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遺症〉(上)

※一切都是妄想。

※是否修稿不可知。

※期末鴨梨大,不要催偶!


從那趟旅行回來後,阿利學長跟摔倒王子最終順利的將學長送回原來的族地並且治療成功。

表面上看來一切順利,但是,對於睡在學長旁邊的我卻開始了冰火二重天的日子。


「冷冷冷冷冷......」夜半時分,褚冥漾越睡越冷,不管怎麼把自己埋在棉被裡,還是抵擋不了如北極般的寒意,終於他受不了了,掀開棉被想逃難去--但出師未捷身先死,一個冰製的腳鐐幾乎在他動作的瞬間便纏住腳踝。「哈啾啾--」


瞬間的冷讓褚冥漾打了一個超響亮的噴嚏聲,而睡在他身旁的冰炎冷冷的睜開眼,一頭銀髮上彷彿結了冰霜,雖說平常冰炎就不常笑,但是也不曾讓自己的臉變得跟結冰的大理石一樣,冰冷冷的。


「褚,你半夜不睡覺做什麼?」冰炎坐起身,慢慢的從他所待的地方開始凝結冰霜,一路拓展到四周。


「哈啾、啾!我我我要回房、房間睡啦!」褚冥漾抖得跟電動馬達差不多,只見冰炎眉頭一皺,出手將人抓到自己懷中,低頭狠狠的吻了對方的唇,末了還咬破了對方的唇瓣,冒出的小血珠被冰炎舔去,見褚冥漾凍到臉色都青了,冰炎拿起一旁預備的厚棉被將人捆得像青蟲一樣。


「白天給你的火燄結晶呢?」冰炎知道自己晚上的狀況很不穩定,聽說是鎮魂碎片正替體內的兩股力量做統合,除了白天不受影響外,只要到了睡眠時間,冰炎體內的力量就會外顯,重點是--沒人知道今晚是冰的力量還是炎的力量。


--於是苦了他的枕邊人。


「窗....偷.....」冷冷冷,天寒地凍,阿嬤,他要成為第一個凍死在枕邊的人嗎?


聞言,冰炎在床頭找到火燄結晶,幫褚冥漾戴上後才免於凍死的可能。


「下次記得戴著,不要摘下來。」他可不想要早上起來替枕邊人收屍。


「喔.....」褚冥漾點點頭,他再也不會白目到把救命丹拿下來了!


解除凍死危機,褚冥漾想睡覺卻被拉住,瞬間被壓到冰炎身下。


「雪雪雪長--!」高八度破音。


「褚,你吵醒我了。」冰炎冷冷的臉龐勾起一絲笑,褚冥漾一見就知道大事不妙!


「學長您慢慢睡我不吵您啦呀哈哈.....」啾咪喔!誰來救救我--


「不用擔心,我『啾』你啊。」冰炎綻開笑容,越笑越美麗(?),越笑越『凍』人。


「你為什麼知道我在想什麼!」不是說好要給我人權隱私權了嗎!


褚冥漾抖抖抖,不知道是心寒(?)還是身寒(?)



「因為我是黑袍。」

 

(續)

***

黑袍,就是拿來開外掛的啊哈哈哈

這次很乖依然從腥貴派(?)門前拉了回來WWW

原本要寫冷冷的冰冰炎(?)後來想想那可能變成悲劇還是算了XDDD

嗯,歡迎大家拿感想砸偶,其他的不接受唷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