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玄日狩/炎月】黑白之間


※CP:日向炎X白蓮月
※屬性:我笑得燦爛你淚流滿面(???)
※注意:古代架空(勾帶)
※注意:人物崩崩崩~崩崩崩崩~右上角歡迎您輕按WWW
※注意:聽歌產物>>劉德華〈投名狀↓〉<<(抹臉)、標題無能!

  


決定是難免會痛苦
等待你下了注
沒有退路。


城郊外,一座古亭正搖曳著燈火,四周掛著輕紗隨著晚風拂動,案上擺得雕金香爐正散著嫋嫋白煙,濃郁而不刺鼻,一旁的爐火溫著兩壺酒,正等待著誰來斟滿。


白蓮月一襲月牙白綢緞,絳紅絲線在袍子上勾勒出彎月的形狀,一頭黑髮未束髮髻隨著晚風搖曳,隨意撥彈著膝上的古琴,零零落落不成調。


知音、知音,這把琴只彈給一個人聽。


「月牙兒。」


轉過頭,白蓮月綻開燦爛的笑容,連忙起身迎接對方,那雀躍的腳步表現他的心境,待到跟前,對方已踏入亭中,伸手解開暗色斗篷。


「讓你久等了,要出門前又被叫住,擔擱了一些時間。」日向炎撥開滑到前方遮住視線的髮,朝白蓮月投去歉然的一笑。


「沒關係。」白蓮月擺擺手,等待許久又何妨?至少他等的人已經到來。「喝杯酒暖暖身子。」


將溫了許久的酒倒入杯盞中遞給日向炎,白蓮月也替自己斟滿一杯,一飲而盡。


「人應該都剷除的差不多了吧?」白蓮月彈著古琴,在絃音之中淡淡一問。


「差不多。」日向炎淺酌,閉上眼聆聽樂音,但挺直的背脊仍蓄滿力量,鬆懈只是假象。「只除了幾個不會做事的驢蛋。」


「呵,居然讓我的阿炎那麼煩心。」白蓮月看見晚風調皮的將日向炎的髮吹亂,便停下彈奏的動作,湊上前要梳整他的髮。


但手未靠近,日向炎睜開雙眼,火紅的眸的疏離與警戒釘住白蓮月的動作;就在白蓮月停頓時,日向炎反倒抓住他的手,在手背上輕執一吻。


「月牙兒,我該走了。」日向炎算了算時間,也差不多該回去處理事情。


「何時再見?」白蓮月只問一句。


「老方法,你約,我就見。」日向炎披上白蓮月遞來的斗篷,爽朗一笑。「對了,這個。」


他從內袋摸出一封信,白蓮月了然的接過。


「嘖嘖,日向炎,你欠我可欠大了。」


「哈哈,橫豎都欠了,就一次欠個夠,如何?」


「是否我該先收個利息。」白蓮月用信封點點自己的唇,見狀日向炎伸手勾過白蓮月的脖頸,在那豔紅的唇瓣落一下一吻。


「利息。」


「嘖。」白蓮月嗤了一聲,臉頰不知是羞紅還是醺紅,擺擺手,放日向炎走。「不送。」


「嗯,我走了。」


不談風花、不談雪月,會面談的即是正事,白蓮月撫著琴弦,摸了摸自己的唇,勾出一抹微悽的笑意。


那夜,風雪欲來。


(續)
***


啊?你說為什麼該出來的沒出來,卻出現一個怪異的文章?
嘛嘛這個我也不知道啊(淚奔)


當我聽了這歌就滿腦袋都是炎月炎月炎月
靈感爺還給我個古代棚的玩意OTL
最後忍不住便從善如流的寫它,只是後來我發現這玩意兒好像不是一時半刻能寫完的(!)


以下是如果事件。


如果我等等寫完炎月,那麼我就會日更它。
如果我等等寫完炎月,那麼我會努力去KEY該KEY的東西(?)
如果我等等寫完炎月沒有去睡覺,那我會努力保持清醒想想該怎麼修稿稿(?)


一切都是如果啊如果(茶)
等待●○●的人我會努力的(???)
大家不要打我!!!
我我我...寫小說的傷不起啊啊(這啥謎樣發言)


對了,感想留下,鍋碗帶走唷,不然我資源回收X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tuon6234
  • 第一章很甜蜜啊~~
    如果是第一次看我會為月牙兒感到高興^^
    只可惜不是第一次看了((溫度驟降......
    補感想~~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