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塵 第四章 中

還沒踏進『赤樓』大廳,塵斂等人就已先聽見吵鬧的聲音。
「叫妳們的老大出來!」塵斂走進去的第一眼,便是看到一個黑影朝他眼前疾來,側頭一閃、提手將走在前方的小廝向旁一拉,避過了那道黑影,黑影在牆上砸了個粉碎--是『赤樓』大廳裡的翠玉青瓷瓶。
「別那麼大聲,我這不就來了嗎?」塵斂揚著平常的笑,從容不迫的走了進來。
眾人一瞧見是塵斂來了,趕緊讓出一條通道給塵斂過去;當然,在看到塵斂身後的女子,眾人暗暗吃了一驚:那不就是那天差點將朱大富分屍的傢伙?!
想到那天朱大富的頸子差點跟身體一分為二,眾人下意識全都以手護著頸子,就怕等等她姑娘一不高興,衝過來扭了他們的頸就不好了。

塵斂在大家的讓路之下,走到了鬧場的人面前:此人衣著不凡,那衣褲的緞子可不是尋常人家穿得起的;旁邊還帶了兩個脫不了侍衛氣的隨從,由此看來,這人來頭可不算小。
「你就是這裡的當家?」那男人昂首看著塵斂,眼裡竟是鄙夷的眼光,像是在說:你這等庶民,本少爺肯跟你說話,你就該叩謝皇恩了!
塵斂一接觸他的眼神,便知道這人定是什麼皇親國戚,不然就是外國來的貴客,再不然就是那種有錢到沒處花的紈絝子弟。
「正是。不知道公子為何在此發如此大的脾氣?」還砸了他們家的花瓶。
這要是讓赤君知道了,鐵定是痛心不已。
「哼!」那男人嗤笑一聲,像是嘲笑塵斂問了一個多蠢的問題。「你們的姑娘待客不周。」
待客不周?塵斂挑眉。「願聞其詳。」他倒要看看是怎麼個『待客不周』法。
「這還需要問?」男人毫不客氣的諷刺,讓『赤樓』裡其他人聽得是火冒三丈,巴不得塵斂一聲令下,把這目中無人的傢伙給拖去毒打一頓!
這京城裡,誰沒聽過斂爺的名?每個人一聽到塵斂這名字,無不恭恭敬敬的!
而這人居然敢這麼鄙視斂爺?!真的令人想開扁!
「凡事總得知道前因後果,才能做出合適的裁定。」塵斂仍是有禮的笑著,只是眼裡的怒火隱藏的很好,沒叫人給發現了去。
「你們的姑娘,本公子要她侍寢,居然說不准。這事你該如何處理?」
搞了半天,原來是個想吃吃不著的無理男子。
「敢問公子,您要帶出場的,是哪位姑娘?」『赤樓』裡,賣藝不賣身、賣身不賣藝,是由個人自己決定的,『赤樓』裡不幫任何人決定誰要做什麼!
要就是心甘情願,往後也才不會鬧出叉子來--因為是自己選的路,能怪誰?
「你們的紅牌--笑含豔。」指了指被老鴇護在身後的美麗女子。
聽見是含豔,塵斂笑了。
「相信老鴇應該有跟您說過,含豔有權決定她自己賣身與否。」塵斂揀了張椅子坐下來,好整以暇的開始講解。「『赤樓』裡不幫任何一位姑娘做出她們人生道路的裁定;只有她們可以做她們自己的主人。」
「哼!那又如何?」那男人不以為意,「有錢的才是大爺,相信這句話你應該也聽過。」聰明人是不會跟錢財過不去的。
聞言,塵斂真想大笑三聲。「我想『赤樓』裡並不需要那些錢。」要比誰的錢多?全搬出來可以砸死全國人民的數量算不算多?
「『赤樓』裡,姑娘為最。畢竟沒了姑娘們,就算我們空有錢也沒用呀!」死了這條心吧你!
「那你就是不打算處理了?」男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樣吧!您今日在場所有的『消費』全由我們『赤樓』自行吸收,如何?」『消費』裡還包括那些被砸碎的東西。
「只是如此?我是打算要來尋歡的人,尋歡不成,居然只有這樣要打發我?」
塵斂耐下心,「那,您意欲如何?」他可知道被他所打壞的東西可以讓百姓吃多少年的米糧嗎?
「一個女子,至少要給一個女子。」男人大開口的程度,讓全『赤樓』為之啞然。這人還知不知道羞恥?明明是他錯誤在先,居然還有膽要求東、要求西的!
塵斂聽出他話裡隱藏的涵義,精練的眼神毫不隱藏的直射男人的眼!
「『給』?」這個字的涵義可深的很。
男人在剛那一瞬間,被塵斂的眼神震懾到,咽了一口口水,續道:「是呀!將一名女子給了我,這事就永不再提。」
「哈哈哈!公子剛才恐怕是一直看著我們『赤樓』的含豔,所以沒聽清楚,不過,我可以為公子再複述一遍--」這人的目的……恐怕之前的都只是障眼法,恐怕現在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赤樓』裡不幫任何一位姑娘做出她們人生道路的裁定;只有她們可以做她們自己的主人!」
「你的意思是,不要?」男人眼裡精光閃爍,像是在計畫著什麼。
「你可以親自問問她們,倘若她們要跟你走,『赤樓』絕不會死拖著人不讓人走。」不過……怕是這樓裡的姑娘沒一個想理睬他!
「在現場的所有人?」男人環顧一圈,看向每個姑娘。
「請吧!」他倒要看看,他要的是哪個人!

男人聽到塵斂的話後,開始走動,每個姑娘在他要走來之前,就先避到一旁,除了--迷濛。
「就是她了!」男人到迷濛眼前站定。這一著,讓大家都驚愕不已,他居然選了那個斂爺帶進來的女孩?!想找死也不用這樣糟蹋自己吧……
「……她不是樓裡的姑娘。」塵斂作夢也想不到他要的是迷濛,畢竟,正常來說沒人會願意去要一個冰塊。
「她在現場。」如果這張的臉,出現一點人性化的表情,例如:大叫、哭泣;
不知道會是怎樣的情境與聲音?呵呵。
「……你應該問問她是否要跟你走。」嘖!看來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塵斂手握得緊,他倒要看看這個男人要怎麼帶走迷濛!
塵斂自己沒發現,他現在對迷濛的感覺,他只是背地裡很著急的想要化解這次的危機。

走到迷濛面前,男人眼裡閃過精光。
「妳,跟我走吧!」不是問,而是命令。接著,在大家的面前,男人低下頭在迷濛耳邊悄悄地說了幾句話。
眾人屏息,不知道迷濛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來?
迷濛聽了沒什麼動作,過了好久,眾人以為她是不是睡著時,迷濛終於抬起頭來。「不要嗎?」男人笑著問,笑意卻沒有達到眼中。「那就……算了。」
男人話音剛落,眾人只見一道紅色身影朝塵斂衝去,速度之快讓人只看到殘影;塵斂意識到事情不對時,已為時太晚,迷濛的速度太快,當他補捉到時,她人已立在他眼前。
「鏘!鏘!」迷濛腰際的雙刀已握在手上,一個振臂,只聽到兩個物體的落地聲。
塵斂還不了解發生了什麼事,突然迷濛腳跟一旋、一點,紅色身影即朝男人而去;一見雙刀,男人身旁的護衛在同一時間抽出了隱藏的刀劍,與迷濛對打了起來。
人在逃命時,潛能無限,瞬間,『赤樓』裡只剩下塵斂、男人,及與迷濛打得天昏地暗的護衛。
「這就是你的目的,想帶走迷濛也想殺我?」塵斂仍舊掛著笑,只是笑得很深沉。
「錯了,你只對一半。」男人不閃避塵斂的眼光,毫不畏懼的看著他。「殺你只是順便,對我而言,你不過是顆棋罷了。」
「哦?什麼時候我塵斂淪落到成為棋子的地步,我自個兒居然不知?而且你只帶兩個人就想要帶走迷濛?」看來不用他出手,相信迷濛一人就綽綽有餘。
「哈哈哈~你真以為我只帶兩個人來?你是聰明,但可惜還是漏算了一個!」男人突然大笑了起來,塵斂聽到這句,心下大駭;立刻轉頭看向迷濛那,果然讓他看見一副駭人景象!

(續)

全站熱搜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