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特傳/冰漾】《闇族》試閱04

 

【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姊姊。」褚冥漾開心的小跑步上前迎接女人,只是對方一看到褚冥漾,猛地往他頭上敲個暴栗。「痛!」

「你這個笨蛋,誰叫你跑來這裡的!」

褚冥玥一襲用紅絲線繫著避免被風吹飛的咖啡色斗篷,深棕色的外衣用一條寬大的絳紅腰帶在右腹綁了個結,金色的軍穗還掛著同色系的雙鈴鐺;黑色緊身短褲襯出她白皙的大腿,腳上是用地獄之界特有的蜥蝪噴火獸的皮製成的長靴。

戴著黑色露指手套的她與冰炎有某種程度的相似──唯我獨尊的那種,沒好氣的對著褚冥漾再打幾下。

剛才兩個惹哭褚冥漾的傢伙在追丟人之後,偷偷摸摸、作賊心虛的跑到褚冥漾的屋外想守株待兔,恰巧被出來運動的她看見,瞬間知道事情不對,於是用拳頭逼問出事實。

但才剛問完,離地獄之界最近的魔古山卻爆出百年難得一見的強勁魔力,驚得連凡斯族長都從冥想之地出來,眼見一波波哀傷隨著力量層層擴散,再下去定會惹來天界及人類驅魔師無謂又無知的追捕。

「冥玥,去把人帶回來。」凡斯下令,褚冥玥立刻拋下被揍成豬頭的兩人,迅速往魔古山前進。

但是她走到一半時,卻感受到一股天界的力量降臨,之後褚冥漾的魔力竟然平復下來,深怕褚冥漾有所不測,褚冥玥盡全力趕來,看見他平安無事,還十分有精神,鬆口氣的當下也忍不住想揍他一頓,尤其是看見褚冥漾身後的天界人物,心中不禁暗罵了聲「麻煩」,居然惹來這個難纏的人物。

最近在三界威名顯赫的天界新寵──冰炎。

「姊姊,紅紅──」被打的褚冥漾毫不在意,興奮的拉著她的手前進,要她去「認識」冰炎,不過當他唸到對方的名字時,被對方的紅眼狠狠一瞪,這才改口。「呃,逼咧?」

逼咧……褚冥玥沉默了一下,褚冥漾的發音問題到底是誰造成的錯?

「誰叫逼咧!冰炎!」但對方顯然沒有那麼好的耐性,全然不顧自己還站在別人的地盤上,直接往褚冥漾的頭摜了一拳。

「疼!」

褚冥漾忍著痛沒躲到一旁,怯生生的拉著冰炎跟褚冥玥的手,搭在金色骷髏頭上,接著閉起眼睛、也沒聽他念咒,雙翅無風自揚,強勁的魔力瞬間從三人腳下擴散,他們同時低頭看著底下繁複的陣法,滿臉錯愕,緊接著陣法內縮,兩人的手背瞬間出現一個骷髏頭的圖案。

兩人瞪大眼,全然不知道褚冥漾何時學會這個束縛的印記,卻見他很開心的收翅落地,指著骷髏圖案。

「逼耶、姊姊、朋友。」

「……」本質上十分接近的兩人睨了雙方一眼,收起眼中的驚訝,同時從鼻孔嗤了一聲,不屑。

看著褚冥漾的笑臉,想來是沒什麼危險性──只要不要揪著人玩殺人遊戲──於是聳聳肩決定回去。

不過冰炎的衣擺卻被人抓住,回頭便見對方張著清澈的大眼睛直瞅著他,彷彿在問他要去哪裡。

「我要回去了。」不自覺的將行程託出,冰炎在話出口後也覺得驚訝,或許是因為褚冥漾那雙眼實在是威力驚人。

「啊……」還想要再跟冰炎玩、想要他留下來,但是褚冥漾也不知道怎麼開口,轉頭看看褚冥玥再轉回來看冰炎,小手緊緊抓著衣擺不肯放手。「呸……漾漾……」

「是『陪』吧。」呸什麼呸啊……冰炎覺得褚冥漾首要工作不是學會控制力量,而是糾正那一口詭異的發音才對,哪一天因為這口爛發音讓人誤會怎麼辦?闇族人是沒在教小孩說話的嗎?

「呸漾漾……」小手扯著衣擺,大概是好不容易遇到年齡相仿、體型相仿的孩子,褚冥漾怕一鬆手就再也看不到冰炎,一改性子變得很執著。「溜下來、呸漾漾……」

「……是『留』不是『溜』,天啊你這口發音是怎麼回事。」

冰炎是很想搶回自己的衣擺,只是對方嘟著小嘴的無辜臉讓他也不好動用暴力扳開對方手指。

在旁靜靜觀看的褚冥玥倒是笑了,一臉燦爛且讓人感到惡寒的笑容,她走上前拍拍褚冥漾的頭。

「就讓他回去吧。」褚冥玥的笑容詭異到令人頭皮發麻。「漾漾跟人家說再見,才會再見到面喔。」

「唔……再見,」褚冥漾突然覺得有點冷,全身抖了一下,瞧瞧褚冥玥的笑臉再瞧瞧冰炎,手背的水藍色骷髏圖隱隱發光,他慢慢放開冰炎的衣擺。「下次,呸漾漾。」

「是『陪』,二聲。」忍不住再糾正一次,冰炎雖然覺得褚冥玥的笑容看了實在不舒服,但也沒細想太多,腳下陣法一現便消失無蹤。

褚冥漾依依不捨的揮手道別,待冰炎走後,有些傷心的摸著金色骷髏,接著伸出一手讓褚冥玥牽著回家。

「漾漾。」

「嗯?」

「你下次就直接叫他的名字,他就會滾下來陪你玩了。」

「真、的?」

「對,而且隨傳隨到。」褚冥玥笑得開心,她剛才發現褚冥漾其實有凡斯族長『言靈』的能力,雖然很淡、但還是有,而且剛剛褚冥漾無意間烙下的束縛記號,往後冰炎就算跑到北極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哼哼,該死的小屁孩,居然敢在她面前打人,沒聽過打狗也要看主人嗎!

 

聽見族人稟報褚冥玥已將褚冥漾帶回來時,凡斯只是應了個單音表示知道。

他本來就不擔心派褚冥玥將人帶回來是否會遇到什麼危險,身為闇族裡屬一屬二的高手,褚冥玥一人足以撂倒大天使;而褚冥漾雖然看起來呆呆蠢蠢的,但體內蘊含的魔力可不容小覷。

可是怕就怕在「懷璧其罪」,就擔心有人刻意挑起事端或者是對褚冥漾不利。

闇族其實一直致力於與三界和平共處,並非他人所想的作惡多端,然而長遠的時間過去,安插在闇族頭上的莫須有罪名不計其數,就算他們已經避居在這麼惡劣又偏遠的環境,仍舊有不長眼的、自以為正義的人類驅魔師或聖天使想將他們趕盡殺絕。

但誰能真正滅絕呢?說穿了,他們也不過是人類意念的實體化,真要趕盡殺絕,恐怕得先殺光人類吧!

力量鼎盛的凡斯將感知擴展出去,如疾風般竄過大地、竄過河流,上達天界、下抵地獄之界,感覺到許多人的恐慌、天界的不安。

突地,他皺起眉頭,發現天界與地獄之界中被撕開了一道小裂縫。

驅使著靈識鑽進裂縫,裡頭的光熾烈如陽,環顧這純白的空間,有強烈的神氣與墮落的氣息,看見崩裂的鐵鍊上頭纏繞著拘束咒文,他沉默的想著,之後有得頭疼的了。

離開前,順手補起這道裂縫,避免有些詭異的東西從這裡偷渡。

收回靈識,凡斯拈起釘在牆上的一張鬼畫符,思考著是否要跟『那個人』說呢……但非到不得已,他實在不想看見對方,而且他也不想管這些事。

然而就在凡斯的猶豫之間,天界某一處慘遭毒手,幾名天使被硬生生抽去魂魄,成為某人的糧食,屍體在幾日後才被發現,在天界引起軒然大波。

 

(續)

***

嗯喔久違的試閱WWW

這次插花陣容龐大的握得媽(掩面恥奔)

還是歡迎大家參觀選購喔(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雪夜
  • 喔喔~漾漾好可愛呀~

    打打,非常不好意思,想要請您幫忙一下,是否可以幫我查詢一下有無訂購本子,暱稱是『小雪夜』,非常感謝
  • 有喔,單子上有你的名字WWW

    襲音 於 2012/11/17 23:26 回覆

  • 小雪夜
  • 感謝打打^^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