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狗崽】謬誤認知(完)

 

CP:大天狗X妖狐

※手遊故事向,有私設,標題亂取的ZZ

※給友人橡木吃吃,第一次的狗崽就給你了(

 

林間小徑,黑羽的金髮男人走得極慢,每踏出的步伐都有一根羽毛落於其上,全身骨頭像被扔進熱鍋裡煮著,燒得神智不清,待他感覺到身後的詭異氣息時已來不及──

尾隨多時的妖狐現身,攻其不備地揚起幾道風刃,大天狗一時未察,結實地挨了幾記攻擊,氣刃束縛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做出緩衝,砰的一聲仰倒於落葉堆,黃色與紅色的楓葉如滿溢的池水被人投入石頭般,嘩地高高飄起又紛紛墜下,散在兩人的頭上、肩上。

「大天狗大人,真是處變不驚。」

妖狐單膝跪壓在大天狗腹間,縱使是多了一個人的重量,長年面無表情的男人連眉頭動都沒動一下。

「起來。」不知好歹的小狐狸。

「其實嘛,小生是看您受傷了,想問問您要不要到小生那兒去處理一下傷口。」話是這麼說,但他的膝頭倒是多用了兩分力。

「晴明家的式神都一個樣。」油嘴滑舌,無所不用其極。「不需要。起來!」

「哎,大天狗大人火氣真大。莫不是在對方才的事生氣?」

妖狐本能的因大妖的威壓顫了下,隨即咧開更大的笑容緩緩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這金髮大妖,這是個能夠成為收藏品的容貌。思及此,妖狐心癢癢的,認真思考這方案的可行性。

「小生只不過是測試一下,怎知道您真的受傷呢?」

「無聊的把戲。」

大天狗冷哼一聲,他是受傷了,但還不至於無能到被一隻小妖怪踩在地上!運起妖力衝破束縛,妖狐退了幾步,臉色大變準備脫逃,沒料到負傷的男人還有這等力氣,然而在他轉身欲逃時,銳利的風刃挾著黑羽刺穿他的腳掌,哀號一聲倒地。

「晴明大人!小生拖延不了啊!」這任務太艱難了啊!

妖狐沒骨氣地大喊,他可不想把小命賠在這裡。他萬萬沒料到負傷的大天狗這麼快就掙脫氣刃的束縛,顧不得腳傷,緊急揚起風刃與襲擊而來的黑羽在空中相撞,跌坐於地的他就地幾個翻滾閃過沒能抵銷的黑羽,回頭一瞧,黑羽精準地在身後釘一排,倘若閃得慢一些,恐怕他就像標本上的蝶。

然而還沒讓他想到該怎麼安撫暴怒的大天狗或是等到天降神兵來拯救,大妖一個箭步閃身到面前,掐住他的喉間,半跪於地的他被逼得五指都褪回狐類的尖爪,依舊扳不開那巨力。

──完了。

妖狐喪失意識前,只惋惜自己怎麼沒一把打死這大妖。

 

妖狐是被痛醒跟吵醒的,茅草雖溫暖,但扎得全身都是草屑,撐起身體察看,腳掌不再流血可也沒有包紮,腫了一倍大,動一下就痛。

「算了算了。」至少小命還在。

摸摸身體沒少半塊,環顧四周,一棟簡單的木屋,牆壁掛著幾個天狗面具,主人卻是不見蹤影。既然主人不在,也沒立即吃掉他,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打定主意要溜之大吉,於是拖著腳步往門口走去,外頭還有一間廳堂,一探頭,黑羽散滿地,活像哪隻烏鴉被拔毛。大妖的氣息瀰漫全室,妖狐下意識憋著氣,萬分希望自己能以泯滅眾人之姿安全離開,但走到一半發現黑羽堆動了下,原來是一隻烏鴉倒在羽毛堆裡,久久才動一下。

要趁機殺了以絕後患,還是裝作沒看見繼續往外移動?他審慎思考,最後拖著步伐抱起了那隻負傷嚴重的烏鴉,捂在懷裡取暖,又慢吞吞地拐回內室。

──做個人情,或許會是更好的選擇。

朝窗外望一眼,外頭雨聲淅瀝瀝,冷風挾帶雨珠吹入屋裡,抱著烏鴉一屁股坐上冷硬的床板,這屋子雖然有個暖炕,但怎麼沒有柴?可是現在升火也太慢了。他先放下烏鴉,隨即翻箱倒櫃看能否找出被子之類的物品,然而櫃裡只一堆亮晶晶的珠寶,還有幾根雕琢未完全的玉笛,不曉得是誰的東西。

於是他只好恢復真身,用狐狸尾巴圈著烏鴉暖著對方。

大天狗是在一片溫暖中醒來,恢復原型的他能迅速恢復力量,結果恢復人型時,身下傳來慘叫。

「重啊,小生要死了!大天狗大人!」

低頭一瞧,一隻白狐狸發出慘叫,這聲音不正是之前那隻晴明派來的狐狸嗎?

「你在這裡幹嘛?」

「大天狗大人,您能先起身嗎?小生要沒氣了……」

待大天狗退開,妖狐也變回人身,但大妖似乎沒有退開的打算,依然是壓著他。

「晴明要你來幹麻?」

「他只叫小生來拖延你而已啊,真的。」這傢伙怎麼這麼喜歡掐人脖子!「真的沒有其他的事了!沒有!」

大天狗冷冷瞪視著,不發一語似在打量他話裡的真實性。

「如果他真的是要小生來殺您的話,那我剛剛就不會救您了啊。」

「……」

「小生打也打不贏你,這是實話啊!您也不用擔心!」

「我信不過你。」大天狗說,隨即鬆手。「但你救我的確是事實。」

妖狐嗆咳著坐起身,想來是逃過一劫了。

「謝謝。」

大天狗從外室轉了進來,手上拿了罐東西跟布條,探手抓起妖狐的腳開始上藥,妖狐嘶了聲,尾巴的毛都豎起來,反射性縮腳卻被拉得更近。

「不要亂動。」

「會痛啊。」不動太強人所難了。

大天狗出力抓緊,將藥塗好塗滿並纏上布條。「好了。」

妖狐摸摸腳,這算是一報還一報嗎?金眸滴溜溜地轉了一圈,大致明白這位大妖的個性,真是一個狷介的傢伙。

「感謝大天狗大人的不殺之恩,那麼小生先走一步了。」

「慢著。」

不會這麼快就改變心意了吧?妖狐顫顫地回頭。

「外頭還在下雨,你的傷口不能碰水。」

大天狗站在窗前,擰著眉看向變了天的京都,雨裡都是八岐大蛇的邪氣。

「那小生就打擾了。」若非不得已,他也不想出去碰那些雨水,傷口搞不好會潰爛。「大天狗大人,您這裡最好備個柴火吧,大冷天的,您不冷嗎?」

大天狗的羽毛抖了抖,沒一會兒變出一捆乾柴升火。

「冷就過來這裡煨著。」

妖狐沒什麼骨氣的挪了位置,煨著暖暖的炕邊,忍不住都瞇起了眼睛,強打著精神,卻聽見清脆悠遠的笛聲和著外邊敲簷的雨聲,整個內室都是和諧的樂音,難以想像遠方的八岐大蛇蠢蠢欲動正欲作亂。

妖狐想,管他們去吧。在雨之前,這都不干他的事情,但他希望,笛聲可以吹奏更久一點。

 

(完)

***

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寫了什麼,大概只想寫妖狐踩踩大天狗跟狐狸圍住小烏鴉吧。

第一次狗崽就獻給橡木惹,謝謝你之前的酒茨肉肉,LOVE(比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