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塵  第四章 上

自從迷濛被赤君『遣送』回塵斂身邊之後,塵斂一反那幾日的『常態』,以驚人的速度解決了那『堆疊成塔』的文件--僅僅花了他一天不到的時間。
而現在的他,正如他往常一樣的閒暇,正坐在窗邊的軟榻上,一手支在開啟的窗櫺上,吹著那清涼如水的夜風;一手則翻閱躺在腳上的書籍,有時候還會拿起放在一旁的溫茗潤潤喉。

室內靜宓,聽得見前方的快樂,更仔細點聽,還能聽見園林裡細不可聞的鳥鳴。
「茶。」塵斂頭也不抬,看似是在對空氣下達命令,實則不然。
在離塵斂約十步距離的書牆邊站著一個紅色身影,隱身在黑暗之中;若非塵斂出聲喚人,恐怕真不會有人去注意到那兒其實站著一個人。
那個幾乎與黑暗融為一體的,不是別人,正是迷濛。只見在塵斂發出命令後,迷濛仍是不為所動,好像沒聽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塵斂感覺好像沒有腳步的聲響,抬起頭一看--很好,她人還站在那邊,他剛剛發的命令是發假的嗎?
這裡就只有自己跟她,莫非她認為他是在跟空氣下命令?
「妳,把茶拿來。」塵斂按捺著,再次發出命令。
又過了好久,久到溫茗已變成了冷茗,迷濛終於邁開了她那小小的腳步,以老牛拖破車的速度朝珠簾外的圓桌上的茶壺走去;等到珠簾再度被掀起、迷濛左手提著茶壺回來時,塵斂已看完了膝上的書,正在喝最後一口茶。
「倒茶。」把杯子放在迷濛面前,塵斂的手勁很大。
迷濛走到塵斂面前便停止不動了。
塵斂沒說話,只是看著迷濛;迷濛沒動作,只是垂眸看著塵斂。

為什麼她總是一臉冷漠?
為什麼她看起來還是一樣,塵俗世事彷彿與她毫無關聯?
她的那雙手在滅了他們家之後,又沾上了多少血腥?
但為何?為何她的眼,還是如當年一樣的清澈,那眼,就像是個……最無潔的人才會有的眸。
但,她明明是個兇手;一個殺人不眨眼的,血腥兇手。
當年他在千鈞一髮之際被師父給救走,留下他小命一條;而胸前那個被劍貫穿的洞,因為刺穿了肺葉,不僅讓他在小命剛救回的那幾日接連發高燒,還讓他在床上足足躺了快三個月才回復到以往的健康。
然而在他回到了原本的『家』時,那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曾經滿載他歡樂童年的『家』;當然更不會有人像往常,在他從師父那回家時,家人在一旁迎接他的景況--廢墟,以往的家,已成了一個被大火狠狠焚燒過的廢墟。
沒有任何生氣,只剩下門簷還殘留著一小塊、看得出曾高掛過匾額的焦黑木頭;那些假山、那些小橋、那些花木、那些草樹,全沒了。
左邊的高樹曾掛著一個鞦韆,那是總管張伯特地做給府裡的小孩玩的;右邊的花園裡有個小亭子,記得母親總愛去那兒彈琴,說是景色好、空氣佳……也沒了。
一把火就這樣把一切給抹煞,所以的榮華富貴在大火下被摧毀殆盡,連半點痕跡也沒留下。
過往的快樂只存在於記憶裡,化不了真實,卻有可能被淡忘。

塵斂看著那雙眸,突然回到了以前,那段記憶。
甩甩頭,塵斂想甩開那些事情,他該做的是堅定自己報復的決心!
手再用力,茶杯在先前以承受過一次塵斂的手勁,再來一次的結果,便是茶杯附和不了過強的力道,啪的一聲碎裂在他手中。
不知是正巧還是故意,良久沒動作的迷濛也剛好在同一時刻傾倒她手上的茶壺--完美的流線,落點卻是塵斂還握有瓷碎片的手!
「妳--」塵斂倒抽一口氣,連忙把手抽了開來,上頭已是一片紅腫。
他想殺死她!他真正想這麼做!
塵斂的手如閃電般,迅速握住了迷濛的頸子,拖到自己的懷中;迷濛沒喊叫、沒反抗,彷彿一切都是如此自然,本來就應該如此似的。
只要再用點力,迷濛的頸子就會斷在他的手裡;只要再用點力,他就可以替家人報仇--
但為什麼,他沒有痛下殺手?

「斂爺。」門外突然發出聲音,打破這屋內僵固的沉默。「請您至『赤樓』一趟。」
『赤樓』?「發生什麼事了嗎?」他一向不管事,『赤樓』向來都是由赤君操作所有的事務。雖然他也是股東之一,但那不在他『管轄』的範圍。
「稟斂爺,前方有人鬧場子,那人來勢洶洶、蠻橫無理,老鴇擋不住。」
能讓穆巧巧也擋不住,這來鬧場的人想來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赤君呢?」非到必要,他真不想出去管這等雜事。尤其是在現在。
「稟斂爺,赤爺今日到魅莊主那兒去,走前有交代,說今日不會回『赤樓』,要請您多擔待;」那人咽了咽口水,聽到那益發大聲的吵鬧,他急著想請塵斂過去。「至於梟爺,前幾日已帶著呢噥姑娘起程回狂家堡。」言下便是:只有塵斂有權去處理這事兒了。
好樣的!敢情這兩人知道今天有爛攤子上門,全溜得不見人影,然後把爛攤子全丟給他!
「斂爺……」吵鬧聲越來越大,那人的聲音又多了幾分著急。
「知道了,我這就過去。」塵斂從頭到尾,眼神沒離開過迷濛,他突然很想看迷濛其他的反應;但沒有,就算是性命危及,迷濛還是沒有其他反應。
塵斂倏地放開了握在迷濛頸上的手,向後一推,迷濛一改剛才的無動於衷,一個翻身安穩落地。
這代表什麼?這代表著她其實有能力可以避開他的掌握,卻沒有,為什麼?
「斂爺……」門外又傳來呼喊的聲音。
塵斂知道這時不是思考這事的時候,『赤樓』的問題比這還要重要;他再看了迷濛一眼,轉身向門外前去。
但當他踏出房門後,看見小廝的驚愕,轉頭一瞧,才發現迷濛也跟著他一起出來。
「妳……」塵斂不解,為什麼迷濛也跟著出來?「也要去?」他不確定。
迷濛聽了問話,沒立刻做回答。
「斂爺……」那人急得快哭了出來,這邊這兩人卻一副沒事樣。
塵斂揮了揮手,示意他別吵。
照例,良久良久,迷濛才輕輕的點了點頭。
看到迷濛點頭,塵斂沒多做反應,但仔細去看他的嘴角,就會發現那其實有著上揚的弧度,微乎其微。
「既然要,就快走。」塵斂甩袖,朝『赤樓』快步前去。
那人一聽到塵斂的這句話,差點當場要跪下來感謝上天,終於能讓他請斂爺去處理事情了!

(續)

全站熱搜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