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雙艾】《局.貳之伍》


艾伯李斯特帶著艾依查庫混進古朗德利尼亞帝國,也差不多過了一兩年,兩人從小兵努力往上爬,在擴張派希道爾將軍的師團下大展頭角,比起同期從軍的人,他的升遷已經算快速。

尤其他還是個半途進入的人。

古朗德利尼亞帝國內部其實分成兩大派系,主戰的擴張派與主和的政治派在帝國內部如兩棵參天古木,牢牢支撐著這個國家,不過近來擴張派的勢力逐漸擴大,隱隱吃掉主和的政治派。

而他與艾依查庫加入的,正好就是勢力如日中天的擴張派。

由於頻頻送上的意見十分有用,日前剛從中尉升遷成大尉,而希道爾將軍也有意拉攏他進入內部,不過這還不夠,要達到他設定的目標,這還不足夠!

他要的,是站在權利的至高點,能確實的動用手中的力量,並非屈就於別人之下,只有一直往上爬才能確保兩人的性命。

就算前路是岌岌可危的高崖,他也會繼續走下去。

這次敵國派軍進攻,希道爾將軍單獨召見他,雖然不瞭解將軍想要做什麼,但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與艾依查庫揮手道別後,艾伯李斯特跟著傳令兵來到西邊的議事廳,進入前還要經過幾道繁複的手續,一步一步踏著往上的階梯,直到會議廳外頭,兩名守衛拉開厚重的門板,無聲的請他進入。

靜謐的會議廳中,迴盪著一股詭譎的嚴肅,他坐在希道爾將軍的正對面,背光的位置讓他看不清將軍的臉,只覺得那張老邁的臉龐透著一股威嚴,那雙眸子宛如獵鷹般緊鎖著他的一舉一動,不過他並不感到畏縮或害怕,雙手稍息,背打得挺直,靜待將軍的發問。

「巴爾茲大尉,聽說你並非出生於境內的人民,很難想像會有外地的人特地到帝國加入軍隊,有什麼特殊原因嗎?」

「因為我的家鄉是被渦毀滅的。」話説得漂亮且無虛假,只是隱去身為聯隊隊員以及感染者的身份,不管是哪個都不能讓人知道。「我是以難民的身份到帝國接受培育,十七歲那年自願從軍,希望能為帝國盡一份心力。」

這是他和艾依查庫誓死守護的秘密。

「現在兩國即將開戰,戰場上最重要的就是領導。」分針滴答滴答的跑過一圈又一圈,將軍對於他的回答沒有任何表示,敲了敲桌沿續道,「你認為一個領導者,需要有什麼條件?」

「準確的判斷力,沒有婦人之仁。」他迅速回答,這也是他自己的信念,在戰場上存有婦人之仁,根本是準備把性命送給敵人。

「我記得有個同期的軍人跟你很要好,叫什麼來著……」將軍仍未對他的回覆做任何的回應,話鋒一轉,又到另個風馬牛不相干的地方。

「艾依查庫。」

「是了,就是他。如果哪一日他深陷敵陣、但是他已經完成癱瘓敵方軍事工程的任務,我們贏得勝利並且有餘力救出他,那麼你會回去救他嗎?」

「不會。」

「為什麼?你有能力救回他,難道要讓他白白送死?」

「要得到勝利,就必須付出代價,要好是一回事、戰爭是一回事,」他輕描淡寫的回應,墨瞳直視著將軍,說出的話鏗鏘有力。「如果他不能靠自己的能力脫出,就代表他的能力不足,只能到此為止。」

加入帝國軍隊之後,發現事情不如他所想的那麼順利,不再是像以前在聯隊被保護得好好的,更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軍隊不需要無用之人,沒有能力往上爬就只能被其他人當成墊腳石,幾次任務下來,他知道自己不能拘泥在原地。

他不能停在原地等待艾依查庫。

那只會雙輸,而他要的,永遠都是雙贏。

「情感終究只是行動下的附屬品,軍人不該被這些情感拘泥住腳步。」

在艾伯李斯特離開會議廳前,只看見希道爾將軍露出一抹詭譎的笑,緩緩說道。

「希望你到最後,都能保持著這份信念,巴爾茲大尉。」


(續)
***

嗯啊有R卡(RY)
不忍說我想寫那句話很久了XDDDDD
咱們就來看看巴爾茲大尉能否抱著他的夢繼續下去(不對)

歡迎大家告訴我感想YOOOO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