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請僅記雷者不入,入者不雷的條例,雷到不負責。
本文需熟知御我作品之玄日狩


※CP:日皇X白蓮月

※某畫面小有,微慎,真的不激烈,請安心食用(誤)

※更改了一點小設定,請不要毆打作者(逃)

※人物有一些些崩壞(我覺得的啦),覺得這根本不是主角的話,請按右上,謝。



走廊上靜悄悄的,安特契那個變態醫生大概又躲在地下實驗室裡,跟那些恐怖的、噁心的馬福林屍體渡過七夕情人節,然後老是囔囔自己因為當了日向夜的爸爸才會交不到女朋友;但在白蓮月的眼裡看來,明明就是因為他鎮日泡在爛屍堆裡,才會交不到女朋友!

不過這也不甘他的事,他的阿炎才是重要的,其他都是二等貨。

路過據說是玄日的房間,白蓮月注意到門縫下並沒有光線,不知道是真的睡著了,還是又偷溜出去,或者是在阿炎的房裡!?

一想到玄日又黏在阿炎身邊,白蓮月額角不禁抽了幾下,嬌媚的臉龐頓時有些扭曲,他最討厭的就是有人黏在阿炎身邊,偏偏這個又是阿炎寶貝的要命的弟弟,掙不過弟弟的他只好咬咬牙退居第二。

──這次第,怎一個,『恨』字了得!

 

一路貓足似的走到日向炎的房前,看著門縫下還透著光,深吸一口氣,抬手敲了敲門。

「誰?」過一會兒,裡頭傳來世上偉大的日皇、也是他肖想很久的愛人──阿炎的聲音。

「是我。」白蓮月回應著,決定不等阿炎來開門,自己先入土為安……不是,是開門而入。

「月牙兒,這麼晚不睡,跑來我這裡做什麼?」坐在床沿看著相本的日向炎轉頭,金髮因為慣性而甩了半圈,寶石紅的雙眸盯著白蓮月瞧,看不出喜怒。

「喔,也沒什麼,想說很久沒跟你聊聊天了,趁今晚有時間,所以過來。」白蓮月一時看懵了眼,三秒後才回覆正常;好吧,從以前他就抵擋不住阿炎的注視,更何況是在這種夜深人靜的特別節日裡。

「哦?原來月牙兒在做完公事之後,還有餘力找我聊天?想來工作應該是很輕鬆,以後可以多幫凱爾一些忙了。」日向炎笑了一下,美麗是很美麗,但說出口的話讓白蓮月臉都歪了好幾度,連忙澄清。

「不不不,工作不輕鬆。」白蓮月趕緊揮揮手,表示他今天也是忙到不行;若要再增加工作量,他不出三個月一定會爆肝過勞死!「我只是想在這節日跟你聊聊天而已。」直接走近日向炎身邊,並順勢坐了下來。

「這節日?」日向炎挑眉,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嗎?

白蓮月湊近日向炎耳旁,像要說悄悄話一樣的用氣音說話。「七夕。」這是好日子啊!

「嗯哼。」聽完白蓮月的解釋,日向炎沒興趣般地低下頭,繼續翻閱手中的相本。

怎麼沒有反應?白蓮月在心中疑惑著。「你在看……玄呃、阿夜的相本?」

聽到『玄日』這名詞,日向炎抬頭瞟了他一下,眼神凌厲;但一聽到阿夜這名字,隨即露出傻哥哥的模樣,變臉比翻書還快。

「嗯嗯,好可愛!」相本裡的日向夜,不管是坐是站是睡覺,日向炎都著迷般地看著,手指一寸寸地摸著相片上的日向夜,彷彿是在摸日向夜本人一樣。

見狀,白蓮月趁機靠近日向炎跟他併頭看著,眼神卻是在看相本裡,偶爾會出現的小日向炎,「好可愛……」啊啊,阿炎果然從小就是這麼可愛、這麼動人啊!

「那當然,阿夜最最最可愛了!」日向炎不疑有他,立刻自豪的挺起胸膛接受稱讚。「我最喜歡阿夜了!小時候的阿夜常常拉我頭髮呢……」隨後講起落落長的哥哥經來,讓白蓮月聽得有點不是滋味,卻又著迷著日向炎此刻溫柔而專注的神情。

果然只有講到日向夜才有這樣的溫柔,這點讓白蓮月不禁嫉妒了起來。

講到差不多,白蓮月發現日向炎似乎有點渴,便起身倒了杯水遞給日向炎;日向炎看著水杯,再看回白蓮月,臉上因日向夜而有的溫柔,並未因停止講哥哥經而卸下。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