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塵  第四章 下

「迷濛,背後--」
一個黃色身影迅速貼近迷濛後背,武器後發先至,在塵斂喊叫的同一瞬間,那人的武器也已纏上了迷濛的頸項!
迷濛在聽見塵斂的喊話之後,立刻明白眼前的兩人都只是障眼法,那個在後無聲欲偷襲的人恐怕才是真正的棘手人物。
迷濛欲回身擋住身後的偷襲,但那兩個侍衛卻在此刻張出了比之前更綿密的劍網,存心逼得迷濛一定得先擋住前方的攻擊,無暇去顧及背後;迷濛見情勢不對,內勁灌進雙刀,當侍衛意識到不對勁想抽身時,內勁已透過雙刀衝入兩人體內,頓時手中劍脫手而出,兩人分別向後方飛出!
剛剛這些動作,通通只是在一瞬間發生而已--但已讓護衛拖住了迷濛防身的時間,偷襲者的武器纏上迷濛的頸項!
「迷濛--」塵斂見此,欲前去相助;腳步甫動,一把柳葉刀瞬時刺入塵斂腳尖前的地板。
「你--」塵斂轉頭看那男人,眼中已露出殺氣。
「你只要轉身,下一個就是你的後背!」手上晃著柳葉刀,男人笑得很開懷。
「我當然可以去,只要我現在砍了你。」塵斂抿著唇,左手已握住了軟劍的劍柄,隨時都可以出招,斃了眼前這男人。
「那也要你能先砍了我。」他可不是省油的燈。
看似平凡的兩人,實則暗潮洶湧。
各自在袖下已擺好迎戰的姿勢,準備對方一有動作,便先發制人。

那邊戰事一觸即發,迷濛這邊則是戰況危及。
迷濛看不見偷襲者,只能以手觸了觸纏在脖上的東西,發現是很像絲線的武器;絲線越纏越緊,氧氣不足的情況下,迷濛的眼前已經開始模糊不清,但是再不掙開纏在脖上的絲線,她連打都不用打,就先死在這兒了。
當迷濛正要向後以雙刀劃斷絲線時,赫然發現自己的手與刀也被絲線給纏住,根本無法向後舉起,就連平舉都有問題。
一用力,絲線便在手上勒出一道紅痕,並且開始滲出血絲來。
左手還刀入鞘,迷濛將從腰帶拿出暗藏的小刀,不顧手臂已血流成河,將刀伸到頸後快速劃下;幾綹絲線散了開,再用力一掙,迷濛總算從窒息的困境中逃出。
那人似乎沒料到迷濛除了手上的雙刀外,還有另一樣武器,雖然只是把小刀,但卻鋒利無比,居然可以割斷他的武器。
「『血髓飛刃』?果然是把利器!」偷襲者看見迷濛手裡握住的小刀,迅速唸出那把小刀的封號。
「……」已拉開距離的迷濛,眼裡閃過一絲精光,將手中的小刀收入腰帶裡,左手再次拔刀。
「呵呵呵,看來妳真的跟『那人』有認識呀,是吧?」否則一般人是無法拿到『那人』所打的刀劍。「連妳手上的雙刀也是『那人』打的吧?給妳太可惜了,還是給我吧!」

原來這個偷襲迷濛的人,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玉衫道人』,雖然他的外貌讓他在江湖上可也算是美男子一名,但可不要看他一副溫文儒雅的模樣,就以為他是軟柿子,他殺人的狠勁可是讓江湖人為之喪膽,且他手中的那把拂塵也不知有多少人命喪底下。
但他最出名的不只是他的外貌及拂塵,還有一項讓他大大的聞名江湖--
玉衫道人,是個刀劍收集狂!
只要是他看上的刀劍兵刃,哪怕是要偷拐搶殺,他連猶豫都不會有,一出手就是要人命,這都只是因為他要收集各家兵器!
那些命喪他拂塵的人,九成九都是因此而死。
而今他會來此的目的,自然也是聽到『赤樓』這兒,有人有著江湖上人人都希望有一把『那人』所做的刀劍--
而今日果然不虛此行,不只一把,還有傳說已久的『血髓雙刃』,這叫他怎能不興奮?!

「小娃兒,妳是要自己把刀交過來,還是要我去拿?」玉衫揚了揚拂塵,透露出勢在必得的決心。
迷濛沒回話,只是抬起握住雙刀、那血流如注的左手,直指著玉衫。
「喔?妳要給我啊?真是個乖孩子。」玉衫看見迷濛的舉動便笑了起來,輕揮著拂塵,慢慢地踱向迷濛。「我最喜歡乖孩子了,呵呵。」
「……ㄚ……」迷濛張了張小嘴,像是在說些什麼。
「嗯?妳說了些什麼?聲音太小,我聽不見。」在距離迷濛十來步的地方,玉衫停下腳步,對於迷濛的囈語不以為意。
「好了,現在把刀交給我吧!乖乖的,不要想搞什麼花樣。」
迷濛不動,直舉著刀對準玉衫,而後,刀尖忽顫,下一瞬,迷濛的身影自眾人眼前消失,玉衫心下大驚,趕忙甩出拂塵,雙眼補捉眾人看不清的紅色身影。
背後!當玉衫感到背後傳來的殺氣及刀劍冰冷的觸感,他知道為時以晚,勉力一個側身,避免直接傷害。
雖然閃過了直擊,但迷濛的刀仍確確實實地砍中了他的後背,這可是練武之人的大忌之一。
玉衫迴身,快速點了幾個穴道替自己止血,剛剛是他太大意,才會讓小娃兒有機可趁,但既然敢傷了他,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
『赤樓』裡刀光劍影,紅黃衣衫翻飛,勁氣所到之處損的損、壞的壞,駭得一干人趕緊避得更遠,只有塵斂跟男人還留在樓裡;而塵斂平靜無波的表情上看不出幾多端倪,只有握住軟劍劍柄的左手透露出不一樣的訊息。
豔紅點點飛散在空中,肅殺之氣益發張狂,戰場上,兩人速度越來越快──
突然,一聲兵器交擊聲迴盪在『赤樓』大廳中,一聽就知道是勁力相交所產生的共鳴:迷濛左手早已傷痕累累,鮮血直冒,但她的手掌現在卻緊緊抓住拂塵的絲線,右手的刀刃則被玉衫的拂塵柄擋下,迷濛的眼裡有著壯士斷腕的決心!而玉衫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迷濛最初的背後一擊現在傷口已裂開並且大量出血,染紅了他的淡黃衣衫,而手臂、大腿也有許多深淺不一的掛彩,血仍汩汩的冒出。
兩人皆在各自的武器中灌入大量內力,內勁在相交的那點爆發,又因兩人相互抵抗,強大內勁在無處宣洩的情況下,便從兩人的手腕處反衝,血管頓時爆裂,噴出大量鮮血。
但兩人不敢收手,硬是握住各自的武器,再次交戰!

刀舞連天,兩人都知道這一次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兩人速度更是飆快;玉衫張起絲網朝迷濛周身蓋去,迷濛見無處可躲,眸內閃過精光,勁灌雙刀,不退反進直接迎戰玉衫的攻擊──
再一次強大的兵器撞擊聲過後,兩人背身而對,樓內樓外眾人屏息以待,就不知孰勝孰敗?
迷濛緩緩轉過身,纖細而白嫩的頸項開始滲出血珠,血珠化成血痕,突然左右頸項冒出大量鮮血,迷濛因為瞬間大失血的原故,腳步踮躓了一下,但隨即挺起身子,手仍握緊雙刀。
看見迷濛再次失血,塵斂終於忍不住而飛身到迷濛身邊,速度快到男人來不及阻止,說不出心中那複雜的感覺,既然理不清,塵斂就決定不予理會。
當他握住迷濛的雙肩時,赫然發覺,這麼小的一個身軀怎能拿起那麼沉重、那麼大的雙刀呢?
連點迷濛周身大穴,塵斂打算帶迷濛回去療傷;但迷濛卻一動也不動的直盯著前方,塵斂順她的視線看去,發現玉衫緩緩轉過身來,嘴角滑落一痕血絲,塵斂不敢大意,嚴陣以待的側身擋在迷濛身前。
就當塵斂以為玉衫要再度攻擊,準備出手擊倒他時,玉衫動了一動──
玉衫的四肢突然爆開,手腿仔細一看,是被利刃快速整齊劃過而切下的;因為塵斂擋在迷濛身前,所以鮮血整個噴灑在塵斂全身,不僅塵斂呆住,連男人及樓外的人也整個愣住。
「啊啊啊──」看見活生生的人在眼前爆開,樓外的人全尖叫著跑開。
而玉衫雙眼一翻,連聲慘叫也無,便沒了氣息,倒在『赤樓』大廳;而在旁觀戰的男人,看見自己請來的殺手及護衛全被撂到在地,其中一個還死了,男人抿了抿嘴,眼裡閃過嫌惡,隨即在『赤樓』消失,沒人注意到。

至於塵斂在驚愣過後,心裡雖然高興迷濛活著,但卻從深處湧出更多的悲憤!
霍地轉身,他猝然攫住迷濛的頸子大喊──「為什麼妳要這麼做!」
「為什麼妳要這麼做?為什麼?妳說話!」五指每問一句便收攏一些,迷濛不知是沒想反抗,還是無力反抗,就靜靜的被塵斂掐住頸子。
只是在交戰及大量失血過後,又被塵斂狂怒的掐著頸子,紊亂的氣息使迷濛在身理上無法自己,終於在塵斂的狂吼下,體力不支的暈了過去!

(續)

全站熱搜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