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路德 X 梅倫(R18?

※出處:四格糖果(紅)暫時失明,全身變得極其敏感,讓喜歡的人在耳邊我說愛你即可解除。

 

梅倫再一次體認到食物不能亂吃的道理。

他更不該中了路德的激將法,讓自己淪落到這步田地。

「整人糖,敢吃嗎?」路德攤開的掌心躺著一顆糖果,撐頰投來的視線意外柔和,唇角掛著一絲興味,讓梅倫差點要伸指拉拉對方臉頰,瞧瞧是哪個人偽裝的。

「所以你特意候在這裡就為了給我吃這糖?」梅倫摘下大禮帽放到桌几上頭,湊近彷彿跟貴妃椅縫合一體的路德,順勢往路德大腿坐。「商店真是肥缺啊,可以閒閒沒事做。」

「那就用這糖果犒賞你吧。」路德神色不變,明明就是誘拐人吃糖卻倨傲得很,眉目裡挑釁之情流淌著,無聲恥笑。「還是說,你沒有嘗試新東西的勇氣?」

「哼。」梅倫指尖拈起糖果緩緩拆開包裝塞入嘴裡,甜膩的滋味襲上味蕾,讓他深深皺起眉頭但因形象問題也不能吐出來。

視野倏地萎縮,黑暗從兩邊夾擊,在他發現不對勁欲詢問時,路德的臉被黑暗籠罩--不、不是路德被黑暗籠罩,是他突然失明。

瞬間的驚慌被他壓抑下來,背脊冒出一層冷汗,雙手依循著記憶摸索路德的位置,臀下還是路德的大腿,被他壓著總不可能跑掉。

「路德,可以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嗎?」抓到對方的領巾,梅倫慌亂的心才暫時穩下來。「解藥呢?給我。」

「沒有解藥。」路德輕笑顯得特別大聲,輕爬上他手背摩搓的指尖好似觸電般讓他收回手,路德改變坐姿導致他也跟著變動,褲子摩擦到腿部的觸感讓他像隻受驚嚇的兔子猛地跳起來。

敏銳的發現不對勁,風吹拂過皮膚像有人在舔舐著他,全身感官無限放大變得極其敏感,聽見皮鞋擊地的聲響,空氣的流動遞送著路德身上特有的花香,微抬頭,雙手摸索要找到路德的位置。

「身體變得特別敏感,對吧?」路德側過頭在梅倫耳邊輕喃的動作就像對方顫抖抖的,更謬論他探舌舔過耳垂--那一瞬間,梅倫發出尖銳的呻吟,驚喘一聲往後退開卻被拉回去,撞在路德懷中。

「你、這到底是什麼?」視力被剝奪其他四感自然會更敏銳,但這已經超乎敏銳的程度,更似於中了媚藥那種渾身燥熱,禁不起挑逗的狀態。

「我說了,整人糖。」

 

視覺被剝奪的梅倫只能依著平日的路線記憶及腳下的觸感,揣測自己被路德帶到哪裡,往上的階梯不是到倉庫就是到臥房,並未嗅到潮溼的發霉味,因此合理推測是在臥房。

解開衣褲的手比平常緩慢,梅倫較為適應目前的狀況,反正等到路德沒了興致就行,八成是研發出什麼藥於是找他試藥吧。

思及此,梅倫忍不住在心中嘆口氣,果然路德的微笑與溫柔是要付費的啊--看用那裡付款啊。

但很快的他便無力再分心思考,路德撩撥著情慾之火竄燒神經,像是路德囓咬著十指時,這末梢神經帶來的快感使他敏感的抽回手,更別其他本來就是敏感點的部位。

就連路德的慾望挺進體內時感覺更為清晰,彷彿可以感受到脹大的部位上的脈絡,在抽插時平時忍得住的呻吟如今全數逸出喉頭,光是要維持神智就很困難,實在沒有多餘心力控制牙關。

「哈啊……慢……嗚──」

要求路德慢下來,對方輕笑一聲,緩之又緩的將慾望抽出,熱燙的柱身碾磨過內壁向外退開,梅倫無法克制的發出像貓叫般的呻吟,來不及嚥下的唾液溢出嘴角,夾在腹部的長腿不停顫動,十指抓扯路德的臂膀,後仰成直線的脖頸有著路德吸吮的吻痕。

緩慢抽出再重重送入、十指愛憐的撫摸引起的快感疊加再疊加,幾乎無力承受更多,最終仍舊在不歇緩的抽插下達到高潮。

大口大口喘著氣,梅倫緩過神發現眼前還是一片黑,一絲絲光也看不見。

「路、路德,還是沒有恢復。」指尖摸著眼部,柔軟的睫毛與眼皮,眼珠轉動著但就是無法視物。

「當然。」這兩個字路德說的理所當然,果然是對方搞得鬼吧!

「別鬧了,快幫我恢復。」梅倫擰眉支起身,現在的他正與黑暗及周身的不確定性對抗。

「這樣也不錯。」臉龐被手指輕點著,梅倫立即抓住路德的手,就算告訴自己這只是路德的惡作劇依然止不住心底湧現的惶恐,掌心的汗都沾在對方手中。

「路德,快給我解藥,這樣我不能做事。」

「那又如何。」路德喉間逸出的笑音逃不過梅倫的耳朵,情勢有些變化,這不是像以前對方心血來潮的惡作劇,不會真的要把他困在這兒吧?「我倒覺得這樣不錯……」

「快幫我恢復、嗚。」下顎被抬起,輕柔的吻啄咬著,連這樣的接觸也令他渾身激靈。

「呵,我考慮。」

 

(完)

***

究~~竟路德會不會對梅倫說我愛你呢?

就讓大家猜猜好了(欸)

其實原來的標題不是這個,但用了那個整個就會獵奇掉了啊(乾笑)

嘛,一點點小肉肉讓大家解饞,不用謝我了(跑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