的要求他把白櫻戀歌奪回來,觀察情勢後他收起了槍。

「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灰影!」

「海櫻,妳們快走。」

三個女孩連滾帶爬地提著箱子往外移動,奧蘭多殿後朝門口緩緩移動,剛剛弗里恩出現時他的心都涼一半,紅髮女軍官是捨身取義,但是他身旁三個女孩全無戰鬥力。現在灰影願意放他們走,實在是普天之大幸。

正這麼想時,灰影又舉起了槍,這次正對著他的頭。

「我沒說你能走,指揮官」

「我手上有人質。」奧蘭多用力控制著手中女人,「我不想傷害你跟你的同伴。」

「同伴?被當成人質的她只不過是累贅。」

灰影槍口下移,槍口冒出硝煙,奧杰卡慘叫一聲抱著中槍的大腿摔倒在地,鮮血汩汩流滿地,奧蘭多皺起眉頭卻完全不敢分心,殺意襲身,他若輕舉妄動可能下個中槍的人就是自己。

「現在你沒有任何籌碼了,指揮官。」

「她不是你的同伴嗎?若放任她的傷勢不管,她會死的。」

「那與我無關。別動亂,指揮官,這麼近的距離我可不會失手。」

冷汗涔涔的奧杰卡喘著氣,在昏迷之前還想要命令殺手。「灰、灰影……快把這人、殺了……」

奧蘭多背脊全是冷汗,上次是弗里恩手下留情,但這次他可沒把握能順利逃過一劫,掃過灰影蒼白如雪的臉色,令他想起之前的槍傷,忍不住脫口而出:「你的傷痊癒了嗎?」

灰影沉默了下,再開口語氣竟有些無奈。「指揮官,你想轉移注意力的把戲也太低端了。」

「我是認真的。」

「我以為你早該從我躲過聯邦安全局的封鎖網一事推理出結論。」

奧蘭多搖頭,「推理與真相是不一樣的。」

「你真是個怪人。」

「彼此彼此。」被一個怪人說怪,這才奇怪。「你之前潛入我家拿走七號交易所的報告文件做什麼?」

「我無須向你報告。」

「那麼,回答我一個問題。」奧蘭多放下槍,釋出善意。「你的身體跟七號試劑有關嗎?是因為服用了七號試劑,所以才喪失痛覺嗎?」

「指揮官,你這是兩個問題。」

「那麼,請挑一個回答我吧。」

灰影盯著他半晌,最終才吐出回答。「七號試劑對我無用。」

「謝謝。」也就是說,弗里恩的身體改造跟能壓制痛覺的七號試劑無關,是從根本壓制痛感神經,意即長效性的,與禁藥的短暫壓制痛覺天差地別。

眼見指揮官半是安心的表情,灰影抿了抿唇。「就算知道這些,你又能怎樣?」

「我想把你從這個陰謀中解救出來。」

解救他?這男人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灰影詫異,卻發現褐髮男人神色堅定,半點開玩笑的意味都沒有。

「我想把你帶回聯邦,一起守護我們的國家,就像星空永遠看照著蘋果聯邦,這是我們的約定,所以,我必須知道你這十年發生什麼事,尤其是你身體的狀況。」

「你病得不輕,指揮官。」姑且不論當年弗里恩與對方訂下什麼誓約,最根本的一點,他與弗里恩之間並沒有等號。「我告訴過你,我不是──」

奧蘭多搶白,「你還沒找到真相,證明自己不是弗里恩,不是嗎?」

「……就算不提這個,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夢話嗎?」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要把一個惡名昭彰的殺手帶回聯邦、恢復身份,這好比天方夜譚,但不管如何,他都要做到這份承諾。

「我想告訴你,你絕不是無依無靠的人,你還有我。」

他想創造一個弗里恩能安穩過完下半生的地方,沒有血腥、沒有硝煙,只有和平與寧靜的樂土。

灰影默默地收起槍,他不知要怎麼做才能說服指揮官事情不可能那麼順利,這是永遠不可能達成的理想。

這輩子,奧蘭多與灰影注定無法並肩同行,他們的立場、職責與宿命是對立的,若有交會的一天必是刀劍相向的結局。

倘若這一天真的到來,那麼他會以最快、最無痛的效率讓對方長眠。

 

(試閱04)

***

試閱完結,印調到明天截止,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填單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