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請僅記雷者不入,入者不雷的條例,雷到不負責。
本文需熟知御我作品之玄日狩


※CP:日皇X白蓮月

※某畫面小有,微慎,真的不激烈,請安心食用(誤)

※更改了一點小設定,請不要毆打作者(逃)

※人物有一些些崩壞(我覺得的啦),覺得這根本不是主角的話,請按右上,謝。

 

 

 

「說說,你想要什麼,月牙兒?」看著白蓮月這般動情的姿態,向來鎮定自若的日向炎也暗暗嚥下一口口水,額上冒出幾顆冷汗,寶石紅的雙眸像篝火般熊熊燃燒,直盯著白蓮月不放。

「唔、嗯啊……阿炎、炎……不要再、啊啊……我、我……」白蓮月的喜樂全掌握在日向炎的手裡,他只能喘著氣、搖著頭,希望日向炎能『手下留情』。

「你怎麼了?話要一次說完,否則我可是會會錯意的,月牙兒。」日向炎勾起一抹笑,然而手上的動作仍不含糊,頗有白蓮月沒說出自己想聽的答案,便不罷手的意味。「還不說嗎?」

話音剛落,日向炎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白蓮月被逼得節節敗退,晶透的淚珠滾了下來,彷彿引信一般,白蓮月再也忍耐不住自己的慾望,仰頭喊了出來!

「嗯啊啊……我、我想要你!」

「嗯?再說一次,清楚一點。」停下手上激烈的動作,日向炎捏著白蓮月的下顎,制止他可能做出的偏頭行為,眼神與眼神相接,迷迷濛濛的白蓮月急喘著氣,開口說道。

「我、我想要你……阿炎。」少了日向炎的手在動作後,理智似乎有些回籠,白蓮月對著日向炎清晰而緩慢地道出心聲,不管是心理或生理,日向炎的的確確是白蓮月想要的人。

一如之前日向炎打算對做出雷因斯報復時一樣,就算知道日向炎只是在利用自己,自己也可以為了消除他臉上的哀傷而心甘情願地被利用。

──既然如此,既然自己都可以為了日向炎付出性命,這樣的話語又怎麼會說不出口呢?更何況,這可是一次『光明正大的告白』啊!

「再說一次。」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情緒,日向炎聽到這句話後覺得內心深處,似乎有什麼被填滿了,覺得心理很踏實。

 

「我想要你,阿炎。」

 

就算要說一百次也行,白蓮月露出一抹嬌媚的笑容,眼裡訴說著對日向炎滿滿的愛,與此愛不渝的堅定;而在日向炎的眼裡,彷彿看見了當年在小巷子裡踢著腿、率真率性的月牙兒,十幾年過去,月牙兒仍然沒變。

日向炎綻開了一抹笑,與給日向夜的微笑不同,白蓮月一時看傻了眼,還沒等他理解笑容的涵義,便見到日向炎的臉越湊越近,低下頭給了白蓮月一記深深地、深深地的吻,並重新覆上自己的身軀,熨著白蓮月火熱的身體。

「你是我的……月牙兒。」日向炎對著白蓮月的眼,輕輕地道出這句話。

 

今年七夕的夜,可還長著呢!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