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日/炎月/萬聖節賀文】說Treat的人要給糖

 

※CP:日皇X白蓮月
※某畫面小有,微慎,真的不激烈,請安心食用(誤)
※人物有一些些崩壞(我覺得的啦),覺得這根本不是主角的話,請按右上,謝

 

夜晚十點多,日向炎結束了一天的行程回到家中,整個家昏昏暗暗的,只有一盞鵝黃小燈點著,像是誰還在等著他回家。

日向炎走到房門前,卻發現上頭貼著一張卡片,是用橘黃色的紙剪成了南瓜的形狀,紙面上挖了三個鋸齒狀的空格,眼睛的部分一邊寫著Trick、一邊寫著Treat,嘴巴則是寫著『Open Me!』,小小的卡片設計簡單,卻做得極為精緻。

日向炎笑著打開了內頁,發現是寶貝弟弟所做的賀卡,裡頭寫滿了阿夜對哥哥的愛,讓日向炎看了窩心不已,便將卡片放在床頭櫃上,打算洗完澡、入睡前再看一遍。

當日向炎洗去一身疲憊,裸著上半身走到床邊,擦著不停滴水的頭髮打算拿起卡片再看一次時,有人敲門了。

日向炎起身拉開門,寶石紅的雙眸盯著門外那笑得豔麗非常的人,挑了一邊的眉,看對方究竟要做什麼。

「阿炎,Trick Or Treat?」白蓮月一身絲綢銀白睡衣,如墨般的黑髮披散在肩上、背上,綻開的笑顏讓日向炎有幾秒鐘的失神。

但他沒漏聽眼前人的問句,思緒轉了一圈,明瞭對方的來意。

於是日向炎也露出笑容,滿意地看到對方瞠大了眼的表情;而日向炎不回答,但卻大方地退了一步,明顯地邀請白蓮月進門。

──反正就算他現在不請月牙兒進來,月牙兒也會自己跑進來

白蓮月看到日向炎的笑容,雖然有一瞬間想要調頭回房,但今天亦是個千載難逢的好節日,而且也是他主動出擊,怎麼不戰而敗!?

開玩笑,他白蓮月絕不做這種事!

於是白蓮月深吸一口氣,接受了日向炎的挑戰──進門去。

「阿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喔!」白蓮月大大方方地坐在床沿上,一隻手撐在左後方,抬起豔麗的臉龐微偏著頭看著赤裸半身的日向炎。「嗯?這是什麼?」眼一偏,白蓮月看見床頭櫃上有著橘黃色的紙片,他伸手一拿,入眼的是一張露出猙獰南瓜臉的卡片。

「阿夜做的賀卡。」

日向炎頂著一頭濕髮走到白蓮月身旁,抽出他手上的卡片重新放回床頭櫃上;白蓮月也不以為意,反正上面多半是寫些肉麻無比、而日向炎又看得非常高興的童言童語。

見日向炎的頭髮還在滴水,白蓮月微皺眉,一把抽掉了他的毛巾並將日向炎壓坐在床上,開始幫日向炎擦乾頭髮。

「不知道這樣很容易感冒嗎?」白蓮月手上動作不停,嘴裡忍不住念了一句。

「笑什麼?」他拿起毛巾,不知道日向炎怎麼突然笑了起來。

「月牙兒,你這麼晚來我這裡只為了幫我擦頭嗎?」日向炎轉頭,眼裡是藏不住的笑意──這讓白蓮月在看傻了眼的同時,心下又覺得雞皮疙瘩再起。

天啊,他以前從沒看過阿炎一天內笑這麼多次,難道──

「……你在做什麼,月牙兒?」日向炎二度挑眉,看著白蓮月突然將手掌放在他額頭上。

「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發燒了?」白蓮月的臉上正經不已,似乎很認真地在感覺日向炎的溫度有沒有超過三十七度半。

「……」你怎麼不說我被掉包算了。

「沒有發燒,還是說,你不是阿炎?」白蓮月放下手,不小心把內心話說了出來,由於太過認真思考這種可能性,於是沒看到日向炎抽搐三秒的臉龐。

「那麼,月牙兒,需要證明嗎?」

語畢,沒等白蓮月的反應,日向炎抓著白蓮月的黑髮將唇湊了上去,舌尖立即攻佔對方的領地,充分表現了日向炎快狠準的態度。

四唇接合,日向炎不停地轉換著角度,沒有間斷的吻讓白蓮月感覺到身體燥熱了起來,想要掙脫日向炎,卻發現自己被壓在軟軟的床舖上,無法使力。

「阿炎,你……」等到日向炎終於離開了白蓮月的唇,白蓮月臉色緋紅,白皙的小臉上染上了漂亮的雲彩似的,見狀日向炎又低下頭啄吻著白蓮月的唇瓣。

接二連三的吻讓白蓮月昏了頭,沉迷在唇舌接合的遊戲當中,連絲綢睡衣都被解開了一半還不自知:等到日向炎終於離開他的唇瓣時,白蓮月才有緩過神的機會。

「月牙兒,Trick Or Treat?」日向炎撐在白蓮月上方,一手還摩搓著白蓮月微腫而豔紅的唇,兩腿則卡在白蓮月兩膝之間,甚至卑鄙地用膝蓋頂著白蓮月的下身,佔盡了『好位置』。

「……嗯……不、阿炎……嗚……」白蓮月現在動彈不得,想要反抗的話,日向炎只要膝蓋一有動作,就能制止他所有的行動;然而不反抗的話,日向炎還是該死的有動作!

「月牙兒,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喔!」日向炎笑得很歡,看著底下的白蓮月很想掙動卻又不能,他毫不思索地將雙手壓住了白蓮月的雙手,以十指扣十指的方式。

「……嗚嗯……卑、卑鄙……你也沒回、回答我啊啊啊……嗯啊!」白蓮月拔高了嗓音,日向炎卻在此時於他的鎖骨處狠狠掠下一吻,粉色的吻痕登時浮現。

「嗯哼,兵不厭詐,月牙兒。」日向炎一點反省也沒有,不過被人罵了『卑鄙』二字總是不太愉快,於是……他從白蓮月的脖頸處慢慢地啃吻而下,不意外地得到白蓮月瑟縮的呻吟。

「……啊……住、住手,阿炎……嗚嗯!」白蓮月想揮動雙手,但此刻他卻覺得日向炎扣著他的那雙手力大無窮,胸膛的啃吻及膝蓋的動作讓白蓮月無力招架。

「月牙兒,Trick Or Treat?」日向炎的啃吻停在腰際,因問句而吐出的氣息灑在敏感的肌膚上,讓白蓮月不禁顫抖了起來;沒聽到立即的回答,日向炎刻意放慢速度地往下吻去,甚至於用牙齒輕輕地拉開了睡褲的腰帶……

「T、Treat!」無法忍受更進一步的挑逗,白蓮月仰頭喊出了『Treat』的字眼,希望日向炎能停下來,可是沒有,日向炎仍故我的動作。「阿、阿炎,夠了,不要再……嗚啊、啊啊啊──」

白蓮月的媚叫充斥在日向炎的房裡,黑色的床單上留下了動情的液體;良久,日向炎又覆上白蓮月火熱的身子並深深地吻了對方。

「我、我都說T、Treat了……你……」白蓮月急促地喘著氣,兩眼瞋視著日向炎,殊不知帶著水霧的眼神只是點燃日向炎的引信。

「月牙兒,」日向炎低低地笑出聲來,在白蓮月耳邊輕呵一口氣,道:「說Treat的人可是要給人糖吃的喔……」

「所以說,月牙兒,你就是那顆糖啊!」


(全文完)

 

 

 

 


後記:

安特契從地下研究室跑了上來,他微彎著腰、雙手抱肚,整個人餓得像是非洲難民,臉色難看得像是癌末病人;只見他快手腳地泡了包泡麵,打算走回房間吃完順便補個覺,卻在經過日向炎房門時停了下來……
三秒鐘之後,他看了看自己的房間,又轉過頭瞪了瞪隔壁的房門,最後再一次地決定棄守自己溫暖的床舖……

「幹!萬聖節是有什麼好『慶祝』的啦!」白蓮月你給我克制一點啊啊啊!

 

(真正的.全文完)

***

嗯,這篇真的是意料之外的產物。
襲作夢也沒想過自己會發萬聖節賀文=..=
不過這就跟我們說了: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XDDD

這篇其實寫得很粗糙,因為是臨時趕工打出來的(看節日都過了就知道哩)囧囧囧
請大家加減看啦~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萬聖節究竟哪一天...)

襲想這篇應該有灑糖了吧?
節日賀文就是灑糖的好時機啊!
其實這篇有點接續上篇的【七夕賀文】,CP屬性跟安特契的誶誶念如出一轍,而且某人的反攻大計又失敗了呢!


以下是照例的惡搞小劇場↓

「我、我都說T、Treat了……你……」白蓮月急促地喘著氣,兩眼瞋視著日向炎,殊不知帶著水霧的眼神只是點燃日向炎的引信。「你還不讓我反攻!」

「月牙兒,」日向炎低低地笑出聲來,在白蓮月耳邊輕呵一口氣,道:「說Treat的人可是要給人糖吃的喔……」

「而且,我不是跟你說過很多遍,你這輩子永、遠也不可能反攻成功,趁早死了這條心吧你!!」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