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尤哈尼X薩爾卡多

※原作向,有私設、劇透以及R18

※預購處>>按我!

 

一路來到尹貝羅達,飛行艇刻意降落在離目的地較遠之處,尤哈尼跟著薩爾卡多潛行至工廠外圍的綠化帶,躲藏著看向乾淨的設施,高聳的磚牆上裝設不少監視器。

真巧,幾個小時前他才剛從這裡離開呢。尤哈尼剛想詢問薩爾卡多是否申請到搜索令時,卻見對方站向前左右一揮,正前方的監視器瞬間被切斷。

……顯然的,他親愛的長官大人打算直接破開對方的防禦系統,「光明正大」的從前方攻入。

「好你樣的。」豈不是昭告內部人員,有人要來查了嗎!

尤哈尼心中滿是批評,但也不敢大意的跟上,意外的,兩人勢如破竹一路挺進,手無寸鐵的科研人員當然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象徵警戒的警報器不斷發出警鳴,來不及逃離的行政人員放聲尖叫,緊接著被敲暈,尤哈尼看著薩爾卡多方向明確的背影──對方知道想調查的東西在何處,但為何用這麼暴力又不符美學的風格入侵?

「把東西銷毀!快!」

「快關上電子門啊!」

兩人抵達走廊盡頭的研究室時,科研人員正在狂按電子門開關,眼見兩扇鋼鐵逐漸闔起,薩爾卡多用力一揮,鋼絲竄進門內割斷科研人員的手,但門板依舊闔攏並截斷鋼絲。

「該死。」薩爾卡多用力搥了下門板,其紋風不動。

「退遠點。」尤哈尼向前,光劍猝然從劍柄延伸,幽藍冷光削鐵如泥,兩片鋼板應聲破裂,白煙悄然自內流淌至外,薩爾卡多跨過殘骸,甩出的鋼絲纏住一位待逃跑的人員脖頸,一把扯下對方的防毒面罩。

「那些人呢?資料呢?東西呢?」

「我……我不知道……」

面對不配合人士,薩爾卡多手下不留情的逼問,帶著電流的鋼絲尾端刺進對方的延髓,男人無法自制的震顫全身,痛苦令對方除了呻吟以外,只能乖乖回答薩爾卡多的問題。

「那些工程師呢?」

「都……都跑了……」

「資料呢?」

「啊……嘎……銷、毀……」

「工程師把東西藏在哪裡?」

「唔、嗚……不、啊……在……保險……箱……」

「密碼呢?」

E……B……039……753……」

「嘖。」面對口吐白沫的科研人員,薩爾卡多不帶一絲感情的拔出鋼絲,任憑對方倒地,轉身尋找保險箱。

另一方面,尤哈尼早在薩爾卡多刑求時,先巡視過室內一趟,令他在意的是,水槽裡滿是摔破的試管與燒瓶碎片。

看來成品都被銷毀了。尤哈尼翻閱未能完全燒成灰的報告,幾個關鍵字與他手頭資料相符,這是間製造興奮劑、迷幻劑的工廠,除此之外,羅占布爾克的新式毒品也是出於此處;而連隊殘存的聖騎士們,有些成了人體實驗者、有些則被組織吸收成為「送貨員」。

「新式迷幻劑、揮發、強……神經、暴怒……」尤哈尼瞇眼解讀文件下方被燒毀的資訊,好不容易拼湊出幾個單字,待他明白其意思時,一道驚雷狠狠劈中他腦門:人員銷毀的不只是文件資料還有燒瓶,那麼,燒瓶內的液體完全流進排水管了嗎?

「叩!」清脆聲音敲擊地面,薩爾卡多一腳踢飛防毒面罩,蹲跪在保險箱前試圖開鎖。

尤哈尼紫眸一縮,額際滴落冷汗,才想叫對方撤退,原先倒地的科研人員面露兇光的抬起頭來,猛然撲向薩爾卡多!

不過不需要尤哈尼支援,薩爾卡多迅捷閃避,隨即一個旋飛踢直接把人踹上牆面──只是下一秒他發現自己錯判情勢,男人像頭見到紅布的公牛,狠狠踢踹已昏厥的人員臉部。

「等等,你會殺死他的。」這人得留下活口,才能當成證據。

「不准指使我!這種垃圾!死了活該!」薩爾卡多爆吼,左右手甩開竟是朝尤哈尼攻擊,慌忙之間他側頭避過,但身後的科研人員就沒這麼幸運了,鋼絲貫穿頭顱,當場死亡。「你也是垃圾,去死!」

尤哈尼閃避鋼絲,持著光劍鑽空隙,只要讓對方的機械手臂不能動即可,然而薩爾卡多意外的強悍,讓他在攻防中也被劃破衣服與皮膚,壓抑的焦躁及不悅漸漸發酵。

原先他只是想要制止不知原因暴走的對方,但心頭湧上一股陌生且強烈的情緒,腦袋有個惡魔正在鼓譟:把這個不知所謂又高高在上的傢伙,踩在腳底蹂躪的話,不是很帶感嗎?

這念頭如充飽氫氣的氣球迅速膨脹,尤哈尼改變主意,他不要只是制止對方了,他要──好好教會這傢伙,什麼叫做禮貌。

一改防守之姿,尤哈尼揮刀,俐落擋下攻擊並將鋼絲全數砍斷,得意招式被擋下的錯愕,讓薩爾卡多意識到危險,連忙往後退拉開距離並怒瞪他,眼眶因憤憤不平而染得通紅。

來來回回幾個攻防,誰也沒能佔上風,隨著時間流逝及傷痕逐漸變多,兩人的招式也變得狠辣,招招直取對方性命。

金髮男人像在舞蹈,利用靈巧的身影一次次閃避,並且適時的近身攻擊,得手後旋即退開──一個打遊擊的概念,讓主攻的蜜膚男人因無法確切殺死對方而更加暴戾。

倏然,數條失控的鋼絲爆射向尤哈尼,如霰彈般釘住天花板與地面,辦公桌、屍體、文件等物瞬間被釘穿,切割出宛如鳥籠的鋼鐵牢籠,如刀刃的鋼絲間隙容不了一個手臂的穿梭。

尤哈尼在最危險的剎那穿進鳥籠,抓住對方的死角,準確且漂亮的揮刃砍中機械手臂,零件從右臂噴出落地,眼角餘光瞥見一抹光亮,敏銳的側身提膝撞偏對方的左手,恰恰讓從其掌中射出的鋼絲偏離軌道。

銳利銀光深深割過頸側,差幾毫釐便會削斷頸動脈,傷口血流如注,劇痛襲捲神經,尤哈尼低咒一聲,發狠卸下薩爾瓦多左肩關節,這下子就算有什麼武器,抬不起手便什麼招也使不出來了。

 

鋼絲框出的空間相當狹小,大概僅容許一人側身,於是他們像紙張交疊,而薩爾卡多背壓於鋼絲上頭,隱隱作痛卻又掙不開。

面對壓制自己的尤哈尼,薩爾卡多完全是出於本能攻擊,他要撕裂眼前人的譏諷與嘲笑、扯爛那總是掛著無謂弧度的唇角,挖出那漂亮如紫水晶的眸子,放到機器內瞬轉打碎,再灌進這傢伙的喉嚨。

不只是這傢伙,那些不服命令的工程師,還有曾經瞧不起他的人,他都想這麼做,讓他們看看是誰才能得意的笑到最後,誰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不需要有人理解,只要如蕾格烈芙大人制霸,讓那些垃圾臣服就可以了。

「滾開!垃圾!」薩爾卡多無法控制那些暴戾無章的想法,用力轉動所有能動作的關節,膝撞、頭搥、撕咬……完全表現他的不配合與不甘願。

如果他的手沒受傷的話,他必定把對方斬成肉醬,因為太可恨了,這傢伙不過是協定審問官裡的一根小螺絲罷了,卻老是不聽使喚,而且總是用那種眼神與他對視,不能忍受!

「啊啊,你這張嘴,真令人不爽啊。」尤哈尼用力扯下男人的褲子,連褲頭鈕釦都迸飛,利用布料卡在對方膝窩,成為另一道阻礙,緊接著他抬膝反撞了薩爾卡多下腹,滿意的聽見對方悶哼一聲,再用劍柄敲擊蜜膚男人的額角,仗著自己佔據最佳位置而發洩累積下來的怒氣。「你該好好學習如何說話,需要送你回去初等教育機構重新學習嗎?」

重擊的暈眩讓薩爾卡多差點癱坐,但他們離得太近,僅是下滑幾公分便動彈不得。「你,該死的、離開我身上!」

「這有點難。不如先怪你自己做這種蠢事,把我們都困在這地方。」尤哈尼將光劍隨手插回腰後。「更何況這也是個好時機,教教你什麼叫做人。」

「滾開!我回去會殺了你,尤哈尼。」薩爾卡多驀地以頭撞擊眼前人,尤哈尼只顧著壓制四肢,一時不察被敲得正著,眉心、鼻梁一陣痛。

伸手摸了摸,雖然沒有出血,但也足夠令人更為火大,更加激起他心中施虐的念頭。

「哦?如果你還能活著爬回去的話,薩爾卡多『大人』。」

一秒鐘,尤哈尼便想到採取什麼方式,最能羞辱這個男人,還能觀賞到對方惱羞成怒的模樣,對方會想爭辯、想掙扎,不甘心臣服卻又壓抑不住最原始的生理欲望。

薩爾卡多被他自己最討厭、最不屑的,稱之為垃圾的男人操得崩潰而無法抵抗──那畫面,光想像就令尤哈尼興致高昂。

「親愛的蕾格烈芙大人若知道她的爪牙,今日墮落在欲望裡,會不會為此泣不成聲?」

「你在說什麼──你在做什麼!」薩爾卡多齜牙咧嘴像頭被激怒的小獸,在尤哈尼攫住他微翹的性器用力搓揉時,發出一聲怒吼。

「我在做什麼你不知道?你四十幾年來都專注在如何將自卑膨脹成自大嗎?這樣就足夠滿足欲望了嗎?」紫水晶般的眸子既混亂又迷離,尤哈尼一向是知所進退的,但此時的他像亮出獠牙、露出本性的野獸。「被人踩在腳底無法反抗的滋味很討厭吧?」

「不准用這種眼神看我──不准!」薩爾卡多憤恨的眼眶發紅。

下半身緊緊靠著的尤哈尼揚起笑,指頭沾了沾匯流於鎖骨處的淋漓鮮血,將象徵生命怒放的鮮紅當作顏料,粗魯的抹在薩爾卡多的眼角。

「你好可憐啊,薩爾卡多。」

「滾開!」薩爾卡多齜牙咧嘴的發出怒吼,隨即被狠狠掐住性器,喉間的哀鳴猝然逸出。

「怎麼可能滾開啊。」尤哈尼赤裸裸的恥笑捅進薩爾卡多的心臟。「對弱者施虐,再正常不過了啊!」

 

(試閱完)

***

呼呼呼呼呼兩支一起出任務A_A+

當然不會太美好啦A_A++

尤薩肉本預購已開,歡迎各位填單購買喔~場上也會多印一點點,但基於這本太冷了,所以也不會太多(RY

至於這後面就是肉啦XDDDDD 希望到時大家吃的習慣嘿(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